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仙女饲养杀手笔记 第19章 1.11

小说:小仙女饲养杀手笔记 作者:于拾忆 更新时间:2021-07-22 14:39: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语气是哥哥平常说话的方式。

  内容也是他几周前提到过的,高考结束可以出国旅游。

  凌月影蹙着眉,把消息来回看了两遍。

  “今天的桐城午间新闻到这里就结束了,主持人再一次提醒大家,出门尽量往人多的地方走,少去工地、野外等偏僻地带.....”

  一刹那抓住脑海里那一丝微妙的不对劲,凌月影心一沉,指尖也颤了颤。

  现在还算是工作时间,如果没有出什么事,他不会与她闲聊生活上的事情。

  她手一抖,顾不上拨号,直接就着微信电话打了过去。

  好在凌风影很快就接了起来,“月月。”

  听到他的声音,凌月影总算是松了口气:“哥,你怎么回事,突然让我出去玩。”

  “没事,”凌风影笑了笑,“就是刚好想起来。”

  “那就好,”凌月影轻轻拍了拍胸口,“你在干嘛呢?”

  “吃午饭。”

  “吃的什么呀?”

  凌风影随口胡谗:“小炒肉,土豆丝,娃娃菜。”

  凌月影忍不住笑:“不吃泡面就好。今天很闲吗?”

  凌风影悠闲地嗯了声:“有点。想好去哪玩了没有,哥哥给你买票订酒店。”

  这种事情哪里需要他来做。

  “没想好呢,”凌月影挠挠头发,“想好了我自己买就可以。”

  “也行,那你尽快决定。我看巴黎就挺不错的,可以看看表演,多买点衣服和名牌包啥的,网上说你们小姑娘都喜欢......”

  他未免也有些太闲了。

  听着自家哥哥语气轻松的唠叨,凌月影逐渐蹙起眉,怪异的感觉又重新浮上心头。

  凌风影有些小习惯,她早就很熟悉了。比如吃饭不爱说话,像是打仗似的,三两口就解决。

  就连坐在妹妹对面吃饭也是这样,打电话来唠唠叨叨是破天荒头一回。

  这个念头一旦冒出来,后面的话就怎么听怎么像是欲盖弥彰。

  话里话外的意思,都在催她离开桐城。

  凌月影不自觉地握紧了手机,手心渗出细细的汗来。

  但她没有开口问,只是认真应下他的话,乖巧地说再见。

  一挂上电话,顿时就蔫了下来。

  房间里很安静,凭借着过人的耳力,余六倒也能大致听清两兄妹讲电话的只片语。

  “凌姑娘?”

  凌月影没精打采:“嗯。”

  如今这情况她并不是很清楚,也没有心情与余六解释。

  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做一个配合的妹妹,收拾东西离开桐城。

  她呆呆地坐了会儿,轻声问:“鱼柳,你看过大海吗?”

  “不曾。”

  “那你要不要跟我去马尔代夫?......不对,”

  她晃了晃脑袋,回过神来:“我忘了,你觉得不成体统。”

  最近跟鱼柳相处的时间好长,出去旅游也第一个想到他。

  余六怔了怔,还没来得及出声,就见她又拿出手机。

  凌月影在屏幕上划了几下,点开自己和死党的三人小群,发起群通话。

  “楠楠,阿锡?”

  景楠接通电话:“月月宝贝!”

  阿锡稍慢些:“什么事,月月?”

  月月。

  陌生的少年声音从扬声器飘出来,飘进余六的耳朵。

  他耳尖动了动,抬眸望过来。

  “要不要出去玩,”凌月影不绕关子,“我出钱,喜欢巴黎还是马尔代夫?”

  “你认真的?凌总?”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没什么,”凌月影小声道,“就是想出去玩了。”

  通话里沉默了两秒,阿锡语气歉意道:“我要上课。”

  景楠紧跟着道:“我要学车。月月你应该早点说,我肯定就跟你去了。”

  凌月影难过地耷拉下脑袋,“没关系。”

  像朵蔫了的小花,余六还是头一回见到她这副模样。

  “凌姑娘。”

  “嗯?”

