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某 第21章错题集

小说:某某 作者:木苏里 更新时间:2021-07-17 18:50:41 源网站:网络小说
  盛望有点懵。

  他本意真的只是想知道江添几点睡觉而已,怎么也没料到对方会回这么一句话,事态发展过于出乎意料,大少爷措手不及。

  更措手不及的是,房门很快就被敲响了。盛望呆了两秒,趿拉着拖鞋匆匆去开门。

  江添站在门外,敲门的那只手里捏着一本活页本,另一只手还在刷手机。

  大半夜的,公务还挺繁忙。盛望有一搭没一搭地想。

  和上回一样,江添进门没有东张西望。他不知在跟谁说着什么事情,一边在手机上打字一边径直走向书桌。

  盛望就跟在他身后。

  他在桌边站着打完了最后几个字,这才把手机锁了扔进兜里,转头看向盛望的错题本问:“卡在哪儿了?”推荐阅读sm..s..

  盛望干笑一声:“没卡。”

  江添瞥了一眼挂钟:“没卡看到两点半?”

  “你这是什么表情。”盛望想打人。他脸皮有点挂不住,手指敲着本子说:“我自学的,这个速度不算慢了。”

  江添垂眸随意翻了几页错题,说:“那你想问什么?”

  盛望并憋不出什么问题。

  他想说“我其实没有这个意思”。但要真这么说,江添恐怕会面无表情扭头就走,并且以后都不会有这个耐心了。

  那他不是又得去微信刷小人?

  盛望想了想后果,觉得“这个意思”他也可以有一有。更新最快s..sm..

  “要不——”他摸着脖子,豁出脸面说:“要不你给我理一理吧,学校周考一般什么难度?我只考过一次,还摸不太准。”

  曾几何时,这话都是别人对他说,万万没想到还有反过来的一天。

  他觉得江添作为听到这句的幸运儿,应该去买注彩票。毕竟这话有且仅有一次,他不可能再说第二回了。

  盛望臭屁地想。

  卧室里只有一张椅子,他很大方地让给了江添,自己熟门熟路地跳坐在桌沿。他伸手从桌子那头捞来一本空本子,转着笔对江添说:“好了,可以讲了。”

  江添瞥了一眼他这不上规矩的坐姿,按着笔头问:“错题本可以画么?”

  “随意。”盛望说,“反正回头都是要撕的。”

  “撕?”

  盛望解释说,“两遍下来没疑问的题目直接划掉,划够一页就撕,免得下次看还得浪费几秒扫过去。”

  本人都这么潦草了,江添也就不再客气。他大致翻了一下错题集,摁了一下蓝色水笔,在上面干脆利落的勾了几个大括号。

  他边勾画边说,“这几页是重点。”

  “这两页不用看大题。”

  他又在几页上毫不客气划了叉说:“这部分没什么用。”

  “剩下那些有时间就扫一眼,不看也影响不大。”

  这人一共说了四句话,二十多页的错题集他折了其中5页,勾了6道重点题。然后把本子递给盛望说:“懂了?”

  盛望:“……”

  他其实真的能懂。本来就有拔尖的自学能力和领悟力,一点就通。江添标注的时候他就看出来了,6道重点题是综合性最高的几道,把它们吃透了,考试大题怎么出都不怕。

  至于剩下的那些题目,基本都是在重复这6道的某个部分,所以不用另费时间。

  客观题江添挑的都是角度刁钻的。考试的时候常规题根本不用怕,如果这种偏题怪题也能有思路,那就基本没问题了。

  懂归懂,盛望还是很想笑。

  他伸手去接本子,另一只手假模假样地举了两根指头说:“我有一个问题。”

  这位少爷说话的时候,垂在桌边的两条长腿吊儿郎当地轻晃了一下,一看就憋了坏水。

  “说。”江添递本子的手停在半路。

  “你这么讲题真的没被人打过么?”盛望说到一半就笑了起来。

  江添就知道他没有好话,听完当即把本子抽了回来。

  盛望接了个空,立马老实下来,“哎”了一声说:“错了错了,别拿走啊。本子是我的。”

  之前他洗澡为了节省时间连头发都没吹,这会儿已经干透了。本来就没梳过,两个动作一闹更有点乱。

  盛望伸手够到他的错题集,又坐回桌上。他手指朝后耙梳了几下头发,又朝额前吹了一下气,这才低头看起题目来。

  没了人声,房间骤然变得安静。白马弄堂深夜的沉寂像缓慢涨起的潮,悄悄淹没过来。盛望背后是卧室大片的玻璃窗,窗外不知哪片花草丛里躲着虫,远而模糊地叫着。

  余光里,江添并没有起身离开。他从桌上拿了他自己带来的活页本,靠着椅背低头翻看。盛望朝他瞄了一眼又收回目光,没赶他回自己卧室看,也没问他还有多少才看完。只从笔袋里又抽了一支笔,在草稿纸上沙沙算了起来。

  被江添这么大刀阔斧地删减一番,错题集刷起来就变得很快,前后扫一遍只花了十几分钟。即便如此,也已临近三点。

  两人都没这么熬过,到了最后眼皮打架,简直比着犯困,连笔和本子都是囫囵收的。江添回自己房间后,盛望扑到了床上,趴在被子里半死不活地闷了一会儿,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去摸手机。

