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仙女饲养杀手笔记 第10章 1.11

小说:小仙女饲养杀手笔记 作者:于拾忆 更新时间:2021-07-22 14:39: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这幅冤枉的模样看得交警好气又好笑。

  “得了啊,差不多行了,这事儿是对方横穿高速路,又不会追责你。”

  一听这话,年轻司机更委屈了:“你以为老子是逃避追责吗?不信你就调监控去好吧,那货真的连个影子都没有。我这新买的保时捷,好好的就成了撞鬼的车,你说以后还能不能开了?”

  嘿。

  这小子。

  交警眉毛一挑,正要再说什么,手机响了起来。

  他暂且低头接电话,“喂,凌队长啊,是的,没错儿,我这儿刚遇到个横穿高速的,穿着病号服,八成是不想要命了......现在?现在已经给拉去医院了。”

  -

  医院楼下,救护车安静地停在大楼入口边。

  凌月影紧紧闭着眼睛,指尖无意识地扣紧少年结实的手臂,漂亮的额头被汗水沾满。

  鱼柳鱼柳......

  醒醒。

  一门之隔,医生们呆立在原地,看着少女天真又疯狂的举动。

  或许是这场面太过绝望而凄怆,一时间竟没有人记得上去阻拦。

  直到细细的心率线在屏幕上画出一个小小的尖。

  意识被拉回现实,几道穿着白大褂的身影齐齐冲上救护车。

  一片慌乱之间,凌月影不知道被谁推了一把,她索性就势往墙边一靠,坐在地上擦了擦汗。

  施医生转头望着她,面色激动。嘴唇动了动,一时说不出什么,只好一转身下了车,跟着推了担架上楼。

  这样奇妙的情况,一百个病人里也未必能出现一次。对于医生来说,实在让人喜出望外。

  没有人管凌月影了。

  不知道是因为太过紧张,还是异能的消耗,她感觉有些脱力。

  心情却轻松得要飞起来。

  她抬手擦了擦汗,撑着地站起身来,熟门熟路地下车、上电梯,来到急救室门口。

  每一步都像是踩在云朵里,开心得想要蹦蹦跳跳。

  又觉得这样有些傻,只好克制地转了个圈圈。

  -

  这样的开心持续到凌风影的到来。

  他没有带着同事,手里拿着一个小小的平板电脑,缓缓走过来,在妹妹身边坐下。

  “月月。”

  凌月影莫名有点局促。

  “哥。”

  凌风影抬头看眼急救室上方刺眼的红色牌子,沉默地低下头,划了两下手里的平板电脑。

  凌月影伸手接过来,屏幕上播放着一个视频。

  宽阔明朗的高速公路上,汽车不算稀疏,倒也井井有条,交错飞驰。

  四条车道就这样相安无事地过了一分半钟,路边出现了一个穿着病号服的少年。

  高挑清瘦,望着面前驶过的车辆,一动不动地僵立许久。

  “......是鱼柳,”凌月影皱了皱眉,“他怎么站着不动。”

  话音刚落,余六动了。

  他开始横穿马路。

  身型灵巧又迅捷,在车与车之间的短暂缝隙里穿梭,只留下一道微不可察的残影。

  整个画面像是用特效合成的动作片。

  他穿过一条车道,两条,三条。

  最靠外车道的保时捷打了个灯,示意自己要超车。凌月影心重重一沉,不忍地闭上眼。

  等到她再睁眼,视频已经结束了,播放器一片漆黑。

  “......哥,”她小心翼翼抬头打量他神情,“怎么给我看这个?”

  凌风影反问道:“你觉得呢?”

  “我,我不知道呀。”

  少女低着头小声逃避,一颗心微微悬起,像是做错了事的模样。

  刑警队长没有再追问。

  气氛安静下来,无的凝滞。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低低开口:“月月。”

  “......嗯?”

  “你是不是不听话了?”

  兄长的语气算不上十分严厉,却十分让人紧张。

  凌月影攥紧衣角,咬着嘴唇,不知道该怎么答。

  鱼柳伤得多重,大家心里都不是没有数。三天前便命悬一线,如今又被飞驰的汽车撞出十几米远。

  却还顽强地躺在急救室里。

  凌月影不想骗哥哥,也知道骗他没有用。

  两人正僵持着,急救室的大门打开。

  施医生快步出来,神情疲倦又兴奋。

  “凌警官,凌小姐,鱼柳已经脱离危险了。”

  “......”

  “......”

  没有人答话,他也并不在意,自得其乐地念叨着:“奇怪,真是奇了怪了,被车一撞,情况居然比上次还好点。难不成是这一撞,把筋脉都给他撞通畅了?”

  凌风影转头看一眼妹妹。

  凌月影脑袋又低了点。

  “对了,我都忘了,人工呼吸!凌小姐,这是怎么做到的,”施医生抱着脑袋原地转圈,“这哪里是人工呼吸,简直就是仙术!我现在几乎觉得,博士学位简直就是一张废纸!”

  “......”

  这回凌月影恨不得钻到地里去。

  施医生终于觉出一点不对来。

  “鱼柳那家伙没事儿,你们两个,好像都很不高兴啊。”

  还在昏迷的余六被护士推着前往监护室,急救室里哗啦啦跑出四五个医生。

  “凌小姐!”

  “凌小姐凌小姐~”

  “人工呼吸有什么特殊的技巧吗?”

  “能不能稍微指点一下?”

  “......”

