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鉴宝宗师 第18章 宝鉴幻境

小说:都市鉴宝宗师 作者:林枭章静怡 更新时间:2021-07-22 14:19:11 源网站:网络小说
  脑海中一阵轰隆钟磬,极品宝鉴开启,鉴宝篇。

  林枭的髓海中顿时升起一片白雾,林枭透过白雾看到了山水,花鸟,飞禽。

  五颜六色的笔墨散落在山水画面中,突然林枭瞳孔剧缩,此刻的他竟然能够看到树上的细蝇轻轻

  挥动着羽扇。

  水中鱼虾的须毛也看得一清二楚。

  视野乍现,林枭飞到了空中,映入眼帘的是山川大河,星辰日月。

  有山脉潜行,江河涨落。

  仿佛此刻世间所有的万物在林枭眼中都显得无比清晰。

  就在林枭还在享受这种神奇的感觉时,噔的一下!

  林枭又回到了现实,此刻的林枭眼中精光熠熠,浩眸闪动。

  再看向眼前这幅七尺大的山水画,虽有高山流水,却山不灵,水不深。

  无山中仙人之意,水中游龙之感。

  好家伙,这极品宝鉴也太牛了吧!林枭心中狂喜,对比赛胜利的信心极大。

  接着顺着感觉一连看了十几个书画,也不乏有精品之作,可却也是只有其形,未有其意。

  林枭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负手缓缓走向旁边一副八大山人的荷石栖禽。

  还未细看,林枭突然眼神剧变!

  将身子向前倾了倾,定睛看了一看。

  随后心中狂喜,果不其然,就是这幅了。

  这幅八大山人荷石栖禽,在众多画像中最为清奇黑白泼墨。

  以笔为书,以书为画,恣纵清逸,荒凉高远。

  取静中之动,采鸟儿颇然生机。

  四屏五尺显磅礴气力,此刻的林枭感之山人的悲之廖,叹之廖。

  混混笔墨,彰显山人还俗之后的高远境情,让身处现代的林枭深有感叹。

  知道这幅画作是传世之宝的林枭不急不慢地继续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继续在书画间盘旋,只是时不时地朝着台下的章静怡投去一个舒心的笑容。

  而此刻的四长老则是盯在一幅齐白石的啸天将军图上,四长老对于白石老人有着很深的研究,眼前的这幅啸天将军图。

  老虎富有神韵,无脸而却显其威,字道苍劲有力,笔笔露风,式式显神。

  这纸张近处细看也是符合白石老人常用的生宣纸。

  “白石老人果真是国画大师,这着笔力道,力透纸背的渲染感都拿捏得恰到好处啊。”

  四长老年轻时也是白石老人的狂热粉,家中藏画也是数不胜数。

  自认为很了解白石老人的四长老,再没有像鉴赏其它书画一样的细心。

  布满皱纹的脸上洋溢起一丝笑容,眼神与林枭对上。

  两人相视一笑,都坐回各自的座位,等候裁判的评判。

  “我看这次林枭是输定了,别看他现在还在笑,估计是随便找了幅画勉强撑面子呢。”

  “我看不像,林少爷不像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简单,说不定会给我们带来惊喜。”

  台下观众有一句没一句地讨论着。

  “鉴赏开始!”

  一声清脆有力的声音落幕,四五位虚发花白,身材佝偻的老者带着眼睛走上前来。

  “那是欧阳老先生,书法席会的荣誉主席。”

  “你们快看,那就是王息清大师,丽都久不出的山水画大师,怎么把他也请来了。”

  整个大厅由着几位大师裁判的到来而到了**。

  几个大师拿着放大镜左看右看,为首的一位头发斑秃,须发花白的老者在看到了林枭选的八大山

  人的荷石栖禽后,顿时眼睛亮了起来。

  双手微微颤抖,早早已过不惑之年的他竟然脸上多了一丝紧张。

  “这幅八大山人的荷石栖禽是一副真迹!”

  这幅荷石栖禽,是实打实的写意派。

  立轴高且直,特色鲜明,荷叶神态符合标准。

  从笔墨纸张,笔画勾勒,大写意的特点来看,的确是正宗的八大山人真迹。

  按照以往八大山人的书画价格来估算的话约为五百万一尺,五尺的话就就是两千五百万。”

  此语一出,场外的观众全都倒吸一口凉气。

  嘶!两千五百万,林枭又赌对了一次。

  “我就说咱枭爷牛气,我就说咱枭爷威武,你们都不信,现在啪啪打脸了吧。“

  台下的一位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在那叫嚣着:“枭爷威武,枭爷威武!”

  赵泰和夏明脸色阴郁到了极点,赵泰用手挥了挥,手底下几个彪形大汉大刀阔斧地将那男子抬了出去。

  “枭爷,你永远是咱偶像~,诶,你们干什么,别碰我,啊~,现在可是法制社会,诶,兄弟别打脸~”

  台下的章静怡看到这一幕实在忍不住噗嗤一下笑出来了,台上的林枭看到这边的章静怡也不由得一愣。

  世间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女子,连台上的夏明赵泰等人也被章静怡的笑所颠倒。

  “这林枭就是牛呀,先后赢了两把,身边还有这么美的女人,真是羡慕呀。”

  台下的纷纷朝林枭投来羡慕的眼光,其中还不乏几个富有敌意的。

  接下来裁判们转到四长老选的这幅白石老人的啸天将军图,

  白石老人可是书画界的大名人,特别是近代,更加被人们所推崇。

  “不错不错,字道苍劲有力,勾线也是浑然天成,是白石老人的手笔。”

