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某 第90章钝刀

小说:某某 作者:木苏里 更新时间:2021-07-17 18:50:41 源网站:网络小说
  江添睡得并不踏实,却还是做了好几个梦。

  梦见杜承从烟雾后面探出头来说:“寰宇,他都长这么大了?上一次见还是十年前。”

  梦见季寰宇对江鸥说:“你儿子也喜欢男的,高兴么?”

  梦见江鸥在尖叫,而他站在梧桐外的长巷里,老迈的团长趴在脚前一动不动,丁老头朝他和猫看了一眼说:“难啊,救不活了,走吧。”然后在他面前关上院门。

  他在原地站着,觉得又累又荒谬。明明手里什么东西也没拿,却想要撑着膝盖歇一会儿。

  他试了几次,怎么都弯不下腰,只觉得疲惫又烦躁,便从梦里惊醒了。

  睁眼的瞬间,江添没弄清自己睡在哪里,只看到盛望坐在面前,眼里映着温亮的灯光,目不转睛地望着他。

  “哥。”盛望很轻地叫了他,然后单膝支着靠过来,亲着他的眉心、眼尾和嘴唇,小声说:“18岁了,我爱你。”

  梦里那些令人烦躁又难过的情绪瞬间消失,就像有人短暂地卸掉了他脊背上的钢板,让他能弯腰喘一口气。

  江添反客为主,抓着盛望的后颈想要吻回去,却又忽然想起他们还在客厅,屋里最危险的地方,随时可能有人来。

  他僵了一下,松开了手。

  “几点了?”江添低声问。他坐直起来才发现自己身上盖了条绒毯,只是在刚刚的动作下滑到了腰际。

  “1点20多。”盛望看都没看手机就报了时间。

  江添心里软成一片,他伸手碰了碰对方的脸问:“一直在等?”

  “没,上下楼好几次,不耐烦地看了n回时间。”盛望指着茶几上的遥控器说:“刚刚在考虑把你打醒然后假装换台。你可能感觉到了杀气,自己醒了。”

  江添笑了一声,正想说点什么,远处卧室门被人打开,苍白的灯光从里面漏出来,斜长一道,直直从沙发上切过去。

  沙发上的两人匆忙分开。

  盛明阳趿拉着拖鞋走过来,撑着沙发背低声问:“小添醒了?饿么?孙姐煨的银耳汤还在锅里温着。”

  “不饿。”江添掀开毛毯,朝卧室方向瞥了一眼。

  他不擅于跟人热络相处,不喜欢示好,但不代表他不明事理。他知道季寰宇也好、杜承也好,不论给他和江鸥带来过多少阴影,跟盛家都没有关系。盛明阳其实完全可以选择不承受这些,但他却全部接纳了下来。

  这让江添生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来,就好像一直由他担着的东西,突然被盛明阳分过去了。他似乎应该轻松一点,可事实却并没有。这跟他多年来所习惯的不一样,但他理智上知道自己应该道谢或者道歉。

  “今天——”

  江添沉默片刻,刚一张口就被盛明阳打断了:“今天的事情是个意外,跟你们谁都没关系。就算有点什么,那也是我们这帮长辈之间要沟通的。我本来不想让你们去医院……算了,已经这样,就不要老去想,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首发..m..

  他嘴上这么说,眉心却是皱着的。也许是太晚没睡的缘故,脸上满是倦意。大概每一个说“算了不要想”的人,都只是在表达一种希望而已。

  江添看着他的脸色,又沉默下来。

  盛望朝他哥瞥了一眼,拽了毛毯折起来,岔开话题:“爸你出来是?”

  “哦。”盛明阳看了看手里的空杯子,说:“你江阿姨有点发烧,给她倒点水备着。”

  “发烧?”

