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之绿茶她香且软 偏心

小说:穿书之绿茶她香且软 作者:佾舞生 更新时间:2021-07-22 14:23:37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日午后,老太太派人请霍水儿去荣庆堂,说是有事与她说。

  老太太刚刚午睡起来,面色里还有刚刚醒来的困意,混浊的眼神飘忽不定。

  “孙女向祖母请安。”霍水儿行礼后,老太太随意得挥了挥手。

  她又坐回了椅子上。一方小小的丝帕被她捏在手里。

  朱珠这回没有抱着自己的白猫,而是捏了团扇,有一下没一下的扇着。

  饶是这样,她原来苍白的脸也好像因为夏日炎热而红扑扑的。

  朱珠一脸关切得对老夫人说,“这天真是太热了,祖母起身后,务必要饮一碗绿豆汤解暑才是。”

  “都按珠丫头的吩咐做。”老太太和蔼得点点头。

  皱纹像蛛网一样密密麻麻得分布在脸上,此刻舒展开来,老太太满意得想,朱珠的这份孝心,真是可贵。

  霍水儿也不说话,眼观鼻鼻观心的。

  老太太瞥见她那副模样,心里一阵阵不舒服,果然和她那个娘一个模样。

  老太太喝了一口温热的茶水,清了清嗓子,“咳咳。”

  继而又顿了两下,“长公主驸马要进京述职,惠仁长公主和丹玉郡主也要进京。”

  “既然如此,祖母……”朱珠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

  其实老太太早就同朱珠透露过风声,她不过是装作不知道而已。

  季渊已经同霍水儿交代过安排,她没有什么反应。只是自顾自得喝茶,看着这两人继续演戏。

  “皇后娘娘下了懿旨,宫里要办接风宴,为长公主一家人接风洗尘。”老太太老神在在得说。

  无人答话,霍水儿盯着手上的帕子,唔,这个花不错,改明儿往衣服上绣来试试。

  朱珠殷切得看着老太太。

  老太太继续道,“娘娘说了,各家命妇能带一名贵女进宫。”

  说到这里,老太太也不说话了,端起茶盏来,状若喝茶,实际上在瞧霍水儿的反应。

  结果令她很失望,霍水儿还是一副神游的样子,不像她预料得那样,来争取这个机会。

  这反应同朱珠的预测大有出入,她咬了咬下唇,委委屈屈得说,“姐姐是嫡出的姑娘,合该带姐姐去的……”

  说着说着,眼底似乎都有了泪光。

  霍水儿将目光从帕子上移开,浅浅笑了笑,不语,你既然要装大度,那便装吧,她静观其变。

  老太太将茶盏重重搁在桌上,“你珠儿妹妹需要一个让全京城的命妇和贵女认识她的机会,我看这次机会就很难得。”

  “祖母的意思是,带珠儿妹妹去?”霍水儿抬头一笑。眼神里是若有若无的嘲讽。

  老太太肯定得点点头,“是。我就准备带她去。”

  朱珠正要说话,霍水儿却抢先一步发问,“珠儿妹妹想去吗?妹妹不是说,我是嫡女,合该我去吗?”

  朱珠顿时语塞,老太太将茶盏往地上狠狠一摔,“砰”,上好的青花瓷被摔得粉碎。

  “放肆!”老太太指了指霍水儿,“没得你这样不爱护幼妹的姐姐!实在是狂妄嚣张!”

  就这样扣了两顶帽子下来吗?

  霍水儿眼神一冷,句句如刀,刻在朱珠的心上,“祖母是不是糊涂了,我母张氏是我父亲明媒正娶的妻子,唯独生了我一个女儿!”

  她一字一句得说,“任凭祖母去问哪个族老,或是去翻翻我霍家族谱,何来的幼妹?”

  这话属实诛心,完全扎在了朱珠的痛点上,她没有上霍家族谱。母早亡,父不详。

  手指狠狠地扣住椅子,关节因为用力发白。几乎要断掉。

  老太太站起来指着霍水儿,嘴里直嚷嚷,“反了反了!真是反了天了!”

  “你珠儿妹妹自幼养在我膝下,即使没上族谱,也是霍家正经的姑娘!”老太太厉声说道。

  “祖母,您忘了?是表姑娘。”霍水儿出言提醒道。

  不等老太太说话,她突然接道,“哎呀,我忘了。”

  女子笑得格外嘲讽,“在祖母的心里,表姑娘才是霍家正经的姑娘,而我这个名正言顺的嫡出小姐,怕是什么都算不上吧。”

  “你既然有自知之明,就该老老实实的,不要成天兴风作浪!”老太太冷哼了一声,不满得说。

  得,又扣了一顶帽子,“请祖母教导,我是兴得什么风,作得什么浪?”霍水儿不慌不忙得说。

  “你若是不暗地里使心眼儿,怎么娘娘偏偏要赐冰给你一个人?”老太太喝道。

  在老太太看来,霍水儿合该低贱到尘埃里,不配受到贵人的关注。一分一毫也不行。

  “那是娘娘的恩赐!岂是由我决定的?”霍水儿立马反问,随即讥讽道,“若是祖母作为长辈,慈爱孙女,镇守后宅,娘娘自然会看到祖母的好!”

  老太太也火冒三丈,怒喝道,“你又有半点为人子孙的孝敬吗?”

  “祖母,慈爱,先有慈,才有爱。”霍水儿平缓了一下语气,冷冷得说,“您若是慈祥,我自然爱重您,您若是一味得偏心,我又何必上赶着不讨好呢?”

  “好啊,你可真是翅膀硬了!敢顶我的嘴了!”老太太一时语塞,旋即怒斥道。

  老太太指着外面,斥责道,“你去外面给我跪着!我不叫起,不准起!”

  今日既然撕破了脸皮,霍水儿也不肯轻易受这份闲气。

  她转身就往门外走,走到门口,回头漠然道,“祖母,今日我是不会跪的,那宫宴,您要带珠妹妹去,就去吧。”

  说罢拂袖走人。

  看着霍水儿的背影,老太太恶狠狠得说,“当初就该一并掐死她!她和她那个娘一样,都该去死!”

  朱珠也是满眼恨色,霍水儿的话狠狠得刺痛了她的自尊心。

  她因为过度用力,指甲竟然生生断掉了,流出鲜红的血液,格外刺眼。

  丫鬟惊呼道,“姑娘,您流血了!”

  朱珠瞪了那丫鬟一眼,丫鬟顿时噤声。

  她转头发现老夫人沉浸在她自己的情绪里,并没有发现自己的异样。

  松了一口气,将手指藏在袖子里。

  十指连心,这钻心的痛苦让她无比清醒。

  她不信有改不了的命!你霍水儿不就是出身高一些吗?

  总有一日,总有一日……朱珠闭了闭眼,我会将你狠狠踩在脚底下,让你永世不得翻身!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