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某 第72章未遂

小说:某某 作者:木苏里 更新时间:2021-07-17 18:50:41 源网站:网络小说
  盛望和江添看微信正心不在焉,自然没有注意到讲台上的动静,也没有听到老师说“晚上去宿舍看看你们”那句话。

  下课的时候,老师在教室前门贴了一张大表格。表格横列标注着日期,一天一格细分了两周的集训时间,竖列是按组排的,两人组,一共20组。

  一开始同学还纳闷贴这表格干嘛,纷纷围过去。结果就见演讲老师掏出这两天的分数单,拿着笔在表格里记分。

  pk赢了的当天那格记1分,输了的记0分。盛望江添连赢两天,各自有了两个1,卞晨和江添那位倒霉的对手则连输两天,各自有了两个0。

  这个年纪的人多少都有点争强好胜,脸皮也薄。这个表格对一群习惯被夸的好学生来说,简直是公开处刑,斗志一下子就上来了。

  于是当天傍晚溜出去玩的学员人数骤减。即便出去了,也都在7、8点就乖乖回了宿舍。

  这天的走廊格外热闹。一中那帮男生为了方便串门,各个宿舍都大敞着,一副开门迎客的模样。

  盛望和江添吃完晚饭回来,走廊里人多得像赶集。好几个男生抱着衣服毛巾在几个宿舍之间来回窜,还有人高声问道:“二子,你他妈怎么连个沐浴露都没有?”

  “刚好用完忘了买。”走廊一个男生冲卫生间小窗啐道:“就你那老树皮还要沐浴露呢?肥皂搓搓得了。”

  “滚你妈的。”

  “你洗不洗?不洗出来换别人。”

  “洗洗洗。”

  盛望一脸纳闷,差点儿以为自己来到了公共澡堂:“你们干嘛呢?”

  “看不出来吗?借卫生间洗澡啊。”卞晨还沉浸在下午的pk里,说话带着情绪。这人有什么都放脸上,看久了倒也算一种直爽。

  他旁边的男生指了指楼梯旁的公告栏说:“你们上来的时候没看通知吗?”

  “通知?”

  盛望还真没注意。

  江添退回去看了一眼,说:“要停水。”

  “好像是管道改造还是什么,反正今天晚上停水。”有人解释说,“通知写的是8点开始,但刚刚就有两个宿舍出水小到没法洗澡了。”

  卞晨纠正道:“现在三个了。”

  “哦对,从那头开始的。”男生指着走廊另一边,“楼下女生那边倒还正常,估计我们楼层高一点,水压不太够?反正可能不到8点就没水了,还有二十来分钟,你们要洗澡的话最好抓紧。”

  说话间,一个宿舍里传来嚎叫:“操,水没了。我沐浴露还没洗呢!”

  隔壁立刻应道:“要不你来这边?我这还有,咱俩挤挤也行。”

  “挤你大爷,我光着呢怎么过去?!”

  “捂着来呗傻逼!”

  “我——去你玛德。”

  走廊上的人愣了一下,瞬间笑疯了,鬼吼鬼叫地起哄说:“捂着来!捂着来!”

  没过两分钟,一个穿着裤衩、浑身湿哒哒的男生光着膀子从一个宿舍冲出来,又忙不迭往另一个宿舍奔。

  因为沐浴露太滑的缘故,在门槛上踉跄了一下,然后一群男生狂笑着冲过去拽他裤衩边。

  “我草,畜生!!!”那个男生揪着裤腰挣扎开,吼道:“你玛的给我等着,一会儿我逮住一个扯一个!”

  盛望不是没见过宿舍生活,但真没见过这么奔放的。他目瞪口呆被辣了半天眼睛,推着江添赶紧回宿舍。进门的时候咕哝了一句:“我这小心翼翼的,他们倒是一点顾忌都没有。”

  江添正低头打字,在微信上谢谢赵曦帮忙。他听到这话没有反应过来,顺口问道:“什么小心翼翼?”

  “……”

  盛望背手关了门,默不作声地看着他。

  江添转过头来,半垂着眼想了片刻终于明白过来。他眼皮一抬,目光扫过盛望的眼睛,又很轻地往下面落了一点。

  盛望感觉门都被自己的背抵热了。他刚想说点什么,手机在兜里忽然震了一下。他掏出来一看,是盛明阳发来的微信。首发..m..

  养生百科:下课了没?方不方便接电话?

  盛望心头一跳。

  他当然知道这只是巧合,但在这种时候看到他爸的信息,总有种难以抑制的心虚。

  江添没看清发件人,他只是刚回神似的从盛望唇角撇开视线。过了一秒才又转回来说:“还有二十分钟,你先洗。”

  “我回个电话,你先。”盛望说。

  “电话?”江添问。

  盛望连忙摁熄屏幕,抓着手机的手垂下去。这动作状似无意,其实带了几分掩藏的意味:“以前同学,问我下课没,估计来祝我生日快乐的。”

  江添点了点头。他把手机扔在枕头边,从柜子里拿了干净衣服先进了卫生间,先试了一下水温,又出来提醒盛望说:“别打太久,热水不多了。”

  “知道。”

  盛望在宿舍转了一圈,最后还是去了阳台。他手肘架在栏杆上,盯着盛明阳的那条微信看了半天,直到刚刚被惊到的心跳恢复正常,这才打字道:特别不方便。

  发过去没两秒,手机就震了起来。

  盛望咬着舌尖等了几下才摁了接通,说:“我不是说不方便吗?”

