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真的太美味了 第1章 人人都想得绝症

小说:末世真的太美味了 作者:张伟刘浩 更新时间:2021-07-22 14:19: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1章人人都想得绝症

  离人们开始变得美味起来,仅仅还有22小时。

  22小时后,吮指原味人腿,宫爆人丁,煎人排,烤人肉......光是想一想,就让大家开始流口水了。

  嗯,当然,生吃才是大众接受度最高的方式,毕竟,没有多少人能在食材的浓香里,坚持等到食材熟透。

  此刻,新蓝星上,某个往日热闹的街道上,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路人。

  无一例外,他们都戴着蓝白相间的一次性口罩。

  不要误会,不是人们不敢出门,或者人都死光了这种可怕的事情。

  嗯…大家都忙着在市内的各大广场上或者药店外,排队注射“初爱2号”,这种事情......可不仅仅只是“可怕”二字就足以形容的。

  自从半年前,一种变异的流感病毒在全球扩散后,每隔一段时间总会有几个癌症患者身上的癌细胞离奇消失,经过大量的实验观察表明,这种病毒,在特定的情况下,会主动吞噬人体的癌细胞,像益生菌一样反哺人体,不对人体造成其他的损害。

  “初爱”,应运而生,制造简单,原材料丰富,不仅可以抑制癌症,还可以提高身体素质,少部分人注射后加快伤口愈合,愈合速度肉眼可见。尽管原理没搞清楚,效果也好到不科学,但偷偷尝试的人却依旧很多。

  既然病毒吞噬癌细胞好处这么多,那干嘛不人为催生癌细胞呢?

  仅仅两个月后,在各国数万次的实验数据证明安全的情况下,“初爱2号”诞生!

  如果说注射“初爱”的人身体仅仅只是增强的话,那么注射“初爱2号”的人简直就是超人了,人们注射后身体素质增加明显,气力加倍,抗打击能力增强,拥有超级自愈能力的人也越来越多,而且重复注射效果更好,见效更快!

  很快,全球普及,大到市值百亿的制药公司,小到投资几十万的作坊,马力全开。制约注射速度的不是产量,而是排队的时间。

  新的时代即将来临?

  “爸!妈!我最后再说一次,晚几天再注射也来得及,现在大家都在到处排队注射,量这么大,大大小小什么公司的产品都有,谁知道有没有什么假冒伪劣产品?咱们赶紧赚点钱才是正紧的,随便弄一个餐车卖卖盒饭早餐,咱们家都得发财。况且谁又知道“初爱2号”有什么副作用没有?这东西从开始研发到现在总共也才不到两个月,按正常流程都不可能开始临床使用,现在就开始全球普及了,真的很冒险的。”一个高中生站在门口,张开双臂拦着自己的父母,不让他们出门。

  “嘿,你个小兔崽子,中邪了是吧?昨晚上你不还因为没排上队急得跳脚吗,咱们家里就你最着急?睡一觉就开始拦着我们了?危险,有什么危险?全世界的专家都是傻子,就你最聪明?你才读几天书?”父亲显然被自己的儿子气的不轻,怒视着眼前突然变得有些陌生的儿子。

  “张伟,你这么大个人了,怎么就这么不懂事呢?这可是我们托了好大的关系,才抢到的注射名额,一人好几百呢,错过这个机会,咱们一家人真等国家发的,光第一支都排到后天去了,第二支有没有都还不知道!”母亲也是有点恨铁不成钢,这孩子平时任性就算了,这牵扯到上千块的东西和人情,可不能随着他任性。

  “赶紧收拾东西跟着我们出门,隔壁老王头一家子,仗着家里关系,五天前就注射过了,什么问题都没有。气力足足翻了一倍,现场割了一道三厘米的口子,十分钟不到,连个疤都不剩!你有什么好不放心的?再拦着,老子非得收拾你一顿。”父亲说着就抄起了一旁的扫把,还瞄了瞄张伟的**......

  好多年没打过了,有些手痒!

  张伟忽然叹了一口气,神情麻木地盯着自己的父母好几秒,在父亲的扫把落在身上前,放下了双臂。

  四个小时了,张伟凌晨五点从床上惊醒之后,他就一直再用各种方式阻拦劝自己的父母不要去注射“初爱2号”。点火烧厨房,把家里翻得乱七八糟,模仿进了小偷......

