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之绿茶她香且软 第六十五章 只要她不受伤就好

小说:穿书之绿茶她香且软 作者:佾舞生 更新时间:2021-07-22 14:23:37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你脸色怎么这样不好?”

  季渊微微皱着眉,看着脸色苍白的季风。

  季风看了一眼他身边的霍水儿,匆匆瞥到二人交握的双手上,后者回以他微笑。

  他心下泛起阵阵苦涩,当初四人亲密无间,如今三哥和霍水儿的感情稳定发展,他和姜玉却面临一切崩盘的危险。

  “没什么。”他自顾自倒了一杯茶,即便是清茶入喉,也觉得五脏六腑都要烧起来一样难受。

  霍水儿以为他们有紧要的事情要说,连忙避开,“我还答应了姜玉要去前头寻她呢。”

  听到姜玉的名字,季风的心又是一阵抽痛。

  季渊捏了捏她的手,季风的状态实在不好,“待会儿我来前头寻你。”

  “嗯。”

  直到霍水儿的身影消失了,季渊看着一杯接一杯喝茶的季风,他颇有以茶代酒的感觉。

  “心情不好,很少见你这样了。”季渊将他手里的茶杯夺下,放在石桌上。

  男子单手握拳,一下下得锤着桌子,眼眶微红,猛得闭上了眼睛,将头埋在双臂间。

  “三哥,我难受……”

  季渊猛得将他的拳头握住,幼弟自小达观,他从未见过他这样失魂落魄的时候。

  “你和玉儿怎么了?”

  除了姜玉,他几乎想不到还有谁能让季风的情绪波动至此。

  季风埋在石桌上并不答话,只是拳头攥得愈发紧了。

  半晌,闷闷得说。

  “她说她喜欢王元礼。”

  “王元礼?玉儿怎么会认识他?”季渊皱了皱眉,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人,怎么就认识了?

  “不知道。”季风脑子里像是网了一团乱麻。

  他不知道姜玉怎么认识了王元礼,不知道姜玉为什么会喜欢他。

  “三哥,你一定要拦住她。”姜玉的火爆脾气,这么些年,她怂季渊的程度,季风是知道的。

  “我拦了这次,下次呢?”季渊看着心神不宁的幼弟。

  王元礼的父亲好像是分家出去了,两边似乎也没什么往来,一开始,他也是这样想的,可是最近一些事情,让他觉得很古怪。

  季风这才开始接近王元礼,万万没想到,居然和姜玉牵扯上了。

  “如果这次不是王元礼,如果不是因为王家水深,如果这次是一个相貌人品家世俱佳的公子。”

  季渊哪里看不到,这么些年,季风对姜玉的维护和看重,他知道幼弟的心思,以前只觉姜玉懵懂,从未戳破。

  万万没有想到,这成了插向季风心口的利刃。

  “你要如何自处?”

  “三哥,我从未对你撒过谎。”

  季风叹了一口气。

  “我刚刚有一瞬间,甚至想冲到前面去杀了那个王元礼。”他的眼神闪过一丝狂躁和猩红。

  “可是三哥你知道吗,我只是不想让她受到伤害。”

  “若她觅得良人,我自会放手。只要她过得好。”

  即便你披上嫁衣不是为我,即便你的温柔不是为我,即便你要和旁人心心相印……

  这些我都统统可以不管,只要你好,只要你能一直笑。

  “可是我真的好难受。”季风扯住自己胸前的衣服,狠狠攥在一起。

  “我会找玉儿谈。”季渊狠狠捏了一下季风的肩膀,不知该说什么。

  让季风开口向姜玉剖白心思吗?还是自己告诉姜玉,季风对她的心意。

  前者,季风生来温暖纯良,恐怕更是不愿意让姜玉有半分为难。

  若是姜玉不悦他,只是徒留尴尬而已,若是连最后关心的资格都没有了,季渊不知季风要如何面对。

  后者,感情这些事情,除了亲历其中的两个人,还有谁能代替其中一人,说出其中,刻骨缠绵的滋味呢。

  “我最近新得了几坛好酒。”季渊在心里叹了口气,只能拍拍季风的后背。“听说是藏了十几年的老窖,烈得很,很醉人。”

  季风勉强笑了笑,也好也好,灌它几盏黄汤。

  就这样一醉方休,大梦不醒才好。

  梦里,他的姑娘凤冠霞披,红烛摇曳,他们,白头偕老。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