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仙女饲养杀手笔记 第21章 第21章

小说:小仙女饲养杀手笔记 作者:于拾忆 更新时间:2021-07-22 14:39: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绝壁不是警察,”口罩男恶狠狠把口罩扔到地上,“那帮废物条子,能有这种身手才怪。”

  被唤为“杜爷”的胖子掀起眼皮,不咸不淡地问了句:“身手很好?”

  “您是没见着,穿病号服那家伙,飘起来比鬼还快,那手跟铁钩子似的......”

  口罩男心有余悸地说了几句,意识到自己的怂样,神色一变,又狠厉了起来。

  “等我出来弄不死他。”

  “哎,”杜爷伸出一只手制止道,“真有你说的那么玄乎?”

  一时嘴快就说了出来,这时再补救就为时已晚。

  口罩男咬牙不甘道:“挺玄乎。”

  想起刚才匆忙一瞥,少年一身冷戾的模样,杜爷意味不明道:“还真是。”

  口罩男望着地面小眼睛里精光一闪:“敢破坏我们的计划,您看是不是找人......”

  杜爷笑了笑:“有什么关系,那孩子可比凌风影的妹妹有意思多了。”

  这次原本也并未准备做什么大事。

  不过是个小小的警告,吓唬吓唬罢了。

  毕竟早早把凌风影逼得狗急跳墙,于任何一方都毫无益处,游戏也失去了乐趣。。

  “......倒是你,”杜爷猝不及防地沉下脸,被脂肪挤压的浑浊双眼冷光並现,“废物一个。”

  口罩男浑身一颤,险些腿一软就趴下来行个大礼。

  远处微弱的警笛声愈来愈近,杜爷抬腿在口罩男膝盖骨上踹了一脚。

  “条子来了,接客。”

  -

  另一边,凌月影慢慢走着,忽然停下脚步。

  “鱼柳,你觉不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余六思索半秒,

  “嗯?”

  他低头看向身前小姑娘的发顶,

  “姑娘可是吓着了?”

  这个鱼柳还真是......

  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听她的话。

  让抓人就抓人,让放人就放人,真是乖得不行了。

  凌月影轻轻笑了笑:“没有。”

  刑警队长的妹妹,胆子哪里有这么小。

  只是不管怎么说,后怕总是有几分的。

  “鱼柳,谢谢你哦。这次幸好你也在。”

  病号服宽大的袖口忽然被轻轻捏住,面前女孩亮晶晶的眼睛里多了几分崇拜和亲近。

  余六低着头,喉头滚了滚。

  又滚了滚。

  “......嗯。”

  瞧这呆样。

  凌月影顺手牵着他的袖子,笑眯眯往前走:“这里就是我住的小区了。”

  门口立着高档又精致的金属标志,门禁森严,站着两名全副武装的保安。

  往小区里望进去,现代感与设计感并重的高层公寓,环境也兼顾了景色和舒适。

  “我住那一栋,”凌月影指给他看,从包里拿出业主卡刷开门禁,“要不要去我家坐坐?”

  这个位置便能看见她走进公寓楼。

  余六抬眸望了眼,停下脚步,

  “不合规矩。姑娘请回吧。”

  这个一本正经的模样,像是真把自己当成了保镖。

  “......你又来了,”凌月影摇摇头,“不想上去就算了。回去的时候小心一点,知道吗?”

  女孩的关心和迁就太过明显,余六不自觉地翘了翘唇角:“嗯。”

  凌月影朝他挥挥手,噔噔噔跑进公寓楼。

  回到家里,随手把包包往沙发上一扔,又跑到阳台。

  其实她也存着一点私心。

  考一考鱼柳,看他怎么回去。

  景色一片开阔,视线顺着来路梭巡,很快便找到了余六的身影。

  他的步伐很快,朝之前下车的地方行去。

  转过拐角,忽然有个人,迎面朝他走过去。

  凌月影眯了眯眼,余六身前那个圆滚滚的身影格外容易辨认。

  “......刚才的胖叔叔。他拦住鱼柳做什么?”

  一百米外。

  余六冷着脸停下脚步:“有事?”

  胖子脸上堆着笑,挤出一道道褶子:“小兄弟,我这专门等着跟你道谢呢。”

  余六视线扫过空荡荡的左右,面无表情问:“那人呢。”

  虽然少年惜字如金,胖子也知道他指的是谁。

  “那个小毛贼啊,刚被警察带走了。”

  余六闻点头,目不斜视,抬腿从他身侧走过。

  胖子赶紧追上去,“等、等等,小兄弟。”

  这胖子怎的这样聒噪。

  余六拧眉绕开,加快步伐向前走去。

  一双腿格外的长,让人跟也跟不上。

  胖子撑膝停在原地喘着气,目光透出阴鹜,语气倒是还很热情:“小兄弟,还没有工作吧?我给你推荐个?”