  苦口婆心,又骗又劝!

  一切都没用,“初爱2号”的诱惑力,远不止他的实际功效那么小,除了本来就有的增强身体素质和增强自愈能力以外,什么高血压,关节炎,甚至是yw和zx,统统都能治,仿佛包治百病。

  谣满天飞,几十亿人口在这段时间痊愈的疾病,功劳全都算在了“初爱2号”头上。官方甚至都无法辟谣,毕竟至今专家们都没搞清楚这病毒是如何吞噬癌细胞并反哺人类的。短时间内,肌肉量不增加,力量翻一倍?自愈速度加快1000甚至10000倍?

  这不科学!

  鬼知道这东西是不是真的还有未知的功能?临床试验毕竟太少,时间也太短。

  今天之前的张伟也是“初爱2号”的狂热信徒,1米4的同桌玩灌篮,足球杯的班花秀胸口碎大石,你叫他怎么冷静?

  他甚至激动得流了鼻血!

  或许是被白天流得太多鼻血吓着了,或许是临睡前在外网翻到了一些可怕的“吃人怪物”谣,又或许冥冥中真的有什么未知的东西。

  他在昨晚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噩梦,异常真实,不仅能感受到从未感受过的剧烈疼痛,还能看到阳光下空气中飘荡的尘埃。

  有在残肢断臂里桀桀怪笑的怪人,也有在太阳下站着一动不动浑身长草的怪人,还有能分娩出几十斤小怪物的男性怪人。

  看起来好像很正常却又在用大锅烹人的普通人,好像不正常却又站在人群中央接受膜拜的丑恶巨人。

  恶臭,鲜血,污浊,嚎叫,死亡......

  仿佛过来了几个世纪那么久,张伟的噩梦终于结束,满身大汗的他,终于恐慌了起来,不仅仅是因为梦里见到的场景,也因为自己在梦里所做的事情。

  可是梦里的东西连他自己都是半信半疑,又怎么指望别人相信呢?

  “行,我出去办点事。”说罢,张伟不给父母拉着自己一起去注射的机会,转头跑向了外面的街道。

  手里还有之前攒下的一千多块钱,这钱不多,买不了好的求生工具,买食物的话,晚上回家也不好交代,张伟决定找家里开特种金属定制厂的同学“刘浩”定做一些武器,最好是再做一些防具,但他这点钱不一定够,法治社会,别人也不一定给他做。

  “一定要开门啊!”一路上,张伟看着街道上十店九关的情况,眉头紧锁,这种大家都不工作,四处去排队注射“初爱2号”的情况已经持续了好几天了,甚至还有越演越烈的架势。

  “喂,刘浩,你今天还在抢货吗?我找你有点事。”张伟掏出父母替换下来送他的二手手机,决定先打个电话问问。

  “嘿,是伟哥啊,我昨天就没抢了,现在家里屯了好几十只,我家请的阿姨她学过护理,可以在家里注射,足够我们全家用了,我现在在郊外厂区呢,咋样,你抢到了吗?力气大了多少?可以快速自愈了吗?是不是也想找我做装备?全身的还是只做武器?”刚一接通,电话那头就传来了刘浩连珠炮似的发问,声音略显激动,显然不缺钱的他,正在兴奋于自己身体的巨大变化。

  张伟倒吸一口凉气:他怎么知道我想做武器装备?也?难道还有其他人跟我做了同样的梦吗?

  “刘浩,你也做那种梦了吗?你还帮哪些人做过武器装备?”思量了一下,张伟考究了一下用词,略显谨慎地回问道,并没有回答刘浩的其他问题。

  “那种梦?嘿,注射这玩意儿还能做梦的?没听说过呀,我这几天做的装备多了去了,知道我家做这行的熟人这两天基本都问过我,谁没个大侠梦超人梦什么的,有些还想做代理,不过可惜,现在这东西在咱们东华国不能乱做,管得严,我只敢私下做一点。咱们班的就有小胖,班花,篮球队的阿杰两兄弟在我这人定制过,待会儿他们应该会一起过来取,你是不知道,班花居然找我做了两个一百多斤的大钢锤,那场面光是想一下我就觉得贼**......”