  “放心,吃了药了。就是睡不太踏实,关了灯就慌。今天受了这么大的刺激,换谁估计都够呛。那些事放我身上,我可能也要崩溃一阵子。她本来就是不爱发脾气的人,有什么不高兴也闷在肚里,今天这么发泄出来说不定是好事。我找朋友约了个医生,年后带她去见见,聊一聊。这段时间就……就互相多担待一点吧。”

  “行了,不早了。折腾一晚上,你俩也赶紧睡觉吧。”盛明阳拍了拍沙发背,忽然朝静音的电视机扫了一眼,玩笑似的指了指盛望:“说是要在这看会儿电影,你这看的是默片啊?”

  有那么一瞬间,江添感觉盛明阳的视线从他这里扫过,也不知有意还是无心。

  盛望嘴唇动了一下,说:“不然呢,我哥睡觉,我开着大音响轰他么?”

  盛明阳又催促了两句,端着水杯去了厨房。不久后吱呀一声响,他带上门回了卧室,只是门并没有关严,光从块变成了极细的一条,依然落在沙发上。

  两个男生分坐在沙发两端,被那条线切割成了两块孤岛。

  片刻后,有人穿过那条线抓住江添的手晃了晃说:“上楼么?”

  “嗯。”江添朝卧室那边看了一眼,拽着他回到二楼卧室。

  刚刚在沙发上囫囵睡过一觉,他其实不太困。倒是盛望,眼皮都开始打架了,还跟在后面转悠不停,好像犯了什么错似的。

  他洗漱,盛望倚在门口。他铺床,盛望抓着被子一角帮忙。他翻出楚哥的那摞资料书,盛望抽了一本说他也可以分一点。

  “你怎么了?”江添最后不得不转身逮住他。

  盛望盯着他的手指,安静片刻之后反握住说:“我以后不抽手了。”

  江添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事。他先是有点哭笑不得,紧接着更为复杂的情绪漫涌上来,他忽然就不知道该答什么了。

  过了很久,他才眨了一下眼说:“恐怕不行。”

  他当然清楚盛望为什么会是那种反应,如果不那么做,以季寰宇恶那股恶心人的劲,不知道会说出什么更疯的话,大概又是每一句都直捅向他。他是江鸥最后的防线,如果连这条线都塌了,那离疯也不远了。

  只是理智归理智,清楚归清楚。他理解所有原因,不代表手里变空的瞬间不会感到难过。这才是他跟盛望之间的无奈和无解。

  索性他们争吵、冲突,不断爆发矛盾,或者在时间消磨中感到乏味、无趣、相看两厌。常态下的一切导火索理性想来都没那么难以接受,因为当人站在争吵的终点,厌烦总是多于爱意的,也就没那么难过了。

  但他们没有这些,只有理解下的不得不为。就像他此刻正在做的。

  “我现在是高危分子。”江添语气有点自嘲,又慢慢沉敛下来,“季寰宇那句话,我妈和你爸应该都听进去了。”

  “不会,谁都看得出来他当时是狗急跳墙乱咬人。”盛望说。

  江添摇了一下头:“听到了就是听到了。”

  他们或许会觉得荒谬,并不相信,但是语如刀,说出来的话终究会在心里留下印子,然后在某个不经意间冒一下头。

  不管有意或是无意,他们一定会在不知不觉中变得多疑敏感起来。

  盛望垂下眼,抓着江添的手指收得很紧。过了许久他开口说:“我爸一半开明一半古板,我记得以前有谁在他面前提过……”

  他顿了一下,又继续道:“提过同性恋相关的话题,他反应不大,没有说过谁谁谁很恶心或者很变态之类的话。上次在医院聊那个案子,老头他们是话赶话,我爸那性格你懂的,就是顺着别人说,不代表他自己的意思。”

  这话其实只说了一半,盛明阳确实一半开明一半传统。别人的儿子喜欢女人还是喜欢男人,跟人在一起还是跟妖在一起,他都接受良好,甚至能包个大红包真心送祝福。那是因为他不爱嚼舌根,也管不着。

