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某 第97章旧情

小说:某某 作者:木苏里 更新时间:2021-07-17 18:50:41 源网站:网络小说
  江添这晚喝得也有点多。

  盛望那位同事有副三寸不烂之舌,以一己之力撑住了席间80%的热闹,灌酒如灌水,张口闭口“高端人才”“年轻有为”,专业词汇一套一套的,什么话题都能接上,什么玩笑都开得起,端着杯子到处聊。

  如果搁在以往,江添不想喝酒会直接拒绝,今天却好像忘了带舌头,对方敬一次他就喝一杯,客套话都没有,干脆得像个机器。直喝到太阳穴突突胀痛,他却连对方姓甚名谁都没记住,只记得关于盛望的部分。

  那人说自己跟盛望很有缘分,大学门对门,毕业以前就在学校活动上见过面,其他人互呛得不亦乐乎,唯独盛望这个年纪最小的最沉得住气,话很少,撑坐在桌沿隔岸观火斗,偶尔开句玩笑。

  他还说自己当时就记住了这个大二男生,同行几个女生也很喜欢盛望,觉得学弟帅气干净,看着挺乖的,逗起来一定很有意思,结果后来发现根本逗不动。因为盛望跟人的熟络止于台面,活动一结束就抓不到人了,既不爱发微信,也不爱到处玩,小小年纪就有了工作狂的潜质。

  后来他们成了同事,再一看,果然是个工作狂。除了特定的休息日,不管什么时候找盛望,他总是醒着的,好像一个不知停歇的陀螺,仙气吊着就能活。

  江添听着那些断断续续的调侃,脑中总会浮现出画面来,有时熟悉,有时陌生。

  他能想象盛望坐在桌沿的样子,眼尾带笑幸灾乐祸地看着别人打成一团,然后逮住空子使坏。

  但他想象不出盛望话很少。

  他的望仔逗起来是真的很有意思,会抓狂、会得意,喜欢强撑面子又撑不了多久,常常顺着台阶落荒而逃,跑不了多远又灰溜溜地绕回来。他脾气很好,朋友不管隔了多久找他,都能热络地聊。

  他是真的爱发微信、也是真的爱睡懒觉。

  同事感叹说盛望成长飞快,自愧弗如。江添却只看到那个明亮张扬的少年一层一层给自己裹上壳,把那些和煦的、柔软的、炽烈的东西都封到了最里面。别人都在夸赞,他却只有心疼。到了后来酒劲一催,浑身上下都难受得厉害。

  项目组的接洽人员给他们安排了住处,就在合作学校里,条件很好,一人一屋。江添被推着上了返回住处的车,一进后座便拧着眉闭上了眼睛。

  结果刚开没多久,不知谁放下了车窗,深夜寒风一吹,酒劲散了一半。江添忽然睁开眼睛,扶着前座倾身对司机说:“停下车。”

  教授已经睡着了,同门从前座转过头来问:“干嘛了?想吐啊?”

  江添说:“有点事。”

  “那让车送你一下吧?”

  “不用,回头我自己叫。”

  江添在其他人的疑惑中下了车,大步往回赶,回到包厢却只看见收拾杯盘的服务员。他问了路又匆匆下楼去往露天停车场,刚绕过墙角,就看见盛望拉高了围巾,冲同事打了声招呼。

  夜里的温度很低,盛望说话的时候,鼻尖前有一片浅淡的白雾,跟他的肤色一样。他摆了摆手,头也不回地钻进车里。车身顺着弯道滑出去,转眼便没入了茫茫夜色中。

  那一刻江添忽然意识到,盛望再也不是那个喝了酒会乖乖呆着等招领、强行拽着他走直线的男生了。

  很快弯道里又拐出去一辆车,偌大的停车场只剩下他孤身一人。他在深浓寂静的夜色里站了很久,心脏被一种情绪缓慢又汹涌地填满,胀得生疼。

  他以为自己带着刺走远一点,盛望会被扎得少一点。却没想过自己隔了太久才回,一时间已经摸不到那层坚硬外壳的开口了。

  他开始后悔了。

  这个城市他很陌生,却是盛望生活了很久的地方。灯火通明,人声鼎沸。

  他以为这是对方所喜欢的热闹,但他在这份热闹里把他喜欢的人弄丢了,他只有最原始的地图,不知要从哪里开始找。

  大学校园到了夜里也不会太·安静,附近的烤翅店、火锅店人满为患,路上多的是从图书馆出来的学生。跟以前的附中不一样,跟他在国外住的地方也不一样。

  江添经过的时候会看几眼,想象盛望是不是也曾在某张桌前吃过饭,跟谁吃的?还那样挑食么?

  这次的项目期很长,他把猫也带了过来。动物对陌生的地方总是很敏感,以往他只要一进家门,那只猫必定会蹲在鞋柜最高的一层,探头探脑来蹭他的手。今天却不知藏到了哪个角落,半天也不见影子。

  他倒了食物和水,脱了外套在沙发上坐下,等了好一会儿才看见猫崽子从没来得及扔的纸箱里伸出头,警觉地盯了片刻,颠颠跑过来。

  他挠着猫下巴,摸出手机犹豫片刻,给赵曦打了电话。

  *

  盛望喝了酒会犯困,再加上之前连轴转,回家倒头就睡了。明明难得睡足八小时,第二天起床去公司却挂上了黑眼圈。

  张朝被他吓了一跳,趁着接咖啡的功夫跑过来挤眉弄眼:“干嘛了你?怪吓人的。”

  盛望给自己排满了事,一副忙得不行的模样:“还能干嘛,宿醉伤身没听过啊?我酒量比你差远了。”