  刘浩喋喋不休地说了好长一段,不过在张伟在推测出并非所有人都做了那个诡异的噩梦后,迅速丧失了聊下去的兴趣。

  “咳,打断一下,你有报价单吗,发我一个,我路上先看看,待会儿到你家再聊。”张伟脑袋乱糟糟的,昨夜噩梦的阴影还在,没有办法顾虑太多。

  “你都过来啦?行,报价单发你微信了,看在同学的份上,上面的报价通通再打个七折,不过这报价单可不要外传啊,不然我家会有些小麻烦。”刘浩也是个耿直人,二话不说就把利润让了一大半,小把柄报价单也是毫不犹豫地交到了张伟手上,也不奇怪,都是相熟的同学,基础的信任和情谊还是有的。

  “好贵!家里的菜刀不是挺便宜的吗?”张伟看着微信上的报价不禁咂舌,一大堆专业名词和参数他根本看不懂,不过按刘浩的介绍,他这一千多块的预算,如果只考虑杀伤力和实用性的话,也就能做一把1米2的大马革士钢狗腿刀和一具ti钛合金的单手护臂。

  张伟不知道的是,按刘浩家的制造工艺,用这材料给他做东西,这价格基本算是半买半送了。此刻正绞尽脑汁想着接下来怎么砍价,到时候除了装备还能剩点钱买点其他的什么东西。

  也是刘浩不懂经商,让了利还没落下人情,门外汉可不懂行情,让再多利别人也会觉得是在照顾你生意。

  思虑间,张伟为了节省时间已经跟着导航抄近道,步行到了一条冷清破旧的小巷里,没办法,这几天根本打不到车,好在距离也不算太远,到刘浩家近郊的厂区走近路大概也就一个半小时左右。

  巷子不宽,两边的老楼房很高,光线不太好,长满了青苔,一堆杂物上甚至还有一具小猫新鲜的残破尸体,正滴答滴答地流着血,看样子被什么东西暴力撕扯过,像极了虐猫事件!

  张伟回想起梦里的场景,感觉双腿直发软。

  忽然!几滴不知名的温热液体落在后肩上,张伟吓得浑身一抖,有些僵直地转过头去。

  “咯咯咯哒!”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神色怪异,嘴角滴着口水的肥胖男人正突兀地站在张伟背后,贴得很近,嘴里还发出奇怪的低沉声音。

  张伟尖叫一声,被吓得连退三步,没把握好重心,一**坐在地上,站起身想跑却发现退路已经被杂物和肥胖男人封死了。

  随手抄起一根不知道结不结实的木棍,也没注意到上面还有几个生锈的钉子,眼睛紧盯着肥胖男人,满脸凶狠。表面一副随时准备暴起发难的样子,实则慌的一匹!

  “大白天的叫什么叫!年纪轻轻的身上连个瘤子都没有,懂不懂礼貌?”肥胖男人大概也是被张伟的过激反应吓到了,神色虽然依旧怪异,但好歹还是说的人话。

  “???”

  白天不能叫,难道晚上叫?两个陌生人一见面就滴口水到对方身上,还嫌弃对方身上没有瘤子,这叫哪门子的礼貌?

  张伟缓缓起身,没空吐槽对方的虎狼之词,直接用棍子恶狠狠的顶在肥胖男人身上,一不发。像是人狠话不多,其实大脑基本处于半宕机状态,也不知道说点什么。

  光看体型自己就不是眼前胖子的对手,自己不过是个170cm,55kg,180mm的普通高中生而已,对方却是一个目测体重在160斤以上的肥胖成年男人,还大概率已经强化过身体素质了。

  “你拿棍子顶着**嘛?想打架啊?有病!”肥胖男嘴上放着狠话,身体却十分自然地转头朝着巷子外走去,甚至很怂的在走了一段路后,跑了起来。

  自从“初爱2号”面世之后,谁都没法从一个人的外表简单地推算出一个人到底有多少的战斗力,因为每个人注射的量不同,体质不同,身体素质强化的水平自然也各不同,很显然,这胖子不想冒这个险。

  “他怎么知道我身上没有瘤子的?ct机成精了?还有那喉咙里发出的声音,绝对有问题!”见胖男人走远,终于冷静后的张伟回想起刚才的一幕幕,越想越觉得怪异。

  “我要稳稳的幸福,能抵挡…”思虑间,张伟手机**响起,晃一眼看,居然是自己老爸打过来的。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