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仙女饲养杀手笔记 第 23 章 1.22

小说:小仙女饲养杀手笔记 作者:于拾忆 更新时间:2021-07-22 14:39: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我要和鱼柳出去旅游!”

  理直气壮的样子,好像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凌风影一口气哽在喉中,脸色发青。

  “......月月!”

  “是啊是啊,”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凌月影用力点头,“你不是怕我有危险么,我知道的,这不是刚好,跟鱼柳在一起就最安全了。”

  凌风影简直感到不可思议。

  凌月影接着道:“就昨天哦,回家路上有人想来抢我包,还好有鱼柳在。那个包是妈妈新给我买的,可贵了。”

  “......我看你是脑子有包,”凌风影提高了声音,“那小子有哪一点像个好人?”

  “哥哥你不要这么说,”凌月影蹙眉,“你对鱼柳有偏见。”

  诚然她也不得不承认,如果从陌生人的角度看,鱼柳是有那么一些......不像个好人。但是他是她亲手从阎王爷手里抢回来的人,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她知道他的来历,她就如同信任最亲密的朋友一般信任着他。

  “鱼柳昨天帮了我,”她加重语气再次强调道,“他有事情要去蒲城一趟,你也知道他没常识的,怎么能不管他。我绝对不是忘恩负义的人。”

  凌风影恨不得把手里的电话捏碎,额角像是漫画中一般凝出一个愤怒的“井”字:“你能不能搞清楚谁才是恩人!要我提醒你为他做过什么吗?”

  凌月影嬉皮笑脸:“一人救一次,那就扯平了呗。”

  如何可能扯平?

  凌风影不会忘记妹妹是如何用她天赐的能力把垂死的余六硬生生从鬼门关里拉回来,她要为此冒着什么风险,而受益者却对此一无所知。

  每次想到这一点,对余六的迁怒就多一层。

  何况这人身份成谜,气质阴戾,无论从哪一个角度看,也不符合一名家长对孩子的择友标准,更别说让妹妹单独和异性出门旅游。

  “你要是想要新朋友,回头我跟妈妈说一声,介绍生意伙伴的女儿给你认识。”

  凌月影怒了:“你自己都不跟圈子里的富二代玩儿,干嘛让我去认识!”

  凌风影沉默两秒:“月月,听话。”

  虽然他也不怎么喜欢,但是至少身份知根知底,比来路不明的鱼柳好上一万倍。

  “......我才不要!!”

  挂断电话,凌月影回到病房。

  余六似是无事可做,还在低头看着那张名片。

  她有些不悦,上前把名片抢走:“怎么还看这个,你不会真想去给那个胖子当保镖吧。”

  “不是。”

  余六抿了抿唇,不知该如何说。

  他只是觉得......那胖子有些不对。

  如果说从前赖以生存的警惕性有十分,在这个平静而安逸的年代,便最多只剩了五分。又是昨天那样的情况,只要与凌月影待在一处,他的心神总会落在她身上,顾不上周围许多,这警惕性又变成一分。

  昨日与她道别过后,才又后知后觉些许不对。也说不上是哪里不对,但他直觉不该忽视这样隐约的念头。

  想起最近似乎遇到麻烦的凌风影,他正要开口向凌月影借用手机联系对方,略微思索后又作罢。

  无妨,他马上就会拥有自己的新手机。

  凌月影不感兴趣地看了眼手里平平无奇的名片,塞还给余六:“反正你不要去给他当保镖。”

  余六颔首道:“我知道的。”

  “好吧,”凌月影满意地笑了下,“那我们出门吧。”

  -

  出租车上空调开得有点高,或许是为了省汽油。

  凌月影转头瞥一眼身边的余六,他正气定神闲坐得笔直,似乎一点也不觉得热,她便懒得开口说了。

  秦暖烟提过许多次,要给自家宝贝女儿配司机,凌月影总是想也不想就拒绝了。

  这点上她跟凌风影一样,如果每次去做什么事都让司机干等着,即使清楚这是对方职责所在,还是会不自在。

  只有在这种时候偶尔觉得打车有些不方便。

  她想了想,转头跟余六说道:“等从蒲城回来,我们一起学车吧。”

  余六自然不会反对,轻轻嗯了声。

  即便他已经下定决心,蒲城一行过后便是他们二人分别之时,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说出来让她扫兴。

  凌月影托着腮看窗外,没过多久也到了目的地。

  “师傅,麻烦前面商业街入口靠边停就好。”她对司机示意道。

  今天是周末,购物商场外的商业步行街熙熙攘攘,飘着各种小吃的香气,有点古时候赶集的感觉了。

  下车不到十分钟,凌月影手里捧上了奶茶,竹签上戳着关东煮和章鱼小丸子。

  鱼柳的手指很长,单手便能稳稳地替她托着关东煮的碗和小丸子的盒子。

  凌月影惬意地眯起眸子看他一眼:“你怎么不吃呀。”

  余六额角微抽,脸色飞快一变。

  虽然对现代的小吃并没有什么特别的食欲,其实也并不介意尝试一下。只是要他和姑娘在一个碗里吃东西,这事打死他也干不出来。

  吃货分享食物被拒绝是一件非常打击人的事情,凌月影撇撇嘴,继续向前走。

  还没有失落多久,又眼睛一亮:“飞镖!”