  “拉倒吧。”张朝撑在他桌上,死赖着不走。这人昨晚听到了惊天八卦,还没来得及品咂品咂,当事人就上车跑了,他憋了一肚子八婆劲,不倒一倒简直无心工作。

  “你这哪里是宿醉伤身。”张朝咬着杯口低下头来,贱兮兮地说:“我看你面相,比较像旧情难忘。”

  盛望:“……”

  这人真是绝了,哪壶不开提哪壶,还提得人恼不起来,因为一针见血。但这话其实也不对,有了新人才能叫旧情,盛望压根连这个流程都没有走过。

  “还真被我说中了?”张朝这个糟心玩意儿饭局上是个人精,到了这种时候又不会看人脸色了,顶着盛望的逼视继续说:“那好办啊!不都说老情人见面**么?一次火不起来就多见几回,明后两天不是合作中心那边有会么?你跟我一起去呗。”

  呗什么呗。

  盛望顶着一脑门官司,调出行程安排给他看:“看见没?我明天出差。”

  说完他又忍不住补了一句:“一周。”

  无意识表达了强烈的不满。

  “那真是造化弄人。”张朝摇着头感叹,“但也没关系,你不是有人微信么?聊啊!随便找点什么事,一旦开个口子不就说上话了么,说上了后面不就顺理成章了么。”

  这人自己单身三十年没搞过对象,也不知道是不是憋疯了,格外热衷于撮合别人。讲起理论来一套一套的,就是从没亲身实践过。

  盛望再次被戳了痛点,抓起一个文件夹反手把他抽走了:“你懂个屁。”

  八卦捣乱的人跑了,盛望目光回到电脑上,盯了好半天一个字也没看进去,索性自暴自弃地重重靠回椅背上。手机端sm..

  很久以前他想着,他跟江添之间拦着的东西只要一天没消,走得再近也是徒劳无功。可真见到人了,他就根本顾不上那些所谓的“理智”了。

  他看到江添的手指只想抓上去。看到喉结,只会想到当年被他亲得发红的样子。看到每一处地方都在想:这些以前全是我的,想怎样都可以。

  分开的那几年,想念是一种执拗的习惯。真正见到了才意识到,他是真的……很想江添。疯了一样地想。首发..m..

  但他找不到那个口子了。

  其实张朝说得没错,随便找点什么,一旦开了口子就都顺理成章了。可他最大的问题就是找不到那个口子。

  他花了好多年给自己一层一层裹上壳,应对这个应付那个,等到见了江添,他却忘了怎么卸下来了。

  他想见江添,想跟对方说话,又怕见了面无话可说。他躲在壳里翻翻找找,却不知道哪样才是江添熟悉的他。

  如果每次见面都是生涩的,那“旧情”只会在不断的失望中慢慢耗尽,那才是他最怕的。

  盛望掏出手机,点进那个多年置顶的聊天框,盯着空白界面看了很久,又一字未留地退出来。他烦躁地仰在椅子上,直到手机又震了几下才垂下眼应付工作。回完几条信息,他顺着屏幕往下滑了几道,这才想起来昨天张朝推的名片还没加。

  张朝很贴心,每个微信名片下面都附了人名,免得他对不上号。盛望一一发去申请,然后看到了最末端的一条提示。

  盛望动着手指给张朝回道:怎么还有一条撤回?撤了什么?

  张朝刚巧抓着手机经过,冷不丁看到一个空白头像跳上来惊了一跳。当初刚工作的时候,盛望的头像还是一对大白眼,昵称也很凶。张朝看不下去,委婉地提醒了他一句,说顶着大白眼回客户回老板都不太合适,最好换一下。

  他不知道盛望究竟有多喜欢那双大白眼,反正对方换得不情不愿,换完之后连续几天心情都不怎么样,于是他把未说出口的建议又憋了回去——他不觉得一片空白的头像和“?”这样的昵称比原来好多少。

  他到现在看到那片空白还觉得自己网络有问题呢。

  张朝回复说:撤回了你的旧情难忘,你不是有他微信么?

  ……

  哦

  张朝看着他的回复,莫名心情复杂。他是没谈过恋爱,但年少无知的时候也暗恋过那么一两个人,知道那种抓心挠肺的感觉。一方面是媒婆心作祟,一方面是因为欣赏这个弟弟,张朝作为旁观者恨不得替他扯个红线,就是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扯。

  愁啊,愁死了。

  张朝在那儿替皇帝着急的时候,皇帝自己怂去了外地。

  盛望看到出差行程的时候还有点烦,但真让他去找江添他又想不出什么理由。他转悠半天,想到江添要在这边呆半年,忽然定下心来,收拾了行李第二天就跑了,一杆子把自己叉到了广东。

  他在机场刚落地就接到了赵曦的电话,对方说:“弟弟,救救你曦哥。”

  盛望在那等行李,听得一头雾水:“怎么了?”

  “老赵同志最近更年期更大发了,比老太太还啰嗦,一人顶一个养鸭场。我跟你林哥准备出来避难,后天不就31号了么?我说我俩找你去跨年,你考虑收留一下。”赵曦估计被烦伤了,语气非常麻木,“你是不是住在石景山那块?哪个小区,给个门牌号,我跟林子到时候投奔你。”

  盛望哭笑不得:“曦哥,我在广东出差,回北京都3号了。”

  赵曦:“……”

  盛望沉默了片刻,犹豫着要不要跟他提一句江添回国了。转而又想江添自己肯定有安排,他没必要越俎代庖,于是聊了几句便挂了电话。

  他不知道的是,赵曦刚挂电话就给江添发了消息:出差一周,地址没问到,你要不打个的去广东追人?

  江添:……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