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仙女饲养杀手笔记 第15章 1.11【已替换】

小说:小仙女饲养杀手笔记 作者:于拾忆 更新时间:2021-07-22 14:39: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凌月影一愣,忽然弯着眼睛笑开了。

  “嗯,差不多。现在政府规定是这样,无论家境如何,所有小孩子至少要读九年的书。买书也特别便宜,不到一顿饭的钱。”

  余六嘴唇动了动,一时无。

  凌月影歪着脑袋打量他一会儿。

  印象里,这是她第一次在他脸上,看到震撼的神情。

  不是看到窗外景象、高楼大厦时候那种带着戒备和茫然的震撼。

  就是惊叹。

  历史书上说,在古代,只有非常非常富有家庭的孩子才能够读书。

  可怜的鱼柳,大概并不属于那些少数幸运儿之一。

  她心头一软,伸手摸了把他的脑袋。

  短短的头发,稍微有点刺手。

  忽的一下,指尖这颗脑袋消失了。

  余六狠狠缩了缩脖子,动作几乎有些夸张。

  “凌姑娘!”

  “啊,”凌月影手指僵住,“对不起。”

  忘了鱼柳是个古代人,讲究男女授受不亲。

  余六的耳根红了大半,低低解释:“无妨。”

  这动作像是摸一只小狗。

  脑中记起她兄长说过的话,由不得他不信。

  ——凌姑娘从小心肠好,路上看到一只受伤的流浪狗,也会捡回家养几个月。

  小狗比起他是更加讨喜千百倍。

  这里总归没有其他人,也不至于让人误会。

  余六缓缓低下头颅,轻轻贴在她掌心。

  “姑娘请。”

  凌月影:“......”

  “你这是做什么,”她抿着唇笑,轻轻收回手,“好了,不闹了。”

  女孩的声音仍然轻快又好听,没有丝毫的怒意。

  余六不自觉地放松下来,重新把身体的重量靠在床头。

  “鱼柳你休息一下?”

  他摇了摇头,重新拿起一本儿童读物。

  “姑娘还未用午膳?”

  “还没,”凌月影想了想,“天气太热,不饿。”

  余六捏着一页书,手指顿在半空。沉默几秒,终究没有出声。

  “鱼柳,”凌月影轻轻把书抽走,“也不急在这一会儿。不要太费神。”

  “......是。”

  这幅不情不愿又不敢违抗的模样,隐约像个舍不得玩具的孩子,不自觉地又显得有些可怜。

  凌月影揉了揉鼻子,简直哭笑不得。

  “那给你看会儿电视吧。”

  是了,怎么早没想到,电视也是个好东西。

  “电视?”

  “嗯。”

  凌月影在病房里走了一圈,找到遥控器,打开病床对面墙壁上的液晶电视。

  “现在是中午十一点五十九分五十秒,桐城午间新闻为您报时......”

  清晰标准的女声,接着是报时的嘀嗒声。

  凌月影随手按了个1,调到第一个频道。

  “昨晚新闻的重播啊,”她转过头问,“鱼柳你想看什么?”

  视线里的病床上,少年微弓着腰,戒备地微眯着眼:“谁在说话!”

  哦呵。

  吓到孩子了。

  凌月影忍着笑指了指电视:“那儿呢。”

  跟古代人解释清楚电视,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好在高考刚结束不久,各类作文修辞手法还很熟练。

  “你们古代不是有神仙吗,神仙们闲着无聊,就会用个镜子,可以看到凡间的景象了。”

  这个比喻有点不太恰当,她补充道:“不过这个不是实时的,是提前把画面录下来,在电视上放出来。”

  解释还是有些抽象,也看不出鱼柳听懂了没有。

  他并未问什么,敛了一身警惕的气息,盯着屏幕目不转睛。

  凌月影在不远处的椅子上坐下,低头轻轻笑了笑。

  耳边是男播音员醇厚的播音腔,身边的鱼柳兀自听得认真。

  原本以为只是送个伤员去医院,到头来像是养了个孩子。

  她从包里拿出手机,刷新一下微信,最上方的凌风影头像上有个小小的红圈。

  新消息刚来不久。

  月月,吃午饭了吗?