  路边是那种很常见的游戏摊子,玩家购买一定次数的飞镖来扎破气球,再根据气球的数量兑换公仔。

  凌月影歪头看余六:“我哥玩这个可厉害啦,你也可以的吧。”

  余六:“......”

  他的飞镖能够在一里外扎中,动个不停的活人脖子上的血管。但是这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他不是很想让凌月影知道。

  也怕她看了会再次问起,他从前究竟是做什么的。

  只是看着小姑娘高兴的样子,他知道自己不可能再一次说出拒绝的话。

  那边凌月影已经赶鸭子上架,美滋滋地跟老板搭话:“这个多少钱一发,啊,好的,给我来五组。”

  老板看着面前有礼貌的漂亮小姑娘,乐呵呵递过来一个篮子:“好嘞,叔多送你们一组。”

  凌月影道了谢,朝余六招手:“我想要那个最大的公仔,你看这些够吗。”

  余六看着手里几乎满满一筐,

  “......”

  然后一难尽地看了她一眼。

  最大的那个公仔,是二十只飞镖以内扎破十五只气球。

  余六拿起一只飞镖夹在指间掂了掂,又瞄了瞄二十米之外墙壁上的气球。

  咻。

  飞镖在空中划出精准而诡异的弧度,斜斜擦过气球表皮。五声清脆而有节奏的响,一排气球变成碎片。

  凌月影:“?”

  气球摊主:“?”

  不小心看到这一幕的围观群众:“?”

  周围安静了几秒,凌月影一个激灵回过神来,手忙脚乱从包包里翻手机:“小鱼柳你你你等会儿,我录个小视频。”

  余六颔首,轻轻应了声。

  又是咻的一声,然后五声爆竹一样欢快的响。

  凌月影眼珠转了转,小孩心性上来,带着一点赌气和挑衅,点开微信置顶列表里哥哥的对话框,咻的一声把小视频发过去。

  有人在警队办公室气到险些昏厥。

  凌月影收起手机,余六正要出手第三枚飞镖,而周围的所有人——

  不约而同地做出了与她刚才相同的动作,拍视频。

  片刻过后,凌月影如愿把最大的公仔抱进怀里。

  游戏摊老板看着余六手边剩下的一篮子飞镖,忍不住冷汗涟涟。

  余六放下手,转头问凌月影:“还想要哪个。”

  “......都不怎么可爱,唔,没了。”

  余六点点头,正准备提议要走,就见这摊的老板长长松了口气,腆着笑迎上来:“两位小同学,你们看这飞镖也没啥挑战,不如换成子.弹试试?”

  毕竟是好几十块钱买的飞镖次数,他自然并不觉得有人会直接放弃。怕就怕这位大爷接着凑合玩,他今天又得进货公仔去。

  凌月影疑惑地嗯了声:“什么子.弹?”

  摊主从兜里捻出一颗橡皮子.弹,又指了指不远处另一个游戏摊:“那一处也是我的,喏,仿.真枪,保准比真.枪好玩。”

  顺着那个方向看过去,台子上摆着一把黑色的步.枪。在普通人看来算是做得十分逼真,但是凌月影见过真.枪,自然不会这么觉得。

  玩得多的人都很清楚,仿.真枪来射气球,看似难度很低,那枪里的猫腻实则能把人气死。

  凌月影也隐约知道一点,加上清楚余六的情况,他肯定不知道怎么玩,所以并不准备答应。

  “不用了,我们不......”

  “好。”

  “......诶?”

  既然余六想玩,凌月影自然不可能反对,“那你玩吧。”

  摊主终于又在心里松口气:“好的好的,这边来。”

  按照着他简单的示范,余六拿起这把不是非常逼真的枪,心里竟也生出一丝莫名的亲近来。

  微妙而不知来由。

  凌月影歪着头看他捧枪,忽觉赏心悦目。

  动作远不如自家哥哥做的标准,但他身姿挺拔、侧颜专注,加上浑然天成的气势,竟比那些战争剧里的影视明星还要好看许多。

  仿佛他是世界上最适合拿枪的人。

  如果鱼柳能有一把真枪......凌月影内心疯狂呐喊着“我要给他买”。

  可惜她再有钱也买不到。

  余六简单瞄准了气球、按下扳机,橡皮子.弹离开弹匣发出怦的一声,然后......没有然后,少女忍俊不禁的偷笑。

  “我跟你说了别玩这个。”

  歪了十万八千里。

  摊主一边汗颜,心里难免有丝幸灾乐祸。

  终于还是栽到他手上了。

  余六深深拧眉,低头晃了晃手里的枪。眉头愈紧,他又把枪凑在耳边听了听。

  再抬手,这次瞄准的方向空无一物。

  砰——砰。

  气球爆炸的声音。

  砰砰砰砰砰。

  凌月影:“?”

  气球摊主:“?”

  不小心看到这一幕的围观群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