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郎修仙记 第129章 第一百二十九章

小说:夫郎修仙记 作者:本草石南 更新时间:2021-07-17 03:02:1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与早前那恍若灭世般的天罚不同,这次的劫云显得格外‘温和’。

  至少伸手是可以看见五指。

  漫天黑云渐做浓郁,像是染上了厚重的墨汁,许因李澜江身负万千功德,那云中且还点缀着闪闪金光,光是瞧着就很不一般。

  李澜江对未知向来不会大意。

  他早早就同破云道君准备好了用于渡飞升天劫的法阵,一是宗门使用了千万年的飞升阵法,二则是无绝峰上那个修补且使用了多次的天罚阵法,恰好两座峰头离得极远,也就避免了雷罚加重的情况出现。

  但计划远远赶不上变化。

  宗门里那特意为飞升而备下的阵法每十年都会有长老前去检查,再加上无绝峰师徒二人的布置,几乎能挡去天罚数十击。原是打算让凌启玉前往渡劫,却没想到,两人的劫云同时铺展开来。

  更没想到的是,凌启玉才刚踩上飞剑,正欲赶往另一座山头,雷就朝他轰去。

  周围可还有好一圈的师兄师姐没来的急散去呢!

  措不及防的挨了道雷,脚下铁剑导电得左右摇摆且还将电流传回腿上,就连头发都烫卷,嘴里还不小心冒出了圈白气,别人怎瞧他是不知道的,但就自我感觉挺傻的。

  正这么想着,天罚再下,一道接着一道,从天灵盖劈游到铁剑。

  那滋味,只有亲身经历的凌启玉才懂。

  李澜江眉宇紧皱,正欲开口让凌启玉先往无绝峰上的阵法飞去,雷龙亦朝他迅猛劈来。

  亦是一道又一道,紧促得没有丝毫思考的时间。

  见着这幕的众人自是心头无比焦急,但也无力插手飞升雷劫,为避免将劫云扩大,只能迅速四散退离无绝峰。

  这场雷劫并没有持续太久。

  至少与半月前那场灭世劫雷相比,确实是要轻松且快上太多。

  嘴里冒气不止的凌启玉早一步结束飞升雷劫。

  他直接被雷劈得脑袋凉凉,全身酸麻僵硬,双腿更是紧紧贴着飞剑离都离不开,顾不得太多,直接将飞剑踩落地上,试图借着大地的力量,化解铁剑上余留的雷电之力。

  事实证明,科学是非常靠谱的。

  凌启玉借着科学的力量,终于将离开了铁剑,双脚踩在了结实的大地上。

  瞧着那把没有半分损坏的飞剑,他有足够的理由怀疑,就是这玩意引得天罚先劈在了自己身上!至于为何其他师兄师姐没有遭殃,肯定是因为自己是这个唯心世界中少见的唯物主义。

  感受着体内那全然转换的仙灵之气,这才惊觉,天道似是借着这道道雷罚,将他前世的力量都交递过来。

  回想起当初那死得连灰都未曾剩下半分的画面,他面无表情的收下了这份算不得礼物的礼物。

  凌启玉将仙力分散藏于体内小世界中后,挥手收起了那把陪他经历了飞升雷劫的铁剑,随后将视线投向了不远处正挨着道道雷电的李澜江。

  正好四目相对!

  紧接着李澜江缓缓移开视线,转而抬头望向雷劫。

  后知后觉这才反应过来,对方应是一直担忧着他,方才关注着此处。

  这…未免也太分心了吧?

  就不能给雷罚一点面子吗?

