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之绿茶她香且软 接风宴(十八)

小说:穿书之绿茶她香且软 作者:佾舞生 更新时间:2021-07-22 14:23:37 源网站:网络小说
  “杨家的孩子果真都很出色。”徐皇后笑着对杨淑妃说。“不愧是出身大家。”

  刚刚上台的是杨淑妃的亲侄女,以一首《咏荷》博得满堂彩。

  秦贤妃和徐皇后结盟多年,如何不懂得徐皇后的意思,立时就将自己的簪子赐给了杨家姑娘。

  等到秦贤妃家的姑娘们吟诗了,朱贵妃挑了首作《牡丹诗》的姑娘赏了只玉镯子。

  你看,就是这么奇怪……高位妃子之前总是能默契得维持一种表面和谐。

  我给你娘家人面子,你也给我这边的人一点面子。你好我好大家好,犯不着明面上弄得你死我活得,传出去多难听呀。

  这样大家都有个贤良淑德的名声。

  至于背后谁捅谁刀子,谁又劫了谁的宠,都是下面的事,桌面上,别摆。心照不宣,足够了。

  窗户纸,不宜捅破,话,不宜说满,路,不宜走绝。一向是后宫的生存之道。

  如果中途不冒个朱珠出来,杨淑妃的赏赐指不定会落到清贵家的哪个幸运姑娘身上,不过朱珠面上也是霍家带出来的,差别不大。

  徐皇后的娘家,这一代没有姑娘,均是清一色的小子。

  这会子在那边,世家子弟之间的文才争斗向来比姑娘家更残酷更激烈。

  各个都是家族寄予厚望的子弟,估计就是下一代的家主或是主力军。

  谁又会比谁差到哪里去,哪家都没有不舍得下功夫培养子弟,尤其是准备科考的,这番更是准备大显身手。

  如果能得到姜无忌一两句指点,或是几位皇子的青睐,日后仕途上会相对好走些。

  朝中有人好办事,即便这些家族各个枝繁叶茂,亲朋故交不在少数,但是普通官员的相互帮助,没有掌权者的提拔来得更直接。

  若得未来天子或是亲王看重,家族又可以保的一朝荣华富贵。

  这样的场合,十皇子季风一向是爆冷型选手,他在礼部是闲散人员,就和在皇帝心中的冷板凳常客划了等号。

  对于想要直上青云,扶摇直上九万里的人来说,季风实在是不求上进的王爷典范,谁跟着他混饭吃,谁的家族就是下一届的冷板凳家族。

  你没看十皇子的外祖父和舅舅坐在那里闭目养神吗,都没有人前去结交他们,实在是时运不济啊。

  秦家好不容易出了个皇子,居然就这么生生得废掉了。可惜啊。

  季风本人一点也不觉得自己遭受了冷遇,瞧瞧三哥,忙得连口水都喝不上,那么多人同他搭话,哪里有自己自由?

  三哥真是属实悲惨啊。十皇子看热闹似得自己干了一杯。

  酒入喉,他在心里默念道,三哥,小弟我为您默哀了。

  天色就这样慢慢暗下来,熙宁帝途中去了一次自己的丹房,这会子也落座了。

  长公主跟太后皇后聊得投入,没有很注意姜玉溜了多久,回头时看她在座位上和霍水儿说话,两个人还不像是红脸的样子,有些讶异。

  徐皇后顺着长公主的目光看过去,笑了笑说道,“孩子们都长大了,她们自己心里有数,让她们自己把握吧。我们做长辈的,说多了不好。”

  长公主一笑,“嫂嫂说得有理。”

  太后瞧了他们姑嫂一眼,淡淡反驳道,“孩子毕竟是孩子,你们还是得上点儿心,别叫同一个人拐了去。”

  这话说得实在明显,太后不喜霍水儿的事情,徐皇后深知,她不好顶撞太后,也不赞成她的看法,只能尴尬得笑了笑。

  长公主心下一顿,面上乖顺得答道,“母后说的是,不过我想玉儿也不是蠢钝之人,应该有她自己的判断力了。我干涉她太多,她性子倔得很,母后又不是不知道,怕适得其反。”

  “慢慢引导就是了,哪里有你说的这样难?”太后喝了一口茶,说道。

  长公主含笑称是,她这母亲什么都好,就是太要强了,半分亏也不肯吃。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