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仙女饲养杀手笔记 第17章 第17章

小说:小仙女饲养杀手笔记 作者:于拾忆 更新时间:2021-07-22 14:39: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这个啊,当然是真的。”

  余六低下头,兀自思索着什么。

  瞥一眼电视屏幕,节目已经播完了,现在是广告。凌月影轻笑着问道:“学到什么了?”

  陌生的字眼太多,他像是学到了什么,又像是什么都全然不懂。

  “姑娘。”

  “嗯?”

  “公诉......是什么?”

  他回忆斟酌着问。

  作为警察的妹妹,这种基础的法律常识实在太简单了。

  凌月影不假思索:“比如说有一个案子,首先要让公安机关——也就是我哥哥这样的警察来调查,然后把调查结果交给检察机关审查。如果符合要求,就会向法院提起公诉,最后由法院判刑。”

  余六凝神琢磨了会儿,“那上诉呢?”

  “法院判决之后,如果不服判决,可以向更高一级的法院申请重新判。”

  光是听着便觉得繁琐,更何况是实施起来。

  “官府当真如此做?”

  “当然。”

  他有些难以置信:“天下州郡无数,每日命案无数......”

  “没有问题,”凌月影得意地扬了扬下巴,“有很多像我哥哥一样的人在认真工作呢。”

  “原来如此。”

  低低呢喃了句,余六用身体向后靠了靠,黑眸有些漫无焦距。

  “鱼柳,这些很复杂的,不明白也不要紧。对了,明天买一本这方面的书,好不好?”

  原本以为会像之前的每次一样推辞,没想到他应了句:“麻烦姑娘了。”

  “不麻烦。”

  凌月影舔了舔嘴唇,觉得时机差不多。

  “鱼柳,问你个问题哦。”

  “姑娘请。”

  每当对她说话的时候,他总是敛去身上的戾气,微微垂着脑袋,显得十分乖顺。

  看着这幅毫无防备的模样,一时间也不忍心问出什么尖锐的问题。

  她只好说:“我哥准备给你办个身份证,你知道吧。”

  少年黑眸微亮,“嗯。”

  “身份证上,你想用什么名字呢?告诉我哪几个字,我发给哥哥。”

  他只犹豫了一瞬,并未多加思索:“余守法。”

  ......?

  凌月影嘴角一抽,“这是你本名?”

  “不是。”

  “要不你再考虑考虑?”

  余六抬头打量她脸色,试探着问:“余守规?”

  “......我还是觉得你应该再考虑考虑,”凌月影抬手揉揉耳朵,“听上去像四十岁的人。你真名是什么?”

  “余六。”

  与他第一回告诉她的别无二致。

  凌月影微愣了愣,“哪两个字?”

  “多余的余,五六的六。”

  余,六。

  原来是余六。

  就这样被她叫了这么久的外号。

  “我现在知道了,”凌月影有点不好意思,“对了,我还没有告诉你吧?我叫凌月影,月亮的亮,影子的影。”

  余六没有露出惊讶的表情,只是认真点了点头。

  “余六,余六,我记得了。好了,你选一个名字□□吧,如果你真的喜欢前两——”

  “余六,”他毫不犹豫,“就用余六罢。”

  虽然也不怎么好听,总是比前两个要好点。

  凌月影到底是悄悄松了口气。

  只是接下来,在路上犹豫了很久的那些问题,却一个也问不出口了。

  不惜用“守规守法”这么难听的名字告诫自己,这样的余六,又怎么会是个坏人?

  不知不觉,就连语气也变得轻快起来。

  “鱼柳,我听哥哥说,你答应他出院之后就离开桐城。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不跟我说呢?”

  余六垂着眸,看不清神色,“到时自会与姑娘道别。”

  ......算了算了。

  比起上次不辞而别,总算是有点进步。

  凌月影无奈地扶了扶额:“可是我哥他不了解你的情况。你还有好多东西不认识,好多常识不了解,我怎么可以放心......”

  耳边听着女孩担忧的絮絮叨叨,余六忽觉眼眶有些发热。

  “无妨,”他微侧过脸,避开她的目光,声音不易察觉地变调一度。

  “送我千里,终须一别,姑娘不必如此。”

  凌月影蹙着眉头:“除了桐城,你有什么地方可以去吗?”

  怎么能不担心。

  就还是非常非常担心。

  余六默了会儿,却道:“有。”

  “......啊?”

  “蒲乡。我总要去一趟。”

  “那里有认识的人?”

  “不是。”

  凌月影拿出手机搜了个地图,“在哪里,指给我看看。”

  方方正正的手机屏幕发出白色的背光,每一根线条,蓝绿黑清晰分明。

  从前牛皮纸上模糊潦草的轮廓,都变成优美严谨的曲线。

  余六小心翼翼捧着手机看了会儿,低低冒出一句:“变大了。”

  “什么,啊,对了,版图变大了,”凌月影反应过来,用手指了指屏幕,“你看,这里是桐城。”

  无论夏朝还是现在,桐城就是桐城,它一直在这里。

  用这个红色的小店作为参照,余六很快就在地图上找到要去的地方,“这里。”

  “咦,”凌月影凑过来看,“蒲,蒲城啊,还挺近的。”

  “嗯。”

  “你要去做什么,可以和我说说吗?”

  “无甚不可,”余六答道,“有些东西存在那里。”

  凌月影顺口问:“什么东西?”

  “钱财,”他声音低了些,“多是金银,也有些玉器珍玩。”

  脑子里一个激灵,凌月影吓得咝了声:“这都过了多久了,你上哪儿找哇。”

  “蒲城有座蒲王山,姑娘可知,如今是否还在?”

  凌月影拿起手机搜了搜,“在呢,连名字都没改。你把宝贝藏在山里?”

  余六点点头:“山中隐蔽之处。”

  “我觉得你要做好心理准备,时间实在太久了,有很多盗墓的你知道吧......”

  “姑娘不必担忧。那处地势凶险,寻常小贼到不了。”

  顿了顿,他又道:“便是被盗走,也无妨。”

  不义之财罢了。

  凌月影摸着下巴“啧”了声。

  鱼柳真是太厉害了。

  “你藏了多少宝贝呀?”

  余六斟酌着道:“几百,或许一千。”

  这些可都是真古董。

  还是保存完好的夏朝古董。

  凌月影十分服气。

  保守中的保守,一件值个五十到一百万,那么一千件就是......

  数太大,懒得算了。

  她晃了晃脑袋,“好吧,你去吧,我给你搜搜攻略。”

  不搜还不知道,一搜就吓死个人。

  虽然距离不远,但是蒲王山坐落在偏僻荒凉的小地方。

  这一路要先坐飞机或者火车,转乘两次汽车,最后还得坐个拖拉机。

  就连她这个现代人,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何况是个孩子似的鱼柳。

  “......要不我送你去吧,”她握着手机为难,紧接着补充道,“放心哦,我不会分你的宝贝。”

  余六闻便是拧眉,

  “男女同游,成何体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