  她老老实实打字,

  还没。

  两分钟后,凌风影回道:

  晚上有事,一起吃午饭吧。

  又是一个要加班的晚上,凌月影舍不得他路上折腾。

  你在哪呢,我去找你吃饭。

  我来医院找你。

  “......”

  不愧是敏锐的刑警队长,果然已经猜出病房门外的动静是她。

  凌月影只好发了句好吧。

  “凌姑娘。”

  余六唤了她句。

  她放下手机,抬头应道:“嗯?”

  “......水稻亩产一千五百斤?”

  “唔,应该是吧。”

  少年怔怔地望着电视屏幕,眸光黝黑沉沉。

  如今这样的好世道,是否不会再有孩子吃不饱饭,像他一般为了馒头卖命?

  耳边听见的每一句话都像是天书,他拧着眉思索,只有在十分惊讶的时候,才会迟疑着开口问上一两句。

  “船只可载上万人不沉?”

  “高......铁,行一千里路,只要一个时辰?”

  凌月影一一耐心回答,

  “对的,是这样。”

  到了吃饭的时间,护士送来余六的午餐。

  还是流质的食物,他已经能自己拿起勺子。

  凌月影看了几分钟,欣慰地站起身,“我也去跟哥哥吃饭了。”

  余六咽下一口粥,“姑娘慢走。”

  转身出了病房,凌月影用手机跟哥哥联系,约在医院附近的一家小店。

  店面不大,但是装修颇为精致,打扫得也很干净。

  凌风影坐在红木桌边,高大又挺拔的身影格外出挑。

  “月月。”

  “哥。”

  “吃什么?”

  凌月影坐下来接过菜牌,随手指了个招牌鱼蛋粉,“就这个吧。”

  “嗯。”

  凌风影招手示意店员记下菜名,转头看向自己的妹妹。薄唇微抿,稍稍肃了神色。

  “刚才又去看鱼柳了?”

  凌月影乖乖点头:“嗯。”

  哥哥不喜欢鱼柳,不希望她多接触,她一直知道这一点。

  本以为他下一句话会是让她不要再去,凌风影却只是淡淡嗯了声。

  他抬手给妹妹杯子里倒了茶,“下次去的时候,问问他名字,我替他把身份证办了。”

  凌月影揉了揉耳朵,确认自己没有听错。

  “哥?你说真的?”

  “嗯。一直这样总不是办法。”

  听到这话,女孩一下子笑弯了眼睛,雀跃得像是要从椅子上蹦起来。

  凌风影打量她一眼,又垂眸看向桌面。

  “我已经与鱼柳说好,等他出院之后,会买票送他离开桐城。”

  凌月影一愣,“去哪里?”

  “从哪里来就去哪里,地点由他自己定。”

  “可、可是......”

  可是鱼柳哪里有什么可以选的地方?

  凌风影仰脖喝了口茶,“他并不具备现代生活的常识。回归原来的生活,对他是最好的。”

  话说到这里,凌月影有点明白了。

  鱼柳没有说出真正的来历,哥哥别无他法,只能像最初猜测的那样,把他当做隐居的山民。

  她犹豫了下,试探着问:“鱼柳他很喜欢桐城......”

  凌风影放下茶杯,缓慢地摇了摇头。

  凌月影歪着脑袋看他,

  “是因为我和他做朋友?”

  凌风影拧起眉头,

  “不是。”

  来历不明的鱼柳,一旦彻底恢复,行走在人群里,便是一柄开了刃、极度危险的尖刀。

  “月月,”他神情严肃,“鱼柳现在有伤,你觉得可怜,这无可厚非。等他身体好转,你怎么向哥哥保证,他不会伤害你。”

  “他当然不会!”

  面对自家傻妹妹,刑警队长感到了一丝头疼。

  “鱼柳有没有告诉你,身上的伤是哪里来的?”

  “......这个倒没有。”

  “那他有没有告诉你,他杀过人?”

  啪嗒。

  凌月影手里的瓷筷子掉进碗里。

  “哥哥你说什么呢!查到鱼柳杀人了?”

  “没有。”

  凌月影捡起筷子,正要松口气,

  凌风影沉声说下去:“警队联系了几个出名的武术世家,没有一家传授类似鱼柳所用的功夫。主作藏匿和潜逃,他表现的不是正道。”

  确实是任何线索也查不到,却让他更相信自己的直觉。

  凌月影小声半信半疑:“下次我问问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