  介绍差事。

  余六脚步一顿,停了下来。

  他并未转过头,冷冷道:

  “何事?”

  “是这样的,”胖子屁颠屁颠迎上来,“你看你身手这么好,我这儿刚好缺个保镖。绝对是正经工作,不如你在我这干,叔叔我绝不亏待恩人......”

  保镖。

  听到这个词的一刻,他便清楚这是一份值得考虑的差事。

  要在这世道立足,必须有一份自己的差事。

  于他来说,保镖护卫一类工作,既能胜任又算是堂堂正正,最合适不过。

  只是这个胖子......

  “不必了,”他道。

  “再、再等等!”

  胖子气喘吁吁跑上前,口中啰啰嗦嗦道:“警察让我去派出所做个笔录,为了等着跟你说句话,我连坐警车的机会都放弃了,这不,现在还得赶过去......”

  他手里捏着张名片,正要塞进少年的手里,脑子里忽然冒出口罩男的话。

  那家伙手跟个铁钩子似的。

  于是他鸡贼地将名片放进宽宽的病号服口袋。

  “随时找我,随时找我。”

  余六大步走到之前下车的地方,绿色的出租车已经不见了。

  耽搁的时间太长,倒也不是没想到会这样。

  他站在路边重新等车。

  姑娘说过,绿色和红色的出租车都可以坐。

  只要等车靠近,然后抬手便可。

  尤其是亮着红色“空车”牌子的车,打起来十分容易。

  不多时,一辆出租车开过来,减缓速度靠近路边。

  正要停下,忽然又呼啸着窜了出去。

  余六拧起眉头。

  这是为何。

  好在这是一条热闹的路,沿途的空车不少。

  第二辆车靠近,减速,复又加速、开远,如出一辙。

  “......或许有急事罢。”

  一百米外的阳台上,凌月影已经乐不可支。

  “小鱼柳,谁让你总是黑着个脸,活阎王似的,看着就不像好人。”

  司机一看清长啥样,就没一个敢载的。

  三辆车。

  四辆车。

  凌月影愈发幸灾乐祸。

  五辆车。

  六辆车。

  ......

  她逐渐有些笑不出来了。

  现在还算是一天里最热的时段。

  家里空调又凉又爽,外面的日头还是无比毒辣。

  鱼柳个傻子,站在大马路边上,也不知道找棵树躲一躲。

  “......小麻烦精。”

  凌月影一跺脚,跑到客厅抓起钱包和钥匙,又噔噔噔跑下楼去。

  径直跑出小区,绕过街角,穿过马路跑到余六身边。

  “鱼柳!”

  余六怔了怔,蓦地转过头来。

  “凌姑娘?”

  凌月影在他身边停下,额头沾着亮晶晶的汗,脸蛋像个红扑扑的苹果。

  顾不上解释什么,抬手帮他打车。

  漂亮的少女踮着脚尖用力挥手,期待满满的模样,哪个司机也舍不得拒绝。

  出租车在面前缓缓停下,凌月影笑眯眯地拉开车门:“好了,你快上去吧。”

  等余六听话地钻进去坐好,她从包里翻出足够的钞票。

  “到医院就把钱给司机,我先回去了哦。”

  余六正要伸手去接,目光忽然凝住片刻,像是想起什么事情。

  “姑娘上车来。”

  “怎么了,”凌月影歪着脑袋看他,“我不上车啊,回家。”

  冒犯了。

  他在心里道了句,伸手轻轻握住她递钱的手腕。

  再轻轻一扯,同时身体向车后座的另一侧窜过去,凌月影稀里糊涂的就坐在了车里。

  转过头看看,另一边的余六望着前方,沉声开口道:“劳驾,保利公寓。”

  这话显然是对司机说的。

  鱼柳这是......

  凌月影愣了愣。

  司机无语地嗤了声:“就几步路,你们搞啥。”

  余六冷声重复道:“保利公寓。”

  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凌月影心头一软。

  虽然只是走一小段路,他还是不放心了。

  “很近的,麻烦您开过去一下吧,”她轻声道,“多谢了。”

  女孩子礼貌又乖巧,司机语气不由好了些。

  到底还是不情愿,理由与之前那个司机如出一辙:“小姑娘,前面在修路,看见没?调头不方便,得绕好大个弯,麻烦。”

  “那就麻烦您绕一下吧。等会儿还要送我朋友去医院,现在就可以开始打表了。”

  那么就算绕路,也可以计入里程。

  司机没意见了。

  距离实在太近,不到半分钟的时间,车子就停在了小区门口。

  凌月影推门下车,少年坐在车里,微仰着脸简单道别。

  她心里软乎乎的,还稍微有点愧疚。

  打不到车并不是他的错。

  “小鱼柳,”她伸手揉揉他脑袋,“他们都不知道你有多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