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仙女饲养杀手笔记 第2章 1.11

小说:小仙女饲养杀手笔记 作者:于拾忆 更新时间:2021-07-22 14:39: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当然没有得到回答。

  起初的心惊和微怖过去,她再低头打量这位“姐姐”,能看出对方皮肤很白,鼻梁高挺,还很瘦。

  想来露出脸应该是很好看的。

  就这样胡思乱想发着呆,远处传来一阵警笛声。一时分不清是警车还是救护车,但都很让人安心。

  警笛声越来越近,大概过了半分钟后,四名身穿白衣的医生抬着担架下来。

  人群自觉地让出一条路,也有些看够了热闹开始离去。

  地上的黑衣人被小心地转移到担架上,救护车上又走下来一个戴眼镜的中年医生。

  “这里谁是伤者家属?”

  “......”

  “有没有人认识伤者?”

  “......”

  场面一度有些尴尬。

  医生推推眼镜,显然对这种情况见怪不怪:“谁打的120?”

  一道道示意的目光落在凌月影身上,她点点头上前一步:“是我。”

  “那你跟我们上车来。”

  这又是为什么。

  凌月影茫然地左右看看,不愿耽搁救护车,还是乖乖跟了上去。

  担架早已被抬了上来,昏迷不醒的黑衣人被转移到车舱里的简易病床上。

  医生扶了扶眼镜:“还有生命体征,左肩可见伤口,长约11厘米,深约3厘米,有化脓迹象。”

  “颈部无明显伤口。”

  “右肩青紫,重物击打痕迹。”

  两名助手麻利地拿出剪刀,剪开烂成布条的黑衣服。

  “......左后胸有利器刺入痕迹,暂时不能确定是否伤到心脏,待回院详细检查。”

  “左前胸......完好,”年轻的助手伸手摸了摸,掏出一块碧绿的玉佩,“应该是这东西保护了一下。”

  感觉有什么东西被放进手里,发呆的凌月影低下头,回过神来:“这是......”

  “伤者的随身物品,您先保管一下。”

  “......不是,你们误会了,我不是他家属。”

  年轻的医生好像没有听见,径自又走回去检查。

  凌月影坐在原地,捧着这块精致的平安纹玉佩,继续出神。

  “......伤者性别男,年龄20岁左右,全身多处利器刺伤痕迹,初步判定与刑事案件有关。小赵,记下来,警察了解情况的时候要用。”

  男的?

  这倒是没有想到。

  黑衣人脸上的头发已经被拨开,凌月影站起身、凑过去。

  为这人折腾了一晚上,总得看看他长什么样。

  等到看清他的脸,

  她呼吸都停了一秒。

  苍白的皮肤,高挺的鼻梁,冷硬的下颌线条,昏迷中紧紧抿起的薄唇。

  “......有点小帅啊。”

  “小姐,我们现在要检查伤者头部,需要把头发剪短。”

  什么也比不上治疗重要,凌月影点头:“剪啊。”

  再一想又觉得不对劲,“我不是他的家属,不用跟我说。”

  咔擦咔擦。

  两个医生已经拿着剪刀忙活开了。

  反正也没有事干,凌月影就站在那里看着。

  冷酷又硬朗的长相类型,细说起来凌风影也是这类的,但是比躺着的这位要黑了不少。

  这个人是没见过太阳吗,

  他怎么可以这么白。

  一缕缕的长发被剪去,剩下的有点参差不齐,有些碎发垂在额前,短头发还是好看多了。

  凌月影摸着下巴问了句:

  “......医生,能救活吗?”

  “不好说。要看伤者自己是否有求生的意志,如果明早之前能醒来,活下来应该没有太大问题。”

  “明早大概是什么时候呢?”

  “早上七点左右吧。”

  凌月影点点头表示明白。

  病床上的少年被换上病号服,戴上了氧气面罩,身边的简易屏幕上画出起起伏伏的心电图。

  救护车在医院停下,有白衣护士推着担架车过来接。

  一路畅通无阻地搭乘专用电梯上楼急救,凌月影也跟了上去。

  急救室亮着红灯的led牌子刺眼又危险,医生们推着伤者走进去,凌月影被挡在外面。

  没过几分钟,一个没见过的医生拿着两张单子走出来,找到坐在椅子上的凌月影:“病人家属去楼下交一下钱。”

  “等等,我不是......”

