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郎修仙记 第113章 第一百一十三章

小说:夫郎修仙记 作者:本草石南 更新时间:2021-07-17 03:02:1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两只幼崽那崇高的理想抱负无人也无妖得知。

  与它们最亲密不过的白墨竹倒是早早察觉到些许的小异样,可因幼崽不会也没办法同她进行真正的交流,便也无法知晓更多,只觉得小家伙们也有自己的秘密罢。眼下这意外,着实把她惊吓得不行,连木剑都摔落地上,再也顾不得其他,快步朝着那讨厌少年的方向跑去。

  “它们…还好吗?”

  凌启玉声音有些干涩,目光紧紧盯着真凤那只穿过虚妄直入凤炎中的手,大脑空白片片,只盼着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他光是靠近真凤都隐约能感受到对方掌心那颗燃烧不止枯树上的难耐炎热。

  一想到两只平日里乖巧又可爱的崽子就这么扑了进去,心头上满是苦涩,对自己更是自责得很,竟没察觉到崽子们的小动作。

  然而真凤并未给出任何回应,他依旧在那从上古焚烧至今未曾熄灭的火焰中不停寻找着,任他如何摸捞,皆是一手空空。

  凤炎真正的主人是上古时便陨落的凤凰,哪怕真凤身为凤凰之子,哪怕这团凤炎是真凤留与真凤的关爱,真凤也不能彻底控制这团已经失去了主人的凤炎。

  但他未曾放弃。

  全神贯注的寻找着火焰中的异样。

  毕竟两只幼崽闯进去也是因他将凤炎展示之过。

  虽不明白幼崽们究竟是如何穿过凤族的禁制,更不清楚幼崽们是如何破开燃烧着上古梧桐神树凤炎前的那片虚妄,但只要此事因他而起,便是他之过。

  在场者无不屏息注视着真凤掌心上燃烧的枯树。

  他们惊叹着幼崽的勇气,也诚心以盼两只幼崽能顺利渡过这传说中的凤凰之炎。

  过了许久又许久。

  久到烈日高挂。

  真凤终于收回了手,神色严峻的他看向李澜江与凌启玉,说道:“它们身上带着渡劫真龙的力量,这股力量为它们构成保护,避免凤炎将其燃烧殆尽,但也因不同力量的拉扯,便是我亦无法将它们从凤炎中带出。而眼下,它们的情况算不得太好,凤炎与上古梧桐神树相伴相生燃之不尽,但那属于渡劫真龙的力量却在一点一点被消磨殆尽。”

  他那渡劫真龙力量强悍至极且似是极善躲藏,甚至将两只幼崽的气息都隐蔽起来。

  若不是凤炎曾将他孵化降世,而他对其了解无比,恐怕都不能在火焰中寻到幼崽们的踪迹。

  而那真龙的力量虽强,却依旧抵不过天地间唯一的凤凰,哪怕在幼崽们的身上围成保护,不过是护着两只幼崽神魂不散身躯暂存罢,幼崽们也依旧要承受着烈焰焚烧之痛,并不只是身体上,连着灵魂都在被凤炎焚烧。

  对于真凤来说,凤炎不过是温度暖了些舒服了些的火焰。

  但对于其他生灵来说,这种力量可以将它们直接摧毁,至少至今为止,只有上古时那些强悍到可与天相争的生灵凤凰之炎中活下来。

  而上古之后,凤凰之炎中只存在过一个生灵,那就是真凤。

  没有任何生灵比真凤还了解凤炎的力量。

  真凤将诸多利害干系用最简洁的词语迅速道出,犹豫片刻后,他方才继续说道:“眼下这情况,只能继续为它们增强那龙族的防护之力,待顺利涅槃再生,恢复意识的它们自动退离凤炎才有可能出来。但因此番涅槃借助了外力,便是涅槃成功,也会遗留些许问题。”

  真凤话中之意再明白不过。

  涅槃顺利则生,失败…则魂飞魄散。

  方才语毕,李澜江同凌启玉都未曾接话,某个大妖便先开口了。

  “我为龙族,该如何增强它们防护之力?”