  也是这时,天际之上那似是要低落墨汁且雷光闪动的翻涌黑云处,忽就被团团金光包围笼罩。

  下一瞬,所有的电闪雷光全被金灿灿的光芒所取代,便是劈落在李澜江身上的雷电都转而被金光所吞噬。

  那些金光触及李澜江后,便如浪潮,齐齐涌去。

  这是属于万千生灵三千世界的功德,使得李澜江身上的转换的仙气节节攀升,纵使在这道法没落法则限制的世界中,都到达了唯有上古大神通者方才可抵达的高度,那是圣人之阶。

  是功德也是信仰方才可换来的,圣人之阶……

  凌启玉直接看傻眼了,他不清楚天道法则下的圣人之阶,但却认得这等境界!

  难怪自上古以来,以身殉道者几乎无人聚魂再生!

  别说天地不容。

  便是仙界恐怕都难以容得下!东南西北再加个中方都有仙帝坐镇,可哪里还容得下个新的仙帝……

  要知道,上界成就仙帝之位极其艰难,并不是修为达到即可,更需要些琢磨不透彻的条件。毕竟仙帝可以在天**则之下调动四方世界甚至渗透法则,而其他的大神通者,根本无法轻易触碰天道的底线。

  人外有人山外有山。

  自认为小天才的凌启玉再次为这修真界的惊才绝艳者叹服。

  同时,有有点小小的骄傲。

  毕竟李澜江可是他的江江呢!

  方才恍神半晌,飞升特有的异象漫天飘荡。

  而那条特属于他二人的登仙之路,自天际落往身前,节节白玉石阶,也唯有飞升者方才可见。

  凌启玉朝着李澜江走去,才刚停下脚步,破云道君便带着白墨竹出现在他们身旁。

  而周围也出现了数多师兄师姐。

  大家嘴里皆说着喜庆的恭贺,但眼眸中却都藏着无法化开的不舍。

  “玉玉,你跟师父…你们要走了吗?”白墨竹趁着自家师尊无心顾及自己,悄悄扯了扯凌启玉的衣袍,轻声询问。

  她安静跟了一路。

  又怎会不知道这飞升代表着什么,亦是隐约知晓师父带着师叔跟两只崽崽不会再回来了。

  就有那么些…舍不得罢。

  “你要乖乖修行,待你也飞升,就能见着我们了。”凌启玉揉了揉白墨竹的小脑袋,见着对方似是兴致不高,便往那小手里丢了个圆溜溜的小球,悄悄传音道:“这是我的遗产,可丰厚着,有好些年份上万的灵植,都给你了哦!”

  听到这话,白墨竹顿时露出了个甜甜的笑容,道:“好的呀。”

  她将小球贴身放在胸口。

  很是陶醉的思索着,自家师尊飞升其实也挺好的,终于可以放慢修行的脚步,好好享受被灵草包围的快乐。

  李澜江抬手在白墨竹额间落下一红点,同时将数多玉简交递而去,对着正陷在美梦中的小徒弟,淡淡开口道:“这是飞升前的课业,我已交代诸位师兄师姐替我监督,可莫要松懈。”

  ……

  白墨竹笑容渐渐凝固,抱着那几乎比自己还要高的玉简堆,眼睛瞪得极圆。

  这下,她是真的红了眼眶,泪都开始打转。

  见着这幕,众人纷纷笑了起来。

  顺利渡过飞升雷劫,原是还能停留在下界一日。

  但李澜江察觉到自己境界似乎高涨太过,哪怕用自身的法则多加遮掩,这方天地似都无法再容下他,排斥十足。

  且那登仙白玉阶更是直接显形于众人之前。

  似是在无声催促。

  众人笑声戛然而止,望着通天仙梯,原想说的话都无法再开口。

  便是他们,也明白李澜江不能再久留。

  李澜江恭敬对着破云道君行完师徒礼,方才开口说道:“师尊,墨竹就交给你了。”

  “你啊!”破云道君无奈叹息,他何曾不知,这不过是徒儿将自己强留人间的借口,但他却也无法拒绝,半晌方才说道:“至多百年。”

  没有听到爱徒的拒绝,也意识到此行凶险,百年于修真界算不得太长,但于生死之间,却太长太长。

  他在心中微微叹息,方才缓缓继续开口:“仙路长远,你二人需得保重。”

  李澜江与凌启玉齐齐应下,朝着破云道君又是一礼。

  伴着诸位同门的声声‘保重’,二人携手踏上了那条万千修士皆心之所向的登仙之路。

  仙路看着漫长无比。

  实际上也不过半盏茶的功夫。

  破开四周的云雾,便达到那白云石台上,四周浓郁的仙灵之气,皆透露出此地便是——仙界。

  ‘来者何人?’