  但他自己的儿子就不同了。

  这些盛望不打算提,他只想把好的那些说给江添听:“江阿姨那边……也是因为有心结,年后医生跟她好好聊一聊,把心结解了,等到她不会因为人渣对这些带偏见,就容易很多。”

  “高中离家太近,大学就不一样了,山高皇帝远,不像附中这边,老师多多少少都认识我爸和你妈。”盛望说:“我加把劲跟你进同一个学校,再租个房子,把猫儿子带上。有句话叫远香近臭,那时候我俩都是香的,再跟他们慢慢磨,总有能说通的一天。”

  “现在我爸一不合就敢给我办转学,大学就不会了。我不信我考上清华北大了,他会说‘走,为了阻止你谈恋爱,我们换个学校’。”

  江添终于被他的话逗到,笑了两声。

  盛望顿时来了劲,把他扑到床上闹似的狠亲了半天。

  其实归根结底不过是时机不对,有时候盛望会希望时间过得再快一点,最好躺下去再睁眼就已经成年了、大学了或是工作了,如果是那时候认识江添,恐怕又是另一种样子。

  所以再等等就好了,只要熬过这两年。

  聊天的时候,“高中”、“大学”,几个字就能带过去了,花不到两秒的时间。可睁开眼,日子却还在缓慢地往前爬。更新最快s..sm..

  他们夜里好不容易缓和的心情,在第二天清早就被毁坏殆尽,因为江鸥的状态实在很差。她有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说话带着笑,拉着孙阿姨在厨房忙碌,想给江添做一顿好好的生日餐。

  她做完一件事就匆忙去找下一件,一秒都没让自己闲下来。结果只是江添说了一句,想跟盛望出门一趟,她就不小心打了一整只砂锅。

  满锅滚烫的炖菜洒了一厨房,泼得她两脚通红。

  “阿姨,我们只是去拿蛋糕,之前订好了的。”盛望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没听清江添后面的话,惊疑不定地解释了一句。

  “我知道,我知道。”江鸥坐在沙发上,烫到的地方抹了药膏。她低声说了几遍,然后歉疚地说:“阿姨没事,就是刚刚走神了一下。”

  这么一来,他们谁也没再提过出门,改让蛋糕店把东西送过来。

  蛋糕有两个,都是盛望很早以前订好的,一个是拿来吃的,一个是可以保留的翻糖。这主意还是他从微信群里看来的,鲤鱼跟辣椒约着寒假去学这个,说是做好了可以保留很久。

  他订给江添的翻糖蛋糕有个小房子,房前站着一群q版小人,江鸥、丁老头、高天扬、赵曦、林北庭,他自己以及一只猫,团团围着代表江添的那个小人,热闹丰盛。他犹豫许久,看在父子关系的面子上,走后门把盛明阳也加了上去。

  屋旁有个牌子,上面写着最好的18岁。

  可是等到蛋糕进门的时候,厨房满是狼藉,屋内一片沉寂。

  蛋糕装在透明的盒子里,远看漂亮极了,近看却有些瑕疵。盛望让店里用了最好的糖,可以保留很多年。但是送来的路上不知是被磕了还是怎么,有几个地方已经出现了裂纹。

  盛望有点急,送货员一直在道歉,还是江添拎过了蛋糕说:“我带上楼了。”

  这是他喜欢的人送他的18岁,每个他在意的人都围在身边,圆满而美好,他得好好珍藏。尽管现实完全不一样。

  鉴于江鸥反反复复在发烧,每天都处于心神不宁的状态里。盛明阳不得不把安排好的宴席无限期往后推,还得给每一个被邀请的人解释一番。

  盛望和江添替他承担了一大半琐事,这才使得他没有太过焦头烂额。

  盛明阳在给别人的电话里说:“幸亏有两个省心儿子。”