  凌月影觉得自己的脸颊一定红透了。

  “说笑了,”凌风影沉声开口道,“我妹妹哪里懂这些,贵院医术高超,加上鱼柳本身的体质异于常人罢了。”

  瞧瞧,多好的哥哥。

  生着闷气还愿意给她解围。

  凌月影眼泪都快下来了。

  超能力什么的,毕竟还是太过玄幻,而医术常识和经验,是牢牢根植在脑子里几十年的东西。

  凌风影斩钉截铁的语气又太过令人信服,医生们稍加思索,只能不失遗憾地承认,约莫确实如此。

  小小的插曲过去,众人散去各忙各的,又只留下一对怄气的兄妹。

  “......哥?”

  凌风影扶额低叹,“你长大了,我管不了你了。”

  这语气里的无奈和失望太过明显,凌月影急了:“哥哥!”

  女孩睁圆了眼睛,像只受到惊吓的猫儿。

  凌风影在心里又是一叹,伸手摸摸她脑袋:“你长大了,想做什么就做吧,自己想清楚就行。我想办法护着你。”

  一下子凌月影没有反应过来。

  “跟鱼柳有关的录像,我暂时封起来了。肇事司机也安抚好了,不会跟别人乱说什么。”

  至于医院这边......就算觉得不对劲,一时半会儿也不可能发现得了。

  听明白他话里意思,凌月影忽然眼眶有点红:“哥......”

  凌风影犹豫了一下,伸手搂住她肩膀,“嗯。”

  “就这一次,以后不会了。”

  “嗯。”

  心情终于阴转晴,凌月影又打开了话匣子:“鱼柳那个麻烦精,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越说越气:“高速公路都敢横穿,他是不是没见过车啊!”

  原本是随口的一句吐槽,没料到凌风影却说:“我觉得是。”

  “......啊?”

  凌风影垂眸稍加思索,沉声分析道:“他应该对汽车不熟悉。交通规则也完全不了解。”

  如果不是因为震惊和陌生,一个刚从医院逃离的人,没有理由傻站在公路边,停留那么长的时间。

  “鱼柳他是不是想自杀啊!”

  说完这话,凌月影自己也觉得不靠谱,“要是想死,跳下楼直接摔死就好了。”

  “嗯。说得对。”

  “对了,”凌月影忽然抬起头,“他到底是不是精神病人?”

  “查过了,没有相关资料。”

  这下就连凌月影也替警察感到头疼。

  “难道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他不认识汽车,明明很符合精神病。可是他又很有本事,有点像蜘蛛侠。”

  凌风影语气平静道:“可能你猜对了。他确实是某个隐世家族的成员。”

  “......对对对!隐士高人!也不认识汽车!”

  这样一来,好像又都对上了。

  女孩在身边自自语,兴奋地找着线索,凌风影看着地面,眸光有些发沉。

  鱼柳的身份如何,其实他并不在意。

  但是这样一个摸不透的危险人物,等他伤愈之后,又该如何对待?

  “哥,”凌月影扯扯他袖子,“那这案子还查吗?鱼柳什么资料也没有,如果他什么也不说,不就查不下去了吗?”

  案子里的受害者,如果执意不追究、不配合,即使是警察,也无法强制立案。

  这一点凌风影当然更清楚。

  “等他醒了再说吧。”

  凌月影抬手看眼手表:“我们不如上楼去病房外面等吧。我觉得鱼柳今天就会醒的。”

  “嗯。”

  见他没意见,凌月影便起了身,蹦蹦跳跳地跑去按电梯。

  两兄妹走进电梯,按了个五楼。

  凌风影握在手里的手机轻轻震了下,拿起来看一眼,是一条短信。

  “......操。”

  “怎么了,”凌月影吓一跳,“有案子?”

  他伸出小臂抵住即将合上的电梯门,沉着脸“嗯”了声。

  “抢劫杀人。”

  -

  凌月影只好独自来到五楼的重症监护室门口。

  这一次手机电量还很充足,但是她也没有心情坐下来玩手机了。

  一边是昏迷不醒、身份不明的鱼柳,一边是出门办案的哥哥,就算知道双方大概都不会有危险,还是担心得不行。

  这一层的等待区空空荡荡,只有一个坐立不安的女孩踱来踱去。走到窗边看两眼风景,又走回座椅旁边,却坐不住两秒。

  病房门悄无声息地开了,里面走出个新来的小护士。

  四周环顾一下,目光锁定了忧心忡忡的凌月影。

  “这位小姐,您是病人家属吗?”

  凌月影捂脸,不想说话。

  “病人应该快要醒了,您可以进去看看,”小护士一脸欣喜道,“这么重的伤,内脏居然没有重创,这真是个奇迹!”

  “......你就当我是吧。”

  凌月影抬腿跑进去。

  还是之前的那个病房,熟悉的装修摆设,如出一撤躺在床上昏迷的少年。

  凌月影拖了个椅子在床边坐下,小声嘟囔了句:“明明就还没有醒。”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心情镇定了很多。

  她拿出手机,犹豫要不要给哥哥发个微信。

  哥哥,忙完跟我说一声,我们一起去吃宵夜吧。

  又怕看消息分散他注意力,凌月影左思右想,一行字打了半天。

  终于准备按下绿色的发送键,手腕一疼,忽然被一只手紧紧握住。

  一抬起头,对上少年漆黑的眼眸。

  “嘶......鱼柳你吓死我了。”

  他像是用了全身的力气,几乎要把她手腕捏碎。

  “凌姑娘。”

  “怎、怎么了?”

  余六嘶哑着喉咙,紧咬的齿间透出悲怒和绝望,像一条濒死的鱼。

  “这究竟是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