  似是包涵着万千道声音的问询响彻天际,也直直荡入李澜江与凌启玉的脑海之中。

  意识到这是仙界中的大神通者在询问出身,二人齐齐开口答道。

  “晨晓大世界道一宗李澜江。”

  “晨晓大世界道一宗凌启玉。”

  话音方才落下。

  某个美须男子虚像现身于白玉石台之上,捋须看向身前不远处的二人,连叹三声‘好’。

  若不是拘泥着此处的规则,他都想马上将人带回道场!

  ‘宗门道场落于南位,吾等便在道场等你二人,往早归。’

  说完,身影便消散开来。

  李澜江隐约知晓这是师门交予的考验,而凌启玉知道得更多,比如这根本不是什么考验,而是各个势力抢人的手段罢。

  是的,抢人,也不仅仅局限于人这个单一物种。

  仙界亦是存在着各大势力,虽比下界要平和得多,却也各有心思。

  已至仙人,自是不会动不动就生死交战,除了以此为道者,大多还是较为注重修行。

  当然,也只是‘较为’罢。

  仙界自是‘平和’的,但这‘平和’仅少许表现在美景与修士之间,更多的,是那些来自于上古来自于未知的危险,谁也无法预料那如梦般美好之处究竟暗藏着些什么,是机缘,还是凶险。

  而东南西北及中方五位仙帝便代表了仙界中的五大势力,五大势力之下则是各大门派与各个种族,经过无数的岁月,他们手中掌控着数多资源,亦适于仙界有修行的功法。

  仙界资源丰盛。

  但…修士却格外的少了些……

  各大势力时总是只有那么几个,连论道都几乎可以猜到对方下一句会说些什么,久而久之,也便盼着能来加入些新鲜血液。

  人只要活得久了,脸皮都会厚起来。

  其他生灵亦如是。

  于是,仙界便开始‘抢’起了初飞升者,在经历多次流血事件后,整个仙界开了个大典,请来各方仙帝设下法则。为公平起见,先是给予曾经的道统机会,再然后,就是各展神通,能留得下就是本事。

  书黎桦与清道子飞升,还是靠着非凡的毅力,方才坚持着他们那千年来都只有两个人的门派。

  而仙界各大势力,也是用千年多的时间,才接受现实,无门无派,真的是一个门派。

  想当初,书黎桦艰难的在仙界各处‘捡’回各种资源,艰难的建起门派道场,艰难的将只有两个人的势力拉扯成超过两掌之数。

  但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

  捡多了东西,总能碰见些惊天阴谋,只能归零再来……

  往事已成追忆。

  凌启玉只庆幸着李澜江早早便将境界掩藏起来,不然眼下恐怕迎接他们的就不是‘抢’,而是别的些什么了。

  思及此,他看向白玉石台上代表着五位仙帝的石阶,目光扫过东方时,心头一跳。

  那青色已浓郁得似黑!

  且不知是否是他错觉,就连其他各方都隐约透露出黑气。

  凌启玉压着心中那份急切,做出商量的模样,对着李澜江开口说道:“南?那我们便先往南处走罢?”