  他对江添其实很好,但一直保持着应有的距离,因为他知道江添不是容易亲近的人。他以前从不会用“我儿子”来形容江添,但这两天却频繁提及。

  这几个字听在盛望和江添耳朵里,就成了一种强调和提醒。正如之前江添说的,季寰宇的话像一把钝刀,在他们心里磨了一道印迹,不至于流血,却又隐隐作痛。

  以至于盛明阳也好、江鸥也好,总会无意识地观察江添,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在这种盯视之下,那种某一个人骤然抽手的事发生过很多次,多到他们自己都有些麻木了。

  以至于寒假的最后一天,盛望抓着手机下楼吃饭,等待的时候坐在了沙发最左侧。片刻之后江添跟下楼来,习惯性地坐在了最右边,中间已经没有那道卧室门漏出来的光线了,却依然隔山隔海。

  盛望盯着那片空白处,忽然冒出一种古怪的想法。

  如果没有那间出租屋在远处等着他们,如果他跟江添日日夜夜身处的环境都是这样,如果分坐两端和划开界限已经成了一种条件反射的日常,那他们还算情侣吗?

  就好像周围站了一圈看不清脸的人,他开口时,他们扎江添一刀。江添开口时,他们扎他一刀。

  时间久了,会不会就分不清那种难过是谁引起的了?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19-11-16050909~2019-11-1720033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景斯塔、监考官tn1个;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lethe冥、小蛇蛇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圈了一个圈、hqyjonna、丹椒3个;汤圆、零食2个;baiyi、花农、苏和1900、徐牙医的迷妹、过门广播剧出了吗、初初困了、汪汪汪、岸火、栉名梳子。、夜雨雨雨、wnamelessw、团团团子3、loveday、小菲、环树旅行者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冬浔、川酱想和十三载谈恋爱、29751327、雨宫妹2个;尤南_、碳烧温度、镜湖有星、巴巴喝甜旺、y_evian、thisis拾陆、深呼晰是真的叻、朝辞、爱u的追星g、wnamelessw、倾倾倾倾倾渝漠、yewying、圈了一个圈、嘻嘻吉吉、栉名梳子。、叁角小鱼、罐装望仔好添~、无隅哥哥、苏扬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我是一个桔子11个;过门广播剧出了吗9个;prstsl6个;叫什么名字好呢、老九门张家子5个;y、s-xxxx-、王老馒、罚酒饮得4个;变奏小星星、嘻嘻吉吉、rskn、町疃鹿场、江添盛望今天亲亲了吗、hqyjonna3个;turtledove、二次空间、是纯真不是纯甄吖、冬浔、参见、弌乁攺弋、鱼香茄子、盐水鸭不甜、喵主万万岁、彼岸无花、、芝麻小饼干、俯首江左有梅郎、蓝蜗牛?、dwindle、肖山哥哥、二千二2个;阿水、rian、废物点心、yokiji.