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之绿茶她香且软 宠,无爱

小说:穿书之绿茶她香且软 作者:佾舞生 更新时间:2021-07-22 14:23:3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奴婢紫苏见过姑娘。”

  “奴婢白芷见过姑娘。”

  两个青衣姑娘向霍水儿行礼,这便是太子送给霍水儿的两个婢女了。

  “免礼罢。”细嫩白皙的手指敲打着桌面,“咚咚咚。”

  霍水儿思量了一会儿,“你二人今年是什么年岁?各自擅长些什么?”

  “奴婢紫苏,年初刚满二十。”紫苏生得一张圆脸,看着很憨厚。“自幼学习医术,医毒不分家,识毒,制毒,用毒,解毒也有所长。”

  白芷看起来略有些瘦,但是行走间很干练,霍水儿猜她会些功夫,略微询问还真是如此,“奴婢自幼习武,今年年初也刚满二十。”

  霍水儿温柔得笑了,“你们年岁与我接近,既然太子哥哥特意将你们送到我身边作伴,倒很不必拘束,我院子里比较简单,红荔跟我时间最久,平日房里的事都是她负责,你们今日起也跟她一样,领一等大丫鬟的例,紫苏,你便负责膳食,书房里的一应事务。白芷不必管旁的,出行我必带着你。”

  她停顿了一下,“你们现下就去各自的房间休息一下,今天倒是不急立刻上值,熟悉一下环境吧。”

  紫苏和白芷自是应下不提。

  红荔看霍水儿有些头疼得靠在椅子上,轻柔得替她揉捏着太阳穴,霍水儿舒服得呢喃出声,“红荔,往后有些话,该说的与不该说的,你要分清。”原主这丫鬟忠心有余,太蠢笨了些,现在还不是得罪季渊的时候,务必要敲打好了,尤其是季渊送来了两个婢女,不仅不能防,还要用,才不会触怒季渊。后路没安排好之前,一切都不能出格。

  红荔自知早上的话让霍水儿不悦了,立马跪在地上请罪,“奴婢之前猪油蒙了心,才在姑娘面前胡言乱语,往后定然不会了。”

  说完,她还磕起头来,在地上发出“砰砰砰”的声响。

  霍水儿看她一脸愧疚和悔悟,心里还是知道,这毕竟是原主的贴身婢女,忠心可靠,以后很多事还是只能放心她去办。于是伸手将她扶起来。

  “你自幼跟着我,如同半个姐姐,我信你的心是好的。”

  红荔因这句话红了眼眶,她五岁起被卖进府里签了死契,由霍水儿的奶嬷嬷桂嬷嬷亲自调教,六岁到霍水儿身边伺候,桂嬷嬷在那一年遭后院暗算被赶到庄子上去了,此后十几年,她们主仆可以说是相依为命。

  擦去红荔眼角的泪,霍水儿道,“即便现在又来了紫苏和白芷,我还是倚重你的,院子里许多事都得要你过问才是。”

  红荔点头,“太子殿下送了两个婢女与姑娘,看起来,也不像是冷心冷情的。”言外之意就是霍水儿有戏。

  霍水儿却不以为意,太子如果早就钟情原主,怎么肯和苏玉订婚,都是男人的劣根性罢了。看着很上心,实际上是有宠无爱罢了。

  “太子哥哥说,日后若是有难办的事,大可以知会她们,她们再告知太子哥哥。”言下之意就是,紫苏和白芷也有监视霍水儿的作用,红荔心下了然。

  霍水儿把玩着团扇,突然直起身子,“红荔,你去把那匣子拿来。”在她的记忆里,原主很看重这个匣子。

  红荔一愣,匣子?莫不是夫人留下来的?后者点了点头,她便转身到房里衣橱前,将地上的砖搬开,从一个暗格里取出了一个物件。

  是个黄花梨木的盒子,做工实在精致,仔细看上面的花纹繁复,寓意美好,打开来还有若有若无的檀香。

  里面平铺着数额巨大的银票,霍水儿拿起来点了点,有三百万之巨。

  红荔看她盯着银票出神,出声道,“桂嬷嬷走时特意与奴婢说了,里面是夫人留给姑娘的东西,务必要看顾好,待姑娘长大了,也算有个傍身之物。”

  三百万银票,霍水儿看着上面鲜红的章,怔怔出神。

  原主的母亲是原来太子之师张太傅之女,出身显赫,嫁给当时还是四品官的霍罡绝对可以算是下嫁了,成婚之后夫妻还算和谐,但是几年也只得霍水儿一女。

  不久之后太子被废,张家所有在朝为官者全部被罢免,张氏一族满门清贵化为乌有,张太傅举家迁回金陵本家,张家这十年再无参加科考之人,虽然说祸不及出嫁女,张氏最后还是郁郁而终。张氏去世后,霍罡虽然没有续弦,但是却一直往房里抬小妾,现在霍府有二十房小妾,古怪的是,没有一个妾室生得出孩子,所以外面都传当朝丞相不举。

  张氏一族曾经声名显赫,作为出嫁女,留给女儿三百万银票倒也不是什么稀罕事,霍罡虽然不管后院的事,也不曾对这个唯一的女儿表示过什么特别的关心,但是张氏的陪嫁铺子都没有让别人染指,霍水儿及笄之后全部移交给了她,连同后院的管家权。

  霍水儿总觉得那些陈年往事有蹊跷,又不知道是些什么问题,现在只好先放下。

  “红荔,桂嬷嬷如今情况怎么样?”桂嬷嬷被赶到了庄子上,但是霍水儿掌管后院之后便将她接到了外面一处单独的宅院,还找了几个丫鬟伺候着,时不时会去看她。

  红荔答道,“奴婢前些日子才去过,嬷嬷身体康健着呢,就是时常念叨着姑娘。”

  “过些日子我便去看她。”霍水儿示意红荔把匣子放回去。

  鼻尖还充斥着扑鼻的檀香,霍水儿心下一动,“红荔,明日陪我去一趟城外的开元寺。”

  “奴婢也正想跟姑娘说呢,开元寺山顶的桃花开得极好,正是盛景之时,姑娘去赏花正得时宜,听说云游的静一大师也回来了,姑娘若是能得到大师的一卦,也是极好的呢。”红荔的语气里都是美好的憧憬。

  霍水儿笑而不语,她去开元寺是因为女主明日也会去,众人都以为逃之夭夭的苏玉,化身成了风流倜傥的侠客去了开元寺,救下了重伤的武林盟主,也得到了静一大师的卜算,女主日后将母临天下。

  有热闹看,那是再有趣不过了,霍水儿决定在剧情边缘疯狂试探。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