  那曾从大道之境中脱身而出的大妖语气急切,望着真凤掌心火焰的目光既是坚定又似是带着追忆。

  他不过是想完成自己未曾完成的心愿。

  哪怕这两只幼崽并不是当年那群相伴多年的伙伴,他也想帮助它们。

  它们与他的同伴并无不同,甚至比他们都要来得勇敢,至少若是他,都不一定有勇气选择这条涅槃之路。

  闻,真凤只是轻轻摇了摇头,叹道:“它们现下需要的是同源的力量。”

  不仅如此。

  那位龙族大能力量极为特殊,若是换作其他龙族,便是真龙之子在世,恐怕都无法为两只幼崽带来多少庇护。

  既顺应天命却又带着不甘天命的抵抗。

  这样的信念本应相互排斥,但不知为何,那位龙族大能将其融合完美,竟阴差阳错之中符合了凤凰之炎与天道法则。

  涅槃顺利,是因天道仍留一线生机。

  而涅槃本身就为不甘天命的抵抗。

  此等道法,便是意识懵懂时无意间经历过真凤也捉摸不透,他也不过是误打误撞罢。

  白墨竹早早便竖起耳朵,焦急等待着两只幼崽的消息,听到这,她怎都忍不住了,从怀里掏出个绕了好几圈灵草依稀能看出是个巴掌大圆状物的东西,迅速说道:“是不是这个?”

  担心众人看得不真切,她将手里的物件往嘴里塞了半,牙齿飞快啃动,很快就把上头那些门中师姐教她编织的灵草啃个精光。

  做完这些便把露出来的东西随手在衣服上擦了几下,这才重新抬起手来。

  仔细一瞧,这光滑却缺了个角的白色物件,可不是鳞片吗?

  许是感知到众多大妖的窥探,鳞片发出淡淡却无法忽视的威压。

  “这是也龙!而且很强!”

  白墨竹很是肯定的点了点头,看向那原本讨厌无比少年的眼眸中满满都是恳求。

  其实她也不知道这片鳞片是不是妖族少年想要的东西。

  但她只接触过这么个看起来不像龙啃起来却带着龙味的前辈,这一刻,她只希望自己能帮得到崽子们!也无比希望着,那位说自己只是条柔弱小白蛇却送了她几片鳞片当零嘴啃的前辈真的是条龙!

  想到这,她连忙取出其他的鳞片,连带着最后前辈送的那块小鳞片也取了出来。

  继续开口说道:“我还有,还有很多!都给你!”

  真凤视线落在那白色小鳞片上,抬手将其召入手中,说道:“只有这个才具备着能抵挡凤炎的力量。”

  见状,李澜江与凌启玉也迅速将当初白蛇赠与他们的鳞片取出,交递与真凤。

  让人意外的是,师抚竟然也同样取了出来,且还是二三十片!

  面对着徒弟们那稍微带着复杂意味的目光,师抚连连摆手,连忙解释道:“早年这位大妖寻我换过几处隐居之处,这不过是赠礼罢。我与这两个小家伙也有缘,便转赠与它们。”

  也不怪众妖多想。

  师抚随手就这么多力量非凡的龙鳞……

  不是关系非凡,普通龙族会这么做?难不成龙还会掉鳞不成?

  与此同时,某个小秘境中。

  半躺在湖泊中的大白蛇懒洋洋的将脑袋垂落在地上,晒着它的日头,惬意的闭着那比人还要大的眼睛,一动不动,如同熟睡了般。

  忽然,就这么狠狠地打了个大喷嚏。

  将四周草木吹得乱七八糟!

  大白蛇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有东西在惦记着它!似乎天道又要打起它的注意!

