夫郎修仙记 第76章 第七十六章

小说:夫郎修仙记 作者:本草石南 更新时间:2021-07-17 03:02:1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再来万世功德,人间满因果,都抵不过!

  天终是天。

  暂不提机缘。

  要想治好这番伤势,却是也如医修所势必要打破那相互牵制的平衡。现下虽表明瞧着无事,但那些侵害却无时无刻不再李澜江体内蔓延,伤势纵得越久便俞难愈合!

  当务之急,要尽早打破牵制平衡。

  只是……

  这牵制平衡中带着未知法则初成的力量,想要打破,可不是人间之物能做得到的!

  便是数多仙器都可不!

  仙器成于下界,雷罚后引动上界仙灵之气,其蕴含着不属于此界的力量,故称之为仙器。

  但仙器既能度过雷劫,那必然是符合天道规则,无法运用出超于此界的力量,方才得以存于法则之下。

  如此一来,自然是无法打破法则初成的力量。

  再说回治疗,伤成这般,想要治疗,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

  破云道君也不是没治过修真界中的疑难病症,但能将整个身体每一处都伤得这么‘匀称’且致命者,他到还真是首次见到。

  依他所见,自是平衡一打破便同时治疗方才是绝佳良策。

  灵植法宝到他这等境界也不可能缺少,又有八方楼在,便是无底洞都能填个平。

  只不过,修真界能做到同时修复身上诸多致命伤的医修与大能,恐怕根本就不存在。眼下也只能打破牵制平衡后立刻治疗那些损坏的经脉脏腑,再平复灵力而后慢慢修复神海及治疗骨血!

  一步一步来罢。

  破云道君也没有打算独自决定完治疗方案,而是将诊出的结果与自己的看法同众人缓缓道出。

  集思广益,许会有更好的方法,且还有着医修在此,于医术诊疗上想必会比他这各道均沾者精通不少。

  至于爱徒受重伤及身上那初生法则的消息……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破云道君并不是相信陌生修士,只不过是对自己的力量足够自信。

  在这天绝峰,只要他不想,便绝不会有消息穿出去半分!

  至于寰昱道君,自然是信得过的。世间挂念问君者数多,但能做到亲手集魂再送问君入轮回者,除却门中弟子,也不过一掌之数罢。

  待破云道君最后一句话落下,厅中气氛越是沉重起来。

  正偷偷冒出耳朵,打算溜出来透透气的三只毛团子都被吓得迅速缩了回去。

  李澜江神色倒是淡然,仿佛在谈论的不是他的伤势。

  反观凌启玉就紧张得多,破云道君每说一句,那眉心便愈皱多一分,现下连着整张小脸都皱了起来,光是看着都知道他那心情得有多沉重多复杂。

  虽然凌启玉也不是很能听得懂道君那些关于人体的深奥论,但从中提取出其中关于伤势的字眼来看,情况明显不是很好。

  机缘不机缘,对他来说都是虚无缥缈的东西。

  他只想要自己的江江快点好起来!浑身病痛快快褪去!

  只要人活得好好的,一切都是希望,也不稀罕这什么天大的机缘!

  凌启玉简单的表达了自己的那不算什么看法的看法后,就静静的看着破云道君与诡医纳兰云的激烈讨论。

  一句接着一句。

  语句用词都很是晦涩,让他这个来自科技时代的灵魂不大能理解,还时而引经据典再搬出某某大能的名字……

  听得凌启玉人都懵了。

  只能暗自赞叹着自家师叔不仅修为高深还学识渊博真真厉害!

  柳寰昱开始还能插上几句,没几句后,也只木着一张冷脸,安静的听。

  至于到底听没听进去,那就无人得知了。

  倒是李澜江能跟上这般激烈的讨论,还不是那种随口符合,而是很认真的参与其中商议,说得也并不多,却大多都被采纳认同。

  即便如此,直到天色渐明,都未能筹划出个实用的章法。

  只因暂寻不到打破李澜江体内牵制平衡的办法。

  见状,破云道君便先让凌启玉扶着李澜江回去歇息,而他与诡医再查阅典籍琢磨一下方法。

  心急如焚的破云道君挥袖便带着诡医消失在原地,全然忘记还有个寰昱道君没安排去处。

  柳寰昱没觉得有些什么,也不用人开口招待,随意找个地方便坐下,倒是自在得很。

  这下凌启玉倒是看不过去了,这么大一个人,还散发着冷气似的,他也没办法忽略啊!

  只好边扶着李澜江,边招呼李澜江的这位铁块朋友去自家院落里坐坐,语算不上热情,但至少好客。

  柳寰昱自然不会拒绝,站起身来,就跟上了凌启玉那缓慢的步伐。

  无意间正好与李澜江四目相对。

  眼神中满满的复杂,还掺着那么点的同情。

  李澜江确实看懂好友那眼神,就是不明白为什么会被同情?

  虽然他现下想自己单独走个路都会被道侣恶狠狠瞪上几眼,但是甜蜜的负担啊!

  啧,这些没有道侣一心只有道的家伙,是不会明白他的快乐的!

