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郎修仙记 第83章 第八十三章

小说:夫郎修仙记 作者:本草石南 更新时间:2021-07-17 03:02:1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才眨眼的功夫。

  心情复杂的凌启玉连破三个境界,直接出窍了……

  而雷劫也就响个声,连影子都没见着,投胎都没得这么急吧!

  换句话说,大概是真的急着赶他去投胎?

  凌启玉这几年都在压制着修为,平日也不怎专注于修行,大多都在锻炼着自己的身手或是捣鼓灵气研究再折腾些新奇的小玩意。

  即便如此,他还是突破了。

  且还不是普通的突破,而是直接略过元婴与化神两个听起来就很艰难的阶段!

  他,一个刚刚算是合格的金丹修士,硬生生就这么被整成了出窍!简直防不胜防!

  再继续下去这样跳阶突破,岂不是就可以直接飞升?

  顿时间,凌启玉那是毛骨悚然。

  也顾不得自己那初次沾满鲜血的双手,目光凌厉的直视着那依旧万里无云的碧空。

  天,到底想做些什么?

  难道已经急到连忍耐都不愿了吗?

  暴露出来,又有些什么目的?

  自然是无人回答凌启玉内心的这些疑惑。

  随着见识逐日增进,他琢磨得也就越深,越觉得那不可说者所图甚大。

  冷艳看着那些闪耀光芒的天道馈赠消散融于天地,他方才收回视线,目光触及身前石洞口,方才柔和些许,缓缓呢喃道:“江江,过几天我再来看你,要早些出来哦。”

  说完后,他又静静望了片刻,方才转身踏上飞剑离去。

  值得一提的是,整整五年来,凌启玉的御剑飞行依旧这么特立独行世间难寻。

  若是抬头见着空中有人御物既有横冲直撞之势,又兼含左右摇摆之姿,那必然就是凌启玉了。

  虽有短板,但好在经过这些年的努力,速度与安全方面已有极大的提升。

  这不,才几念间,凌启玉就站在了破云道君的无绝阁前。

  抬手轻扣木门三下。

  还未落手,门便直接打开了。

  快步朝里走去,绕过绘着万千山河的屏风,就看到立于厅前等待着的破云道君。

  “师叔。”凌启玉匆匆行礼,接着继续说道:“我出窍了。”

  闻,破云道君愣了半晌。

  好会儿才回过神来,他盯着身前的凌启玉,不大敢相信的开口询问道:“你是说,你已突破至出窍?”

  “对。”

  凌启玉重重点了点头。

  脸上满是凝重。

  破云道君只觉得是自己出现了幻觉,不然怎会听到还是金丹的凌启玉对他说修为已达出窍呢?

  昨日相见时对方修为至多不过刚到金丹巅峰罢。

  而现下……

  眉宇微皱,他很难想象才不到一日的时间,竟能直跳三个境界!

  但若是上天有意为之,如此想来,倒也不难接受。

  思及此,破云道君连忙继续开口询问道:“到底是怎回事?”

  凌启玉也不隐瞒,连忙将早前发生的事情全然告知。

  其实也没有什么特殊。

  毕竟这场突破来的太快,也太突然,雷声耳边一响,天道馈赠直接就下来了,根本没给他任何反应的时间。

  若是硬要说有些什么不一样,大概就是当时他正在感慨着人生无常,在修真界就必须要拿起刀子?许是因此,心境上有所突破,牵引得修为也变动起来?

  但无论如何变动,也总不能从金丹直接变成出窍吧?

  那可不叫突破!

  应当唤作作弊才对!

  破云道君越听,眉皱得越深。

  天道到底想做些什么?

  他翻阅宗门留下的所有典籍,又往返其他好友处借阅各类古书,都未曾寻出一丝痕迹。修真界从未有人修为突破得如此之快,而天道也从未像现在这般特意眷顾过谁人。

  大气运者古来即有,于修行上虽也顺遂,但也未曾听闻天道在雷罚上减轻至此地步。

  雷罚减轻自古存在,那万千功德汇聚者,雷罚减半。

  听闻万年前更是有一罪孽缠身的魔君,无意间曾随手救数千万修士于半毁大世界,渡劫时本是灭世九天死劫,但功德加身,因果相助,生生在死劫中寻到一丝生路。

  莫问君亦如是。

  以身殉道,功德万千,因果波及整个世间,也不过换回一世重生,而今生李澜江劫难雷未曾减少半道。

  天道究竟想从凌启玉身上得到些什么?

  又或者说,想让凌启玉去做什么?

  若是后者还好,要是前者,恐怕难以挣脱天道赋予的‘命运’。

  这般强硬提升的修为本就不算稳固,天资聪颖如凌启玉,都用了三年多的时间才把强升的金丹修为打得扎实稳当。如此又塞至出窍,看似福泽,实则丰墙峭址更是系之苇苕。

  天意难测。

  亦寻不到丝毫蛛丝马迹。

  猜测也终究也只是猜测罢,是福是祸且都还未定。

  破云道君能做的并不多,他甚至不敢轻易将心中的数多猜想全然告知凌启玉,万物皆是道,便是布下天罗地网掩盖信息,依旧难逃道法。

  修为如他这般,心中所念许可避过。

  但若是试图告之他人,天道必会有所警觉!届时恐怕更会害了凌启玉。

  道侣神交许可避过,也不知徒儿何时出关。再不快些,再过个三五年,他都不敢细想凌启玉会是个什么境界!

