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仙女饲养杀手笔记 第8章 1.11

小说:小仙女饲养杀手笔记 作者:于拾忆 更新时间:2021-07-22 14:39: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烧鸡。

  余六心神微动,眸底泛起潜藏的暖意。

  可惜再没有机会与姑娘相对饮茶、共尝佳肴。

  “凌姑娘。”

  他开口唤住她。

  凌月影停下脚步:“嗯?”

  等待了几秒,余六却又没声了。

  “怎么了,”她问。

  “......无事。”

  可真是个怪人。

  凌月影也并不介意,笑着摇摇头,“再见了。”

  少女轻快的脚步渐行渐远,余六躺在病床上,很快就看不见她了。

  他忍着脖颈传来的疼,又把脑袋扭过来些,重新把她的身影放进视线。

  少女身型纤细挺拔,穿着模样怪异的裤子、堪堪才到大腿中间。露出来的一双长腿又白又直,像是羊脂玉雕刻出来的。

  刺眼。

  余六从未见过这样出格的装束。

  眼看凌姑娘露胳膊露腿,虽从未在她面前表现出什么异样,不自觉的到底是有一丝痛惜。

  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余六不是没有想过,受伤后被救到了这里,或许是民风开放的异邦,寻常姑娘都如凌姑娘这般打扮。

  然而醒来这一天里,也见过这里的其他人。

  从还算友善的施大夫,到被他吓跑的小护士,无一不是保守的白衣裳裹得严严实实。

  唯独只有凌姑娘。

  最后一丝侥幸褪去,他只得承认,上天的确不长眼,让善良乐观的凌姑娘沦落风尘。

  余六望着房间门的方向出神许久,就着这个姿势缓缓闭上眼睛。强撑了一天的精神委顿下去,铺天盖地的疲倦向他袭来。

  这个环境暂时是安全的。

  可以睡一会。

  半梦半醒间,脑子里剩的那个念头淡去,化成浓浓的无力感。

  若不是现在这样糟糕的境况,他能为凌姑娘寻一处住所,安定下来。过上寻常姑娘的生活,以后嫁给一个老实可靠的好夫君。

  就算是还清了凌姑娘的恩情。

  只是自己如今这模样,与废人也差不了多少。就连自己脱身,也没有完全的把握,又如何能冒险带凌姑娘离开。

  -

  医院大楼外,华灯初上。夜晚的城市又是另一种风格,美丽的夜景里交通错综繁忙,出租车也久久等不来一辆。

  凌月影站在马路边,踮起脚望了望。

  又堵车了。

  她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划开屏幕解锁,然后看见来自凌风影的微信。

  一句简意赅的好的。

  回复的是她之前提醒他查查那块玉佩,是否与博物馆失窃案一类的事件有关。

  这条消息的二十分钟后,凌风影发来第二条。

  没有相关资料。

  短短六个字,凌月影都能想象出自家哥哥那种沧桑和无奈。

  好在她现在有了新线索。

  “没错了,都能对上,”

  凌月影自自语着,在对话框里打字。

  哥!我可能知道鱼柳的身份了。

  她点了两下屏幕,配上一个兴奋转圈圈的小女孩表情包。

  也许是正好在休息,对面秒回了一个?。

  鱼柳他应该是那种隐世家族的成员,生活在深山老林里,所以才没有任何的身份信息。

  所以连着这块价值连城的玉佩也没有任何资料。

  凌月影越说越兴奋,索性就懒得打字,对着语音话筒说道:“我觉得我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你不知道,鱼柳他性子可怪了,一看就跟我们大多数人不一样的。说话方式也奇怪,真的像个古代人......”

  长长的一段语音还没发出去,屏幕上蹦出新消息。

  少看点小说。

  哗啦一盆冷水。

  凌月影话音戛然而止,随手一划,把录了大半的语音消息丢进垃圾箱。

  好在面前开过来一辆出租车,她气哼哼地跺了跺脚,拉开车门、一屁股坐上去。

  对于鱼柳这个怪人,她虽然也不怎么了解,但是比起各位一无所知的警察,怎么也更加了解一百倍。

  屏幕一亮,又是一条新消息过来。

  案子哥哥来查,你不要操心太多。鱼柳身份不明,查清之前不要再靠近他。切记。

  每当凌风影用上这样有点严肃的语气,就还是挺认真的。凌月影便也无可无不可地应了句。

  行吧。

  路上还是堵得厉害。

  凌月影托腮望着窗外,车灯亮晶晶的,像一条金龙蜿蜒在立交桥上,倒是还挺好看的。

  正在出神的空当,放在身边座椅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转头瞥了眼来电显示,凌灿灿。

  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存了她电话。

  凌月影想了想,还是接起来:“喂。”

  那一头甜美的少女声飘过来:“月月姐。”

  “是你呀,”凌月影兴趣寥寥,语气还算很友好,“怎么了,有事吗?”

  “倒也不算,就、就是今天爸爸跟我说,月月姐你已经找到室友了。”

  “嗯。”

  “不是才搬好家么,”凌灿灿小声问道,“这么快就租出去了?”