  一位裁判摸着长长的胡须慢慢说道。

  “嗯,嗯,老虎回头无头似有头,无形却存神,只怕只有白石老人才有这样的手笔了吧。”

  另一位站在一旁的裁判附和道。

  “厉害啊,不愧是书画大家,四长老的眼界还是高啊,白石老人的画,这下林枭就算是真迹也是要输了。”

  底下观众窃窃私语道。

  四长老听着裁判和观众的话后,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丝常人不易发觉的微笑。

  就在大家都以为这就是幅白石老人的真迹时,又从远处裁判席上传出来一句话:“这幅啸天将军图乃是仿品,是临摹伪造的。”

  临摹伪造?这有的裁判专家都说是真迹了怎么是伪造的了。

  大家都对这一消息感到震惊。

  但是林枭此刻却依旧是云淡风轻,仿佛这幅啸天将军图是真是假与他无关一样。

  “大家请看,仿品书画的历史流传已久,有同代人的仿品,也有后世之人仿古人的。

  但是仿也分水平,有的仿的水平很低,一眼就容易查断。

  而有的却是真假难辨,以齐白石为例,他有众多儿子或女儿。

  长期跟其父学习书画,他们之中有的人学得很精,已经跟其父学到了其精髓。

  所以能够以假乱真,这被称之为门内假。

  而这一幅就是水平极高的门内假。”

  此话一出,众人纷纷都没了声音。

  四长老面色顿时变得更加难看不堪。

  赵泰和夏明听闻赶紧对其中裁判眼神示意,当中一个裁判站起来对着众人说道:

  “这幅啸天将军图,虽然不是白石老人的真迹,可是临摹伪造的技术却能以假乱真,甚至与真迹已无一二,真假兼备。”

  而后顿了顿说道:

  “因其艺术造诣已直逼白石老人当年的水平,甚至很有可能就是白石老人的后人所作,所以这幅啸天将军图的价格虽没有真迹那么高,却也低不到哪里去。

  按照之前这幅啸天将军的拍卖成交价是3200万,扣除一部分价格,最后结果也应在2000多万左右,与林枭的八大山人荷石栖禽估价相差无几,因此这局判平局!”

  话音刚落,观众席上闹声一片。

  众人都对这判断结果深感不公,四长老也是满脸涨红。

  书画鉴赏完全就靠阅,想不到自己浸**画多年,到头来却输给了一个毛头小子。

  林枭对于裁判的评价不置与否。

  按照赌约,双方平局,四长老不用切手指。

  四长老也是察觉出来了不对劲,看了一眼赵泰和夏明的方向。

  赵泰和夏明碰到到四长老的目光,故意低着头躲避,四长老已经明白了一切。

  四长老本就是心高气傲之辈,惹不得艺术上的半点作假,现在竟然自己却要靠着偷虚作假才可以

  打成平局。

  实在是没有老脸继续比赛下去,望着场中意气风发的林枭,狠狠地骂了一句:

  “小伙子,不要自认为懂一点书画知识就什么都懂了,以为赢了我就很厉害,比老头子我厉害的人这个世界上多了去了。“

  “那就多谢四长老的教诲了。”

  林枭笑了笑。

  随即,四长老冲着林枭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其实此刻四长老已经没有太多对林枭的敌意,对于两次都能赢他的林枭,心中还带有一丝赞赏。

  望着四长老慢慢离开三楼,林枭耸了耸肩,一副满不在意的样子。

  随后走到观众席赵泰夏明的面前,挑眉嘲笑道:

  “你们不是要跟小爷我赌嘛,怎么就这么点本事,你们要是不拿点看家本领出来的话,可就真要输的一败涂地了。”

  林枭随即大笑离开,只留给赵泰夏明一道潇洒的背影。

  “第一局鉴宝比赛双方平局,双方选手休息10分钟,第二场瓷器类鉴定马上开始。”

  红衣旗袍女子敲响了铜钟,宣布着接下来一场比赛的倒计时。

  林枭缓缓来到章静怡身旁,笑着对她说:

  “怎么样,没让你失望吧。”

  章静怡抬头眉目轻转,面露喜色对着林枭说道:

  “林枭你怎么猜的那么准,好厉害呀!”

  林枭笑着说道:“别急,接下来才是好戏真正的开始,等着看我表演吧。”

  “没想到林家少爷居然真的赢了四长老。”

  “是啊,林家少爷果然不简单。”

  四周一路以来的看客此刻已经对林枭这个纨绔子弟印象大改观。

  “妈的,这林枭到底走了什么狗屎运,什么时候变这么厉害了。”

  此刻台下的赵泰脖子上青筋暴起,咬牙切齿道,吓得一旁的侍女不禁水杯翻倒打碎一地。

  “废物!都他妈的是废物!滚,都给老子滚!”

  暴怒的赵泰冲着身旁的侍女拳打脚踢,却没人敢前来阻拦。

  本以为多年来对林家的努力打压,加上之前的做局,眼看就要把林家瓦解。

  没想到关键时刻这个败家子林枭跳了出来,还一连赢了他们几次。

  暴跳如雷的赵泰继续殴打着一旁的侍女,把所有恶气都发在手下人身上。

  “够了!”

  一旁的夏明面色阴郁地说道。

  赵泰听到夏明发话,停下了手,双眼被血丝密布着盯着夏明。

  夏明双手敲击着桌面,脸色阴狠道:

  “赵泰,去把药老喊来!”

  啪嗒,黄花梨桌面上怦然裂开!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