  他脱口而出道:“我与你去。”

  凌月影倏地转过头:“什么?”

  “我,”余六嘴唇动了动,“我说......”

  “你不是说不成体统?”

  他声音愈来愈低:“姑娘也邀请了那位公子。”

  那人还唤“月月”。

  或许当今世道的规矩,真是不同的罢。

  那是否他也可......

  至少他还有功夫保护她。

  “跟你有什么关系?”

  凌月影狐疑地打量余六一会儿,忽然扑上去掐他的脸:“口是心非!你明明就很想出去玩!”

  “......”

  “算了算了,原谅你了。快点好起来,带你去巴黎看铁塔,还有金发碧眼的白种人。”

  “蛮夷?”

  少年迟疑中透出一丝嫌弃。

  这可真是......

  “小鱼柳,你真的什么都不懂哇。”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原本沉重的心情却莫名好了不少。

  凌月影笑着揉揉他脑袋:“想去哪里,说。”

  大海看不看也无甚差别,蛮夷之地他更是没有兴趣。

  余六抬眸看她脸色,小心翼翼出声:“蒲城可以?”

  凌月影无语地噎了会儿,恨不得踹他一脚。

  绕这么个圈子,最后还不是乖乖放弃了那什么鬼体统。

  -

  虽然有时真的让人头疼,总的来说,余六还算是个让人放心的孩子。

  学习知识很快,身体恢复得也很快。

  几乎不到一周的时间,他就不再需要流质的食物。

  凌月影和余六坐在病房的小桌边,各自吃着一份病号饭。

  桐城午间新闻又在播送着昨天的抢劫案,凌月影烦躁地用筷子扒拉米饭:“昨天哥哥又催了。”

  “凌公子可是遇到麻烦了?”

  “麻烦肯定是有点麻烦,”凌月影想了想,“不过这几天也没出什么大事,我觉得应该还好。哥哥他可能就是觉得最近有点乱,怕我万一遇上抢东西的。”

  余六停下筷子,

  “今天我送姑娘回去罢。”

  如若可以,其实他想问问,是否能帮上什么。

  只是姑娘的兄长为官,若是知道他的身份,又如何愿意与贼为伍。

  他也不是第一次提起这个事情了。

  凌月影倒是并不反对,只是想想鱼柳到时自己回医院,又想起他被车撞的那一幕,一直放不下心。

  “......不用。鱼柳,等施医生让你出院了,我们就出发吧。”

  余六低声道:“现在便可。”

  “算了,身体重要。”

  余六坚持道:“当真无妨。”

  他从未养过这样长时间的伤。

  娇贵得已经不像他自己,施大夫和凌姑娘却还觉得不够。

  “不可以,”凌月影坚持道,“听医生的,你还没好。”

  余六拧起眉,轻轻一掌拍在身边的空椅子上。

  没发出什么声音,也没反应。

  凌月影抬头迷惑地看了眼:“你做什么?”

  话音落下,椅子忽然咔吱咔吱地响,从中间碎裂开来。

  凌月影:“!”

  余六起身走到病房角落,拿了扫把扫帚,又默默走回来。

  地上散落一地塑料片,就连椅子结构的细钢管,也断成了一小截一小截。

  “鱼柳,你......”

  余六低头望着一地狼藉,也没有能想明白,自己怎么会做出这样孩子气的事。

  他胡乱地把碎片扒拉了几下,一旁呆呆的凌月影终于回过神来。

  “知道你是大富翁了,也不该这么欺负一把椅子吧?”

  故作责怪的语气,打趣和笑意却藏也藏不住。

  余六神色松动稍许,

  “姑娘,可允许我早些出院?”

  “不行,”凌月影不假思索,“你上次说山里藏宝贝的地方很危险,我怕出事情。”

  余六闻,不由又重新拧眉。

  阴冷的目光扫过房间,像是在寻找什么能拍的东西。

  见他这副模样,凌月影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

  “好吧好吧,我去求施医生宽限几天。”

  鱼柳看着像个充满破坏力的魔头,却总能带给她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