  他用手指扒着眼皮,强打精神调出江添的聊天框,咬着舌尖犹犹豫豫发了一句“谢了啊”,发完就锁了屏,扔开手机又趴了回去。

  他几乎立刻就意识模糊了,直到彻底睡着前,他也没听见手机震一下,估计江添睡得比他还快。

  第二天清早,江鸥和孙阿姨一如既往在厨房进进出出。6点20分左右,楼梯那儿传来沙沙的脚步声,盛望踩着平日的时间点迷迷瞪瞪下楼了。

  江鸥把舀好的鸡丝粥搁在桌上,一边招呼盛望来坐,一边下意识说:“小添你等等他。”

  盛望顺着话音朝客厅看过去,发现沙发空无一人。他又朝玄关看过去,鞋柜旁边依然空无一人。

  他愣了一下,正准备问呢,就听江鸥拍了拍自己的额头说:“哎我这脑子,小添还没下来了。”

  她把粥碗给盛望推过去,忍不住嘀咕道:“还挺奇怪的,他以前从来不赖床,今天这是什么日子?”

  那一瞬间,盛望莫名有种做了贼的心虚感。

  江添最终比他晚下来两分钟,盛望听着脚步朝楼梯瞄了一眼,然后在江鸥的嘀咕声中闷头喝粥,就差没把脸埋进去了。

  *

  考务老师们昨天连夜给ab加12个班的桌子贴了座位号,今早盛望和江添一进教室,自己位置上已经坐了陌生面孔。

  他俩座位在后排,一个44一个45,刚好都被别班学生给占了。

  那个坐在45号桌的男生一看这是江添的桌子,当即搓着手说:“这特么是神之座位啊,我要是摸两下能考得更好么?”

  江添正弯腰从桌肚里拿考试要用的东西,闻站直了身体瞥向他的手,满脸写着“你怎么这么矫情”。

  这人不笑的时候简直霜天冻地,还透着一股子傲气。

  那男生当即就把手收了回去,然而他不敢摸,有人敢。高天扬拿着笔袋,毫不客气地推着盛望过来说:“来,咱俩一人摸一下,下回考试说不定就不用流放去楼下了。”

  盛望赞赏道:“好主意。”

  高天扬说:“你先摸,我殿后。”

  盛望原本只是过过嘴瘾跟高天扬一唱一和,并没有真的要摸。结果他一抬眼,就跟江添一难尽的目光撞上了。不知怎么的,他忽然起了逗人的心思,伸手就摸,摸完就跑。

  高天扬在后面追下来,感慨道:“哎呦我去笑死我了,你是没看到,我添哥那个脸啊……”

  这两个人算是难兄难弟,都得下一层楼。高天扬座位在3班第二个,盛望就比较惨了,他在5班第8个。

  他虽然转学时间不长,但这张脸已经相当有名了,进5班教室还引起了一阵骚动,不仅仅是因为帅,还因为所有人都知道他是从a班下来的。

  他考这名次的原因a班人知道,不代表别班同学也知道。他刚在座位上坐下,就隐约听见斜前方有两个人小声说:“就这分数,是怎么转进a班的?”

  “外校转学还有优惠?”

  “还能这样?早知道我就不考附中了,去二中混个强化班,然后也转个学,说不定现在也是a班的。”

  盛望从书包里掏出笔袋,把这些当笑话听。

  他不是什么谦虚性格,一边听一边在肚里给人写批语,嘴上还要说一句:“你们要不再小声一点点?不然都被我听到了那多尴尬。”

  旁边两个女生噗嗤笑出来,那几个嘴碎的顿时脸红脖子粗,扭头冲他说:“谁尴尬了?”

  盛望说:“反正不是我。”

  “操。”那几个人恼得不行又自知理亏,只能闷头憋着。

  “你怎么这么逗。”那两个女生笑嘻嘻地说。

  盛望看她们觉得有点眼熟,但因为脸盲,也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离他近的那个女生忽然掩着嘴,指着那几个男生用气音说:“这几个年级里出了名的渣渣,什么傻x事都干,你下回要再在考场碰见他们,还是离远点,免得给你搞事。”

  盛望笑了一下,也掩了嘴配合她低声说:“下回肯定不跟他们一个考场。”

  “你怎么这么不谦虚?”

  说话间,另一个女生忽然狂拍这姑娘的手臂,说:“门外、门外!”

  “什么门外?”

  盛望和这女生一起抬头,就看见江添的身影一晃而过,正从教室门口离开。

  “江添?!”

  “江添来这干嘛?”那俩姑娘嘀咕着。

  盛望忽然想起来为什么觉得她们眼熟了,这俩姑娘趁着体育课来a班给江添塞过礼物和小纸条,不过都被拒了。

  一个刚进门的男生小跑过来,手里拿着一本熟悉的活页本。

  盛望定睛一看,心说那不是我的错题集么?

  果不其然,那个男生把本子搁在他桌上说:“江添让我把这个给你,说你落他书包里了。”

  那俩女生包括其他听见这话的同学都猛地转过头来。

  盛望比他们还懵。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