  他知晓白云石台位于仙家禁区之上,只可出不可进,出去后会被传送至何处,皆是缘分。

  只希望离东阳仙帝所在远些,不然凭借着对方那比天狗还要灵敏的直觉,不管是李澜江的境界还是仙界之事,恐怕会惊动一二。

  神药谷位于中位,若是传至南……

  那也只好发挥绝佳的演技,就地表演一下迷路二字。

  凌启玉边想,边同李澜江十指相扣,‘闲谈’着走出了白玉石台。

  四周云雾渐渐散退。

  出现在他们身前的是那沙漠绿洲。

  凭借着书黎桦那捡遍仙界的记忆,他清楚知晓,这便是中位的神药谷附近!

  至于为什么四季如春的神药谷就在沙漠之中,要想知道答案,也许得问一下天。

  “这里有些诡异,还是先查探一番再动作。”

  凌启玉微微皱眉,那模样,将警惕表演得活灵活现。实际上此处的危险并不算很大,至少没办法威胁到他,更是没办法威胁到李澜江。

  但也不妨碍他表演。

  只要演得够真,就定能瞒天过海!

  相比于凌启玉的表演。

  李澜江是真的在警惕着四周的异样,为防脚下沙漠出现变动,他还带揽着道侣踩上了飞剑。

  就这时,海市蜃楼凭空而现。

  反应迅速的李澜江脚尖轻点飞剑,躲过那幻象,但到底还是不适应仙界的仙灵力,也不了解仙界之物的速度,哪怕没有触碰到那假景,也被拉入其中!

  再睁眼,便处于一个巨大的山谷之中。

  李澜江还在警惕着,以他如今的境界,却清楚的告诉他此地并无大危险。

  至多只有守护者药草的凶兽。

  思及当日木无秋所那句‘灵植万千,真真假假,却难以分辨’,这般推断,此处应当就是神药谷。

  海市蜃楼中的山谷,真假自是难以分辨,也难怪会落于沙漠之中。

  “我都摘完三筐半的草了,你们怎不再慢些?”

  背着竹筐的木无秋缓缓朝李澜江与凌启玉走来,肩膀左右扒着露出半个脑袋的两只团子,而身后,则是跟着个幽绿长袍遮挡完全身的人。

  余光瞥见一株他颇为喜爱的灵植,也不顾其他人,弯腰便勾了一小段分枝。

  做完后,方才懒散的说道:“既然这样,再等我摘完这筐罢,也用不来多少时间。”

  不等回答。

  木无秋如鱼入水般,在那堆分不出什么是什么的草中随意游走,时不时伸出个手,轻轻揪下片叶子,或是根系。

  不快也不慢,却将恰好将两只团子的小半个身子埋起来。

  没等木无秋摘完,众人便先等来了一位带着数多机关傀儡的仙人。

  对方不苟笑,目光凌厉的看着众人,目光落木无秋身上停留一瞬,紧接着像是什么都没看到般移开,对着李澜江与凌启玉说道:“竟敢偷窃北铭仙帝灵植,可曾知罪?”

  “是我摘的。”

  木无秋淡淡开口道。

  “你二人可还有话说?”仙人没有理会木无秋,继续注视着李澜江与凌启玉。

  木无秋走到那仙人面前,眉心微皱,道:“我说,是我摘的。”

  仙人抬手,数位机关傀儡便朝着李澜江与凌启玉放出千万道细线,直直围绕锢成一个牢笼,恰好,就把木无秋漏在外面。

  他冷声说道:“不承认也罢,便留着同仙帝去解释!”

  语闭,便把牢笼轻轻勾起,转身便朝着身后化出的水镜走去。

  ……

  见状,木无秋轻哼一声,也随着那仙人走去。

  可真是好一出睁眼说瞎话!他倒是要瞧瞧,北铭要折腾些什么!

  裹着绿袍又被要求不能轻易开口说话的师抚还能怎么办,自然是冲进了那面水镜之中。

  如镜破碎,水化雾气,散落在四周的药草之上。

  而这时,神药谷中瞬间多了几位仙风道骨的仙人,见着那仍在飘荡的雾,其中一人愤而骂道:“北铭仙帝这是要直接抢人吗?根本就不合规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