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哥。”季风抱着两个大酒坛进来。

  季渊看着他,抿了抿嘴唇,“怎么?还想喝?”

  “什么呀。”季风将两个大酒坛放在地上,“我上回不是喝了你两坛好酒么?弟弟可不是那种光占便宜的人。”

  “你还是少喝,上回醉得跟个什么似的。”季渊微微勾了勾唇角,落笔在下面的折子上写了几个字。

  季风撇了撇嘴,往书案前的软垫子上一坐,“三哥今日叫我来做什么?”

  他随手拿起季渊书案上的一个玉兔镇纸把玩。

  这块镇纸和季渊送给霍水儿的一模一样,上回把镇纸送给她之后,季渊又找匠人重新做了块一模一样的。

  季渊瞥了他一眼,又淡淡得移开视线,“庄子上来了一批新鲜的食材,带你过去散散心。”

  “害,三哥。”季风心头一暖,将镇纸放回去,“倒是许久不见你有这样的闲情逸致了。”

  季渊将折子放在一旁,站起身来,取了架子上搭着的一件轻薄的披风。

  “那个人你查得怎么样了?”季渊一边系着披风上的带子,一边问季风。

  后者摇了摇头,面上飞快得闪过一丝烦躁,“滴水不漏,毫无进展。”

  “慢慢来,不着急。是狐狸,总有露出尾巴的一天。”季渊拍了拍季风的肩膀。

  他倒是不信,再精明和善于演戏的人,也总有松懈的一天,不可能事无巨细,一丝一毫的破绽都没有。

  “倒也没什么着急的,只是不知道他憋着什么坏,心里总是不安。”季风皱眉,叹了口气。

  “对了,朱修瑾还真就不上朝了?”季风带着几分戏谑。

  “他也就避避这几天的风头。“季渊瞧了眼树上的雀鸟,一面走一面说,”他这样爱面子的人,你叫他上朝,恐怕也是不愿的。“

  季渊的恐吓是一方面,更多的也有朱修瑾这回风评不好的原因。

  “偷鸡不成反蚀把米。“季风笑了笑,下了个结论。“怪不得楚国公最近上朝连个好脸色都没有。“他的肩膀轻轻抖动了几下。

  这边两人刚刚出宫,那边霍水儿和姜玉已在东篱山庄呆了有一会儿了。

  “幸好我从蜀地带了料和专门的锅过来。“姜玉蛮得意得看着自己摆好的东西。

  “怎么,有区别吗?“

  姜玉摆了摆手,“岭南的气候和蜀地还是有许多不同的,种出来的辣椒,嗯……味道也有不同。”

  “再说了,这辣椒要从蜀地过来,已经价值千金了好吗?”

  霍水儿想起诗仙李白的那句,“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点了点姜玉的额头,“你呀,那你怎么不想想季风每年都给你送礼物,花了多少人力物力?”

  姜玉撇了撇嘴,“嗯。“

  “郡主,姑娘,现在就要先煮上吗?“紫苏围着一片蓝色的围裙,一脸茫然,这川菜她也不会啊。

  “诶,我来吧。“姜玉今日梳了高高的发髻,一点碎发都未掉下来,她围上一块同样的蓝底白碎花围裙,站在灶台前,将准备好的材料放入锅里翻炒。

  “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小郡主,什么时候也会洗手做羹汤了?“霍水儿凑过去调侃。

  “嘁。“姜玉微微有些骄傲得一扬眉,”本郡主除了这火锅,别的就不会了。“

  她嗜吃甚,故而悄悄在蜀地名厨手下学了有一阵子。毕竟贵族门庭,还是不太支持这样的行为。

  姜玉的做法,和霍水儿后世吃到的一般无二,只是翻炒火锅底料的味道有些重,呛得两人双眼含泪。

  辣椒呛人但是留有余香,喉管里都带了辣椒的刮辣,看着它和滚烫的油一起翻炒出大红和金黄,姜玉带来的花椒,这麻并不刺激,但是厚重。

  愈翻炒,加热促进分子运动,香料的香味不断刺激着两人的味蕾。

  姜玉看着颜色差不多了,从旁边的炖盅里舀出早就炖好的高汤,放入锅中一起煮。

  霍水儿擦了擦眼角的泪,深吸一口气。

  “诶,你能接受动物内脏吗?“姜玉突然想到,问她。

  “嗯?“

  “正宗的火锅呀,得吃新鲜的牛胃,鸭肠……“姜玉报了一长串内脏名字,然后小心翼翼得看着霍水儿,”你……能接受吗?“

  霍水儿听着熟悉的菜名,几乎是抑制不住得心花怒放,这不就是后世让她流连忘返,醉生梦死的毛肚鸭肠吗?火锅的灵魂和标配啊!

  她小鸡啄米似得点点头,“能能能!“

  “我还以为你会觉得恶心呢。“姜玉倒是不担心季渊和季风接受不了,季风也是老餮了,季渊这样见惯血腥的更不会觉得不适。

  两人看着锅中红亮的汤翻滚着,“咕嘟咕嘟“的声音,使这方狭窄逼仄的天地,也变得温暖明亮起来。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