  “交费处在一楼,你可以去特殊窗口不用排队。”

  医生拍拍她的肩膀,转身走回急诊室。

  厚重的大门从两边合上,发出轻轻的咔哒一声。

  凌月影:“......”

  交就交。

  她也不差这点钱。

  交钱的过程果然很快。在人影穿梭的医院大堂站了一会儿,也不知道现在该去哪里,她又上电梯回到急救室门口。

  这是一片不大的等待区域,几排塑料椅子上空无一人。灯光是那种有点昏暗的黄色调,显得发光的红色“急救室”格外可怕。

  电梯忽然叮咚一声,凌月影嘶了声,猛地转过头去。

  看清电梯里出来的两人,顿时安下心来。

  心也不慌了,汗毛也不竖了。

  “张瑜哥,李哥!”

  她哥哥的两位同事,来得可真是时候。

  穿着便衣短袖的张瑜和李三思大步走过来,“小妹?你怎么也来医院了?”

  “我跟着上了救护车,就到医院来了。”

  “你快回去吧,今天辛苦了。”

  “对,我跟你李哥在这儿守着就行。”

  凌月影想了想,问道:“我哥呢?”

  “他在查现场。”

  “现场有线索吗?”

  李三思有些唏嘘:“这雨下的太不巧了,真是在为难法证部。”

  被雨水冲刷这么久,什么东西都一干二净,更别说脚印皮屑之类的证据了。

  凌月影抿了抿唇,低声问:“你们要一直在这里等着吗?”

  “嗯,”张瑜沉声道,“这个案子手段之残忍,严重性只大不小。我们在这里等第一时间的详细报告。”

  “......那我也再等一等吧。”

  张李两人齐齐转头看她:“你在这儿干啥,赶紧回去休息吧。”

  凌月影也知道,自己留在这里确实不能干啥。但她这人一向如此,花了心思的事情,就总想要个结果。

  “我再等两个小时吧,人没醒我就回家。说不定过一会儿就醒了呢。”

  两人没有再反对。

  凌月影往椅背上靠了靠,拿出手机玩一会儿。

  没电了。

  真惨。

  ......

  再醒来的时候凌月影是躺着。

  身上盖着两件白大褂当作被子,脑袋底下还垫着一件叠起来的当枕头。

  茫然地想了几秒自己身在何处,然后睁眼、坐起身。

  凌风影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伸手揉揉她脖子:“让你回家休息,怎么在这睡着了。”

  凌月影不好意思地嘿嘿笑两声:“意外,意外。”

  “起来,哥哥带你下去吃早饭,然后你回家睡。”

  “......现在几点了?”

  “六点。”

  六点。

  凌月影抬手顺了顺睡乱的长发,微微蹙眉。

  “里面那个人醒了吗?”

  “没有,还在观察期。”

  “伤情报告拿到了吗?”

  “拿到了。”

  凌月影犹豫一下,“我想看。”

  伤情报告虽然算是办案文件,给她看一看原本也无可厚非。

  然而想起薄薄几页纸上触目惊心的文字和图片,凌风影还是没有忍心这样做。

  凌月影看眼墙上的挂钟。

  六点零五分。

  “还是再等等吧,反正已经等了这么久,”凌月影抬手打了个哈欠,“也不差这一会儿。”

  如果七点之前没有醒来,也许就再也不会醒来了。

  ......

  “哥哥,你准备等到什么时候?”

  “七点吧。”

  如果没有醒来,他就只好回去小憩一会儿,用剩下残余的线索开始调查,又是新一天的忙碌。

  听上去有点冷酷,

  但是凌月影什么都明白。

  六点二十。

  ......

  急救室门外的窗户是锁上的,原因不而喻。

  早先凌风影让人暂时把窗户打开了一小会儿,他站在窗边,吐出一口烟。

  “走吧,月月,去吃早餐。”

  凌月影微垂着头,抿了抿唇,正要说什么,忽然听见急救室门口的响动。

  门被推开,医生走出来。

  “凌警官,人应该是活不成了。”

  凌风影摁灭烟头:“知道了,我来安排。”

  医生点点头,转而面向凌月影:“小姐现在可以进去看一眼。”

  凌月影有些怔怔的,

  “我再说一次我不是家属......算了,看看也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