  微微冷哼。

  它张口将属于自己的湖泊吞入口中。

  尾巴轻轻甩动,冲天而起,待日光照在它那白得五光十色的鳞片上时,金色的竖瞳全然张开,下一瞬便轻松融入虚空中,身影彻底消失不见。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妖界云仙小境中,李澜江与凌启玉等人与妖,心神全然在真凤掌心那颗充满火焰的枯树之上。

  而此时,他们已经送入大半的鳞片进凤炎之中。

  可凤炎中的幼崽们依旧是丝毫动静未有!

  这等消耗,怕是天黑时,龙鳞便要消耗殆尽……

  倒不是没有再寻鳞片之亦,但着实是来不及,那位龙族的大妖特地往返族中去跟同族高价收寻,但无一答复,甚至还有龙族质疑这是否为龙鳞。

  许是凤炎中太过痛苦,在首日的夜晚,两只幼崽那细弱的挣扎声便从凤炎中隐约传出。

  众大妖许是被幼崽们那不愿放弃的精神打动,纷纷动用起自己的势力去寻找龙鳞,只可惜,依旧没有任何的收获。

  好在时间过去越久,龙鳞的消耗也就越慢。

  整整三十六片龙鳞全然消耗殆尽,已经是第三天日落西下之时。

  也是这时,幼崽们那细弱到微不可闻的声音全然消失。

  就连真凤感知中那存在着幼崽之处也只剩下红到纯白的火焰,他连忙将手再次伸进去,摸索寻找。

  见状,在场者无不屏息。

  就在黑暗降临云仙小境那一刻,真凤的身上也散发出耀眼的光芒,他缓缓收回手,神色沉重的朝着李澜江与凌启玉轻轻摇了摇头。

  与此同时,一团暗沉的白光落在了凌启玉的袖袍上。

  两只黑到不行的球滚到了他胸口,嘴里交织着痛苦悲伤又绝望的哽咽声:“呜呜呜呜呜呜……”

  将凌启玉衣袍染黑还不够,还要伸出小爪子勾着李澜江的衣服,抹了又抹。

  而在场的妖族们则是收到幼崽们妖力中的信息。

  两只小家伙在哭喊着:崽崽好痛。

  这一刻,大妖们皆露出了笑容,就连凤族暗随着真凤的大妖都露出身形。

  最高兴的可就是白墨竹,听到熟悉声音的她连忙冲到凌启玉身旁,小心翼翼的看着两只又黑又小的球。

  凌启玉与李澜江也很是开心。

  翻手取出细软的布巾,给两只黑到分辨不出原来模样的幼崽细擦。

  越擦越发现不对劲!

  幼崽们的毛都被烧光了!轻轻一擦,就成只光溜溜的黑皮小球了!

  可把凌启玉乐得,眼中都笑出了水光。

  从真凤口中得知两只幼崽顺利开启灵智后,告别了众妖,李澜江与凌启玉便带上白墨竹,抱着两只幼崽回房歇息。

  为两只黑皮球在凤炎中许是真的累痛得不行。

  二人才刚为它们擦干净身子,便熟熟睡下,直到第二日天微亮,才因惊觉自己没有了毛,在房间里闹个不停。

  李澜江见着幼崽们精神这么好,便拎去屋外的树下,逐一训斥着。

  那等危险事情!

  不好好商量过就闯进去,此次不过是侥幸罢,若每次都心怀侥幸又怎能得了?

  这一训斥,边连带着白墨竹齐拎去警示。

  凌启玉依靠在房门之上,边喝着杯中刚泡的茶,边远远瞧着道侣那张生气的脸,也不去阻止,而是想着确实该给崽子们个记性。

  正在这时,真凤走了过来。

  停在了他的身前。

  犹豫片刻,开口唤道:“教授,多年未见,您风采依旧。”

  ……

  凌启玉一口水直接喷了出来。,,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