、ju花残满地伤、傋饴、一根糖含一路、蝇营狗苟、茯藏、刘奶奶找牛奶奶买榴莲、长安jx、秋雒、衬衬衬衬衬xdd、不知有冬夏、二十二kkw、涉江上沅、墨一点、深呼晰是真的叻、我来自火星、商陆叽叽叽、出久~、springpoot、吾不为人矣、豆浆油条、球球球球球球球可、梦的流转mg、大王你的果子呢、二肥、辰渺、侥幸幸、千冫叶、松间岚、古辞殊、赤道星河、镜湖有星、风鹭湖、江澈gf、琳宝宝五岁、水色挑染、godagod、草上飞、你再说一遍、林子真是大了、栗子味羊驼、考试季的医学生、君离笑、恭喜玩家江添获得旺仔、咸饼干、青樹、添哥的甜旺仔prprpr、费嘟嘟的酒柜、执笔未遂者、停停的保温杯、40718570、米良、更好更圆的月亮、漓金、equinox、姜芩、初蔻、旺仔妈妈爱你、默语、他们是真的、它山一水、冬雪的十四行诗、哎(叹气)、无名、锦鲤阿俞、玖零、赋冽、贺子喵、忘兆、笺烛、江添、涣散、初九、28092508、buibuibui、verwirrt、人生在世、南鸢、我觉得都挺有趣的、小厍、青柑、三五在东、浸岚恣欢、甜党、啥也不说爱太太、宗吾、菜籽z、flying、律子君、给阿姨倒杯卡布奇诺、小藝射日、橘子皮皮pi、39226811、东东、巴巴喝甜旺、辞凉、呜呜呜、扶风摇曳、几许澄澈、34240469、简书、安生与桉树、29167140、简橘之、夜深人靜時、清昼亲木叽、clbri、许丞以、姒璟、心悦、niseusagi、索克萨呆、倘若相逢、辰格、小飞侠、徐三慧、24157737、汪叽羡羡贤贤咸、呵呵哈哈、38621348、少年他美颜冠世、uni_ee、momo、西楼谢俞、秋刀鱼wow、无隅哥哥、橙子不恰橙子、墨殇、璃君的猫、罐装望仔好添~、清明雨上、画染绝、江添、蒘芊遣煌、白玖纡、璃子、潇潇~、carissimo、加西亚先生、心忧、燕切、沈巍、爱u的追星g、重楼、司小南卷饼、季寰宇、宸絮、、baek空想家、星析、氓氓氓氓氓、寒琑裘、桃源满、六水、一口獠牙的小甜甜、无邪、热情似火菊花茶、阿澈、临澜、软软哒追书酱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咕噜噜98瓶;夏木森森90瓶;4002909888瓶;许映84瓶;赵easonw66瓶;serendipity60瓶;蓝波兔、吃草绿毛兔、mizao50瓶;东泠风正暖、萝呗呗呗呗40瓶;我就野了怎么地、汜36瓶;少年他美颜冠世、环树旅行者、就这样吧、清影、素柒、pury扑栗、你以为。、爱u的追星g30瓶;子系中山狼、抹茶味的赤司28瓶;南风微微起、buibuibui27瓶;蝉26瓶;neon23瓶;妖卉、千千尔语、謝書.、22890065、向沙托夫问好、俊俊、柾国兔的泰泰虎、千冫叶、余烬、扶月、零度哨音、梓俞、大方无隅、半夏微凉、不成殇、池艾啊池艾、这什么绝美爱情?!、stella20瓶;望远望见凯19瓶;楠竹爱撒娇、是江城不是江澄更不是、阿隹、云笙18瓶;柒忆w16瓶;32712743、从任、千帆过、清茶15瓶;派派14瓶;清月晓13瓶;安闲同归、咕嗝儿、嗯、木小小心12瓶;浸岚恣欢、kangsier、顾的白11瓶;陆钟林、念花屠城、一业春风渚花开、晶1ng.、阿蜉浮孚、陌上雨霖郎、39943529、竹空zkoooo、月下三兄贵、季寰宇、寻桑、wm、木笙、南下。、黎明、天天、28135152、奶茶不加糖、xxxholic、草木皆芣苢、钟宛追日、淡定、逆位的影酱、路过的、萧余、天才如我顾子熹、万俟、ko、桃夭夭、异域风情,望仔至上、左、小瑾超a的、如若安然爱啃梨、桥西的乔奚、甜甜酱、叶阑和祁醉打架、行走的蘑菇、墨雨儿、布令不灵、邱梧、捡到还给林无隅.