  盛明阳话语里带着笑:“你那点反话我还能看不懂?下课啦?”

  “刚下。”

  “真刚下?”盛明阳说,“都七点多了。”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那你问我下没下课。”盛望说。

  盛明阳在那边咕哝了一句“臭小子”,“行,爸爸平时客套话说惯了,没调过来。虚心认错还不行么?”

  “行。”盛望说。

  “晚饭吃了么?”盛明阳说,“这话不客套了吧?”

  “刚吃完。”盛望也说,“这次是真的。”

  盛明阳笑起来:“吃了点什么,那边伙食还行么?”

  “食堂一般。但是门外有不少店,味道还挺好。”

  “所以今天跟小添出去吃的?”

  听到小添两个字,盛望那种心虚感又来了。他弓着肩低头压了一下关节,才用随意的语气说:“没啊,就在食堂吃的。”

  “过生日居然没出去?”盛明阳有点意外,“诶对了,小添是不是不知道你今天生日?”

  旁边传来江鸥的声音:“他知道啊,我早之前跟他说过,他说他知道,政教处还是哪个主任那边看到过小望的学生信息。他当哥哥的,居然没点表示?我问问小望——”

  一听江鸥要来接电话,盛望连忙补充道:“过了,昨天就过了。我俩昨天晚上在外面吃了顿大的。”

  不知道为什么,比起盛明阳,江鸥的声音更让他心虚。好在补充完这句,江鸥那边放下心来,没再多说什么。

  “那你要谢谢小添。”盛明阳说,“不是每个哥哥都记得给自己弟弟过生日的。”

  他不知不觉又带上了商务腔,盛望胡乱点了头说:“谢过了。”

  盛明阳又叮嘱他也要记得江添生日,然后简单聊了几句,这才在盛望的催促下挂了电话。

  他挂在栏杆上发了一会儿呆,忽而生出几分罪恶感,忽而又生出几分叛逆。直到身后阳台门被推开,那些混乱冲突的念头才有了一个短暂的终结。

  江添正抓着毛巾擦头发,因为水洗过的关系,五官轮廓在灯下干净得发光。盛望一看到他,所有乱七八糟的纠结心思就都扔到了脑后,从清早延续下来的愉悦感又慢慢探出头来。

  “打完了?”江添问。

  “嗯。”盛望穿过阳台门,抓着手机眯起一只眼睛朝上铺瞄准了一下,然后投篮似的抛出去,不偏不倚,刚好砸落在床尾厚软的被子里。所有震动声瞬间闷了下去,就像把一切外来干扰都阻隔在了身外。

  “我去洗澡。”盛望拿着衣服进了卫生间。

  空间里的水汽没有以前那么足,也许是天冷的缘故,甚至也不太潮热。盛望本想着他在后面洗,万一水不够,倒霉只是他一个。没想到热水比他想象的多,速度快一点完全够用。等到水流慢慢变小变凉,他刚好洗完了。

  盛望把小窗推开散雾气,擦着头发往外走,江添已经坐在桌前写明天要用的演讲稿了。

  有了前一天的教训,他们没敢再忘作业,下课的时候老老实实抄了演讲主题和课后问答。盛望把毛巾顺手搭在脖子上,去拎书包。

  他从包里掏了本子和笔,拉开桌边另一张椅子坐下来。结果手臂刚伏上桌沿,脑子里就开始闪回昨晚的片段……

  他手指攥着桌角,微微侧着头。后来不知什么时候松了开来,蜷着指节有点没着落,再后来就抓住了江添的胳膊。

  ……

  这桌子有毒。

  盛望几乎刚坐下去就匆匆站了起来,他抓着本子和笔转了两圈,在江添的注目中爬上了去上铺的楼梯。

  “去那里干嘛?”江添问。

  盛望在木楼梯半腰坐下来,用一种静坐参佛的语气说:“我乐意。”

  江添挑了一下眉,也没多说什么。点了点头低头看书去了,耳朵里还塞着白色的无线耳机。他低头的时候,肩背的筋骨弧度会变得很明显,像一张漂亮锋利的弓。肩很宽,腰很窄,有着这个年纪特有的感觉,薄却并不瘦弱。

  盛望写演讲稿从来不写整篇,都是写关键词,这样速度快,还能即时做调整,没有那种死记硬背的生涩感。

  他在笔记本上记着零碎词组,写着写着又忍不住抬头看向他哥的背影。

  过了片刻,他抿了一下唇,鬼使神差又抓着本子和笔站起来了。他走回桌边,闷不吭声地拉开那张椅子,在江添身边坐下

  他刚放下东西,身边的人忽然开口问道:“怎么又回来了?”

  盛望正攥着笔写单词,闻朝他看了一眼又收回目光,继续写了几个字母后说:“我乐意。”

  宿舍里很安静,只有他笔尖扫过页面的沙沙声。他的胳膊抵着江添的胳膊,皮肤触碰着对方的皮肤,体温毫无阻拦地相互传递着。

  他写完这个词组,终于在满溢的暧昧感中停下笔。

  他看见江添摘了一只耳机侧头过来,目光从半睁的眸子里投下。

  呼吸交错落在唇缝间,快要触上的时候,外面忽然响起了“笃笃笃”的敲门声。

  盛望:“……”

  踏马的哪个傻逼这时候来?!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