  思及此,他默默收回视线,弓着身子,将下巴贴靠搭在凌启玉的肩膀上。

  ……

  寰昱道君直接将视线放在了正前方,目不斜视。

  世风日下,友心已变。

  恐怕他今后只能对月独酌!

  被脑袋搭着肩的凌启玉有些小小僵硬,瞥见寰昱道君并没有注视到这一幕,方才动作自然些许。

  本想动动肩膀无声劝退,可考虑到对方的伤势,心也就软了下来,没去阻挠。

  而李澜江也没保持这姿势多久,毕竟弓着身子走路实在不大方便。

  没过多久,凌启玉便搀扶着李澜江走到了那座熟悉的青砖大院前,瞧着院中那颗枝叶探出高墙外的老树,心中多了些道不明也说不清的感觉。

  有些微微苦涩,却很快就回甘甚至品出甜。

  也许这就是回家的感觉吧。

  路上多番波折,就连李澜江都受了重伤,但到底回家了啊。

  凌启玉带着复杂的心情,推开了院门。

  顿时,惊起了满院子花花绿绿五彩斑斓的鸟兽。

  各色羽翼漫天飘荡着,最后却无一停落院中,只有那只眼熟的纯白仙鹤,朝着他低低叫了几声,方才展翅而飞。

  院落中每样东西都是他离开时的模样,熟悉到生生刻在脑海,无法忘记。

  看到这幕,凌启玉那从知晓李澜江重伤以来便直直紧绷且压抑着的情绪终于得以缓解,悄悄松了一小口气。

  而相互奔走腾飞的灵兽们就不这么觉得了。

  不过是想占点小便宜,顺便帮熟悉的小修士守守空院落罢,怎突然就带回来两个煞星呢!

  可把它们吓坏了!

  灵兽们的想法凌启玉是不知道的,回到家中的他开始就像个贤惠的小媳妇,先是把重伤的丈夫安顿好,又招呼着丈夫的好友坐下歇息,再取出灵茶冲泡。

  因以往不大能控制身体的缘故,他也没能泡过茶,现下这么一折腾,味道总觉得差了好些,不是太浓就是太淡,没了那滋味,连他都有些挑剔,这样的茶水也不好意思端给李澜江跟客人。

  便如此冲泡了一遍又一遍,许因回到家中的缘故,人也放松下来,屏气凝神泡着茶水,竟都没怎注意到时间过去多久。

  见状,李澜江先是笑着静静欣赏了一下道侣泡茶的可爱模样,待发现等不到对方的注意后,方才将视线移去好友身上,三两句的开始闲谈起来。

  他知晓自己伤势已重,恐有些事情来不及嘱托,便兜着圈子开始询问起柳寰昱对于飞升的想法。

  前世莫问君那些三五好友中也就柳寰昱与许尘川已摸飞升之道,既知仙界有所异变,无论那异变到底是真是假,都应提醒一番。

  柳寰昱倒是想飞升,他在此界的修行已至巅峰,怎都无法精进半步。

  但相比追逐大道,却更放心不下他那亲弟。尚在人间督促对方修行都能偷懒,待他飞升了,恐怕直接就把修行忘却个干净了!

  世间万物万法本不应强求,可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修真界殒命者数千万,他却不愿其中一人为柳开霁。

  他这一生,虽年少时有些坎坷,而后却都一帆风顺。

  全是柳开霁在明处撑着八方楼又在暗处布饵楼,方才使得无数的修行资源倾向于他,而他亦不需考虑太多,逐道即可,才成这道君之位。

  现今八方楼与饵楼已全然在柳开霁掌握之中,旁人根本无法撼动。

  他也依旧放心不下。

  在柳寰昱看来,只有自己强大,才能将命掌握在自己手里,所以哪怕八方楼雇佣再多的修士,其中不乏因重重原因定约数年的道君,他也放心不下亲弟的安危。

  犹恐自己这一飞升,便是永远的别离。

  柳寰昱不是个犹豫的人,放不下就不放。

  既然弟弟不上进,那便留到对方上进为止!时间多少罢,只要他盯得够紧,就定可以看到弟弟比他先一步飞升!

  缓缓将自己心中这深藏已久的想法同好友道出,那张无时无刻不散发着寒气的冷脸上满满都是坚定。

  闻,李澜江只是笑了笑,从凌启玉手边悄悄顺过两杯失败的茶水,交于好友一杯后,举杯对饮。

  人皆有私欲,好友有,他也有。

  柳寰昱盼着亲弟先一步飞升,他又何尝不是。

  但这世间诸事,不是想着盼着既能出现的,意外总是来得那么突然,让人措手不及。

  就像他这伤势,谁都不知结果是好是坏,而柳寰昱所盼的,谁都不知能否顺利。

  浓茶入喉,茶味太重,极苦,苦到像是根本就不会再有回甘。

  但只要耐心足够,等得久了,也就品到了那分甘甜。

  不知结果又如何。

  只要是他,想要做到的,就必定能做到。

  命,只把握在他手里,若他不想,天都不能夺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