、刘星云、alicia、甜橘橘、君泽、winptimi、40932874、因为、、侧脸、winter、rskn、黎公子、热爱可抵岁月漫长、嘻嘻吉吉、fanshunnax.、蜂蜜花、莫唯卿、哎(叹气)、某某亦、寒rain汐、鲤鱼不打挺、渡舟不想渡你、夏齌、冰棺夫妇早日升天、陌肆肆肆、云销隅霁、fengly、丞哥无处不在、告辞、不寒于面、是我的小可爱啦、空空、老狸猫、炸天王八能過、祝遥、云霁霁x、wnamelessw、韶华°、鱼鱼鱼鱼鱼子酱、吾、贺朝夫斯基10瓶;蔼云临临、倘若相逢、。、山长水阔、赫赫、芝麻小饼干9瓶;o璇宝o、sssssuri、小熊软糖、冬凉夏暖、反反复复8瓶;云迩、35348340、生米煮成熟鸡蛋、纽扣扣扣、忽噜毛、孟冬巳7瓶;诗三百、璃子、35262127、青渊洛书6瓶;姜子凉的牙、小玑灵鬼、林清荷、莲莲莲、七彩紫雾、老板,给我来瓶旺仔、薄玉凉、apigpan、琥珀川、祺neiqi、是云勋吖、破烟.、相顾无、一颗小甜菜、一般的我一般的拽、zhy、鲤鱼鱼、孤影滴小可爱、清竹、ヾ(^▽^)ノ、曦奚、江澧、29414912、解家雨臣、27492133、iam卖l、一默、锅贴水饺、妤妗、今天吃肉松了吗、meyz、阳阳妈妈、allees、neverlookback、35431432、沈鹤之、望望碎添添、盆栽栽、涉江上沅、阿逸√、衬衬衬衬衬xdd、汐、中杯去冰不加糖、萨西摩尔、沥川为止、白夜、楚辞、雪雯落霜、卿颜染、花兮.、做梦都想变火锅5瓶;魔晚睡、青衫、waldeinsamkeit、吃西瓜的狗_、心心君、目标一百斤任重道远、一只兔儿、爱洗澡的白、木4瓶;没有腿和她的可乐、平生展眉为东风、流年不兮、milante、自闭风咕咕、president、贪生、培养基、千面妆、邀云摘星、橙z、顾侯爷、骆一锅的锅、无3瓶;equinox、皎洁呐、白玖纡、软云丸子qwq、一叶障目、徐九绝、芜溪、yakento、雪の恋、沐夏。、七安、某丞、喵喵喵、34535206、小脊椎、南柠、盗版叉叉、30651232、年糕村最靓的崽崽、木、立析汪月、苏辞笙、红叶满山溪、蓝天下的女孩、你写完作业了吗、哒宰!!!、许愿不知火、shr、晏峤、丸圆.、木木、suga欲nkia、这里有名字、想中彩票、很想给自己发张好人卡、七分甜、乔治、敲爱吃芒果、松间岚2瓶;夜深人靜時、冰璃、花无妄、_kira_i、凉凉阴、usui、林佑音.、萧晓晓笑、啊x呜呜呜呜、今夜无梦可做、一江西斜、别扭的小傲娇、krayee8、是00喇、瑾影深年、enirehtak、crystal丶祈泺啊、费洛因、苏丘傅、江鹤-、浅忆若影、千玺女朋友、肉一是一二、背单词!!!、流光不易把人抛、在这风起云涌的现场、超级可爱大宝贝儿、抹茶绿豆豆、丫丫、添添喝望仔、纠结之由、何舟没、秣、南无阿弥、亚齐、敌意、无隅哥哥、简书、哆兮yo、17hours_拾柒、池鱼、o.、航航小可爱、木子丰、店庆!、嗑糖到昏迷、39735978、夜雨声烦啾、白喵喵踩奶、wm、酸奶水果沙拉、游惑的耳钉、玥是小乖乖、15744635、喵如玉、无去处、钓雩执法、今天看完更新了吗?、可宾、silver、代岚、箫棠、美少女战? 、goro、寻寻觅觅寻寻、于哉、小澄酱、顾辞桉、音、时恩、人間失格.、甜甜忌。、jean、明河共影、鲲鹏、susama、一肆、添哥爱喝望仔牛奶、缪音、画栏风意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