  “......嗯。”

  她的动作这样快,凌灿灿是真的没有想到。

  毕竟算是名义上的姐妹,凌月影的新房子,她大概知道一些。

  坐落在大学附近最高档的公寓楼,位置和环境无不优越,就算有钱也是一房难求。

  凌月影有个有钱又有影响力的妈妈,这她羡慕不来。但是新房子里空出来的房间,怎么也该最先轮到她才对。

  凌灿灿犹豫了下,问道:“真的租出去了吗?”

  “......对的。”

  如此一来,就由不得凌灿灿不多想了。

  这个速度,难不成是早就提防着爸爸让她住进来?

  但是转念一想,正因为时间仓促,也许房子根本就还没有租出去。

  凌灿灿眼珠一转:“月月姐,你找到合得来的室友是好事情。只不过毕竟是外人,爸爸妈妈都有点担心。我们找个时间过去看看你,行吗?”

  如果没有见到什么室友,那刚好让爸爸看看,凌月影是怎么糊弄她的。

  凌月影:“......”

  好烦哦。

  敷衍地应了几句,她挂上电话,继续看风景。

  -

  接下来的日子,凌月影忙于装饰自己新的小窝。

  买了养眼又好打理的盆栽,逛了几家宠物店,想要挑选一只狗;还有许多精致又温馨的挂饰、小摆件,拆快递拆得不亦乐乎。

  这天傍晚,收到一条短信。

  你好,凌小姐。502病房的病人进展良好,恢复速度极其优异。今天下班时进行了检查,病人的情况大大出乎我的意料。我从未见过这样可怕的身体素质。但检查结果没有任何异常,您可以完全放心。施医生。

  短信怎么发到她这里来了。

  凌月影挠挠头发,这回自己想出了个原因。

  大概是登记病房的时候,留了她自己的手机号码?

  不管怎么说,鱼柳恢复得好,都应该是个好事情。

  凌月影坐在阳台上的秋千藤椅上,轻轻晃悠着腿,抿唇笑起来。

  两天过得可真快。

  明天警察要去做笔录了。

  等到鱼柳亲口承认自己是个隐士高人,凌风影那个没有想象力的家伙,肯定就傻眼了。

  -

  凌月影没有记错日子,第二天确实是计划给余六做笔录的时间。

  这件事原本与她并没有什么关系,没料到一大早,被自家哥哥一个电话闹醒。

  看一眼时间,八点半。

  “......哥,”少女的声音生无可恋,“你起得真早。”

  然而现在并不是起床早晚的事情。

  凌风影:“我已经到医院了。”

  “那么早,干啥去。”

  话一出口,凌月影倒是多了半分清醒:“哦,做笔录啊。鱼柳他醒了吗?”

  “他醒了,”凌风影停顿片刻,“他要见你。”

  “......啥玩意,”凌月影揉揉眼睛,“见我做什么。”

  “不知道。他要见到你才肯配合。”

  话说到这个份上,凌月影再困也只能老老实实爬起床。

  “......鱼柳这个麻烦精。”

  简单洗漱完,连个淡妆都来不及化,凌月影匆匆下楼,在便利店买了个牛奶三明治,走到路边开始打车。

  医院里才正式上班不久,电梯很是繁忙。凌月影索性爬了楼梯,上到病房门前,就看见自家哥哥倚着墙站在门边,身边跟着三个便衣。

  “你们......这是做什么呢?”

  凌风影用拇指指了指病房门:“他要求单独见你。”

  这是闹什么呢。

  别说几个警察纳闷,就连凌月影自己也是一头雾水。

  她轻轻推开病房门。

  病床被稍微调高了些,余六以一个看上去比较舒服的姿势斜躺着,好看的脸上神情阴冷,危险又抗拒。

  “鱼柳,你找我?”

  少女清脆的声音飘进耳朵里,余六微敛了神色,声音平静无波:“凌姑娘。”

  “怎么,找我有什么事儿呀?”

  病床上的少年眸光微垂,缓缓抬起受伤的右手。从床头的小桌拿起一块玉佩,朝凌月影递过来:“给。”

  这是做什么。

  凌月影歪了歪脑袋:“要我替你保管?”

  “赠与姑娘,”余六低头沉默几秒,“这玉佩还值些钱,姑娘拿去赎身罢。”

  病房门外。

  “老大,你说那个鱼、鱼柳,跟小妹说什么呢?”

  奇怪了,一个病房而已,隔音弄得这么好干啥。

  “小妹多漂亮,性格又好,我估计啊十有八九......”

  凌风影抬头瞪过来:“闭嘴。”

  他抬手搭在门把手上,沉着脸抿了抿唇。

  吱。

  门把手忽然从房间里被拧开的声音。

  凌月影走出来、关上门,表情透着古怪。漂亮的脸蛋上,神色不是一般的复杂。

  “哥。”

  “嗯?”

  “我们之前全都搞错了,鱼柳他......应该是有精神病。”

  三个便衣警察围过来,

  “小妹你说什么?!”

  凌月影手里捧着一块玉佩,一时分不清是感动还是失望:“这个玉佩好贵的,鱼柳居然说要送给我。唔,还说了什么乱七八糟的,我没听清。”

  凌风影捏起玉佩看了眼。

  确实贵。

  他沉声推开门,“跟我进来。”

  一行人走进屋里,整洁宽阔的景象呈现在眼前。

  望着空荡荡的病床,齐齐怔住。

  到底是专业的警察,反应速度够快。只过了两秒,不知是谁开口;语气轻飘飘的,满是难以置信。

  “......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