  在心中微微叹息。

  破云道君面上未显半分情绪,他先是安抚凌启玉几句,除了安抚外他倒是想说多些,但却不能再细说。

  可如今这情况,也保不准下一刻会发生些什么!

  思及此,他开口道:“你且在此处打坐稳固修为,再如上次那般陷入昏睡可就不好了。”

  凌启玉自是点头应和,这几年破云道君待他便如同亲徒,亦师亦友,也不会去计较太多的礼数。

  翻手取出团蒲,落于厅中灵气最盛处,便盘腿而坐,阖眸,梳理起灵气来。

  见状,破云道君挥袖在四周落下阵法,思索片刻后,便转身往着书阁小厅走去。

  黑夜渐渐笼罩大地,月明星稀。

  三只玩得野了的毛团子在青砖大院里久久等不回凌启玉,很是自觉往着道君的阁楼里跑去。

  在兔子的带领下,还很是礼貌的敲了敲木门。

  门应声而开。

  闹腾的团子们瞬间变得安静下来,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见着凌启玉正盘腿打坐于厅中,也顺势趴坐下来,眯起了眼。

  野了好几年的它们快活得很,吃饱了睡,睡醒了玩,玩累了再睡。

  若不是凌启玉时常揉着毛提醒它们,恐怕早就忘记什么是修行。

  日子如水流般逝去。

  转移就过去半月有余。

  凌启玉也终于顺利稳固完那颇为虚假的修为,缓缓睁开了眼眸。

  他才刚站起身来,还未把团蒲收起,破云道君的身影便出现在了身前。

  先是劝诫他不要松懈课业,又嘱咐着早些彻底掌握如今的修为,最后,道君将一本厚厚的线装书交到他的手上,只留了句‘用心看’,便离去了。

  书是真的厚,足足一个拳头那么高。

  好在凌启玉现在也是个出窍修士,外面的小修士看到了,还要尊称声大能呢!不仅能轻松抱着书走,还顺带把蹦到书面上窝他怀里的三只毛团子也一起带回了青砖大院里。

  这修为高至筑基。

  看这世界的感觉就不太一样了。

  所谓的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竟也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情,哪怕是凌启玉这般以科学修行的方式,也能轻松弹指间幻化**,感觉自己就是个无情又迅速的元素合成机器。

  凌启玉并没有沉浸在虚假修为所带来的玄妙快乐中,他坐在摇椅上又抱着三只毛团子,郑重翻开破云道君交予他的书。

  认认真真的用心品读起这本…小说。

  是的,这是道君亲手所述的一本修仙小说,语句朴实无华且朗朗上口,至少对比破云道君平日那深奥的语句来说是真的朴实无华。

  情节跌宕起伏!若是能放到科技时代,必定引得数人爱不释手!

  里头记录了数多个小故事。

  前头大半部分,各各主角历经磨难,通俗点的话来说,那就是修真界中天才的各种死法。

  被夺舍还魂的、师友背叛的、五马分尸用以炼器的、以魂合道的……

  总之花样多得很!

  只要是主角,身边总存在着一个呕心沥血助他们修行再废寝忘食得连自己都顾不上者,最后,反捅一刀,送主角花样去死。

  约莫是觉得前半部分太过沉重。

  破云道君后半部分则写了天才主角替那身边助他良多者报仇雪恨或是完成遗愿等等……

  花样依旧多,多得凌启玉都不得不叹服起道君的脑洞来!

  这妥妥的爽文主角,越看越带劲。

  当然,凌启玉明白道君肯定不是为图带劲才写的这本书。

  毕竟书上每个字都极大,其中蕴含阵法,若他没记错,应又屏蔽之功效。

  至于屏蔽什么……

  除了他脑袋上现下连云朵都寻不到半片的地方,也没有别的了。

  那些天才主角意气风发时,可不就像是如今的他?

  早前不过是偶然同破云道君提了那么下修仙话本,竟借此来警示于他。厚重一本书,数百个小故事,这份情,着实够重。

  暂不提其他,既是看书,自要用心去看。

  破云道君许是想把自己心中的猜测传达出来,但天时刻都在高处,若不费一番心思,直接表明定会招来灾祸。天道最是无情,雷罚可从不手软。

  而借书籍,也不敢轻易写的太过明显。

  只能借物喻物,稍稍浅浅表述,再掺和些用以迷惑的假故事。此般也不能准确传达,只能靠他领悟。

  那么书中那些天之骄子们的结局中必是意有所指。

  还魂夺舍还是轻的猜想,那些分尸后炼器填补各处者才是真‘精彩’……

  正想得出神,忽然耳边传来了道叫唤声。

  “玉儿。”

  闻,凌启玉惊得手上书籍都砸在怀中的三只毛团子身上。

  惊慌失措。

  连忙寻着声源处看去,只见那道熟悉到日日夜夜都会不经意出现在脑海的身影就这么站在院门口。

  他微微张开嘴巴,眼睛睁得极大。

  四目相对许久,才颤抖着声音唤道:“江江!”

  是他的江江!

  他的江江终于出关了!

  等了太久太久。

  被书籍砸个结实的毛团子们脑袋晕晕,本想揪着凌启玉的衣袍让对方好生安慰安慰它们。

  但爪子还没勾出去。

  便被反应过来的兔子一爪捞一只,蹦到了一旁的桌子上。

  才刚落稳,便见着凌启玉猛然站起身来,书纸重重落地,人则飞扑到了院门口处的李澜江怀中。

  ……

  快活太久的它们差些都忘了以往那些幼崽不能看的东西!

  哼,凌启玉心中最重要的果然不是它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