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仙女饲养杀手笔记 第 25 章 第25章

小说:小仙女饲养杀手笔记 作者:于拾忆 更新时间:2021-07-22 14:39: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手机旗舰店一向很是热闹,尤其最近新型号发布不久,一排排试用柜台挤满了人。

  余六原本就很少在白天出门,更少踏进这样喧哗的地方。有一瞬间感到反感,下意识地拧了下眉。

  恰好被凌月影瞥见,“你社恐。”

  “社恐?”

  “社交恐惧症。”

  余六没承认也不否认,只低头道:“现代人词汇精深。”

  “你现在也是现代人了,”凌月影笑着打趣,伸手推推他,“你自己去买吧,挑好找导购。卡给你。”

  余六点点头,转身刚走出两步,就听身后一道音调稍高的年轻女声。

  “凌月影!”

  他停下脚步。

  凌月影被吓了一跳,看过去:“凌灿灿?你怎么在这?”

  “当然是来买手机啊,”凌灿灿挽着另一个女生的手,笑吟吟道,“高考结束爸爸奖励我的。”

  凌月影随口道:“哦。”

  “你怎么逛街不带保镖,”凌灿灿转头对身边的女生道,“这是我姐,她妈妈你肯定知道,就是......”

  女生果然露出羡慕的神色。

  凌月影有点不耐烦:“你还有事吗。”

  凌灿灿仿若未觉,笑容里藏着一丝得意:“没有朋友陪你逛街吗?一个人多不安全。”

  女生的虚荣心就是这样莫名其妙。

  <div>

  <div>

  凌月影眨了眨眼,看向余六,后者并未走远,微拧了眉朝这边看来。

  见她望过去,反而抬腿走开几步,停在不远处的柜台边,随手摆弄一部手机。

  居然装不认识。

  本想把人叫过来的凌月影:“?”

  忽然发现自己在余六眼里比不过手机。

  凌月影更不想搭理凌灿灿了,“关你什么事。”

  凌灿灿只当她被戳中痛处,笑容愈发大了点:“下次想逛街可以找我陪你呀。”

  “......那没什么机会了,”凌月影也笑起来,“衣服首饰什么的,我妈妈都让人把最新款送到家里了。”

  看着对方僵住的神色,凌月影微微扬起下巴,转身走到休闲区点了杯咖啡。

  凌灿灿站在原地黑了脸:“她今天吃火-药了?”

  身边的女生顺着她道:“豪门千金有什么了不起,太没礼貌了。”

  “她算什么豪门千金。”

  暴发户而已。

  女生一边附和她,心里却道,暴发户和暴发户之间也是有区别的,开科技公司暴富就是比做生意的听上去更厉害。虽然凌月影的母亲白手起家,但如今是桐城首屈一指代表性的企业了。

  女生这样想着,笑嘻嘻道:“还是你爸爸好,大学教授多受人尊敬。”

  凌灿灿脸更黑了,她爸爸也是凌月影的亲生爸爸。

  虽然对她来说,成为凌父的继女已经算是成功打破阶层壁,但是每次见到凌月影,还是忍不住不平,凭什么她什么也不用做就能享受这一切,甚至比她拥有的多出千百倍。

  偏偏拥有了这么多还不知道好好利用。如果换成她是凌月影父母的亲生女儿,肯定不会像凌月影这样默默无闻,搞得桐城的人都不认识自己。

  如果她也能像微博上关注的那些名媛一样,日常就是出国看秀,出席各种宴会......

  对了,宴会!

  想起什么事情,凌灿灿抬腿朝休闲区走过去。

  “诶,灿灿,你去干嘛,耳机不买了吗?”

  “有点事情问她。”

  这边的凌月影刚找了张桌子坐下,就看到凌灿灿又出现了。

  凌灿灿站在桌子对面,居高临下道:“凌月影,今天晚上的慈善晚宴,你有收到邀请吧?”

  这个事情没有听说,凌月影愣了下,“什么晚宴?”

  凌灿灿解释道:“就是一个古董收藏家举办的慈善晚宴,有拍卖会的环节,很多明星都会去。”

  “不知道,这些邀请都是我妈妈让人负责收的。”

  凌灿灿皱眉:“那你打电话问问,我跟你一起去。”

  凌月影也蹙眉:“你怎么知道这个活动的?”

  当然是微博上看到的。凌灿灿关注了不少桐城的豪门千金,几乎都提到了这个慈善晚宴,一封邀请函十分难得,就算这些人一向眼高于顶,也稀罕得不行。

  “......我听朋友说的。”

  凌月影忍不住笑:“那你让你朋友带你去吧。”

  “你!”

  把人气走了,凌月影耸耸肩,一边搅咖啡,一边继续嘟囔:“死鱼柳,没良心的鱼柳。”

  余六:“......”

  凌月影迟钝地发现面前又站了个人,抬头一看,眼睛睁得溜圆:“你走路怎么没声音的!”

  余六似乎笑了下,把信用卡还给她,“买好了。”

  凌月影没伸手,酸溜溜道:“怎么这么快就买好了,手机比朋友重要,我以为你要看一两个小时,反正我多等等也死不了......”

  第一次见她这样阴阳怪气,余六怔了怔,然后只觉得......

  可爱极了。

  女孩的脸蛋红扑扑、气鼓鼓,灵动而精怪,带着不经意的熟稔,他也不知该如何说,只觉得好看极了。

  当时他不过是怕凌月影的熟人看见她与自己待在一处,于她名声不好,尤其对方与她不合,他便下意识走开。

  却没走远,只不远不近留意着这边,总归不会让人伤着她的。

  此时不知道如何解释,只好站在那里道了句“抱歉”。

  凌月影撇撇嘴。

  闷葫芦。

  余六轻轻在对面的椅子坐下,试探着开口:“方才的......”

  “我继妹,和她朋友,”凌月影露出一点孩子气的神情,“烦人。”

  余六不着痕迹地眯起狭长的眸,眸底一片暗色:“姑娘想要如何?”

  “什么如何,”凌月影莫名其妙,“不理她呗,我还能弄死她不成。”

  话音落下,就见余六似乎变了下神色。但又很快恢复如常,她怀疑自己眼花了,蹙着眉迷惑地打量他两眼,又低头继续喝咖啡。

  桌下余六攥紧了拳头,内息游走,心绪迅速平和下来,驱走眼角的一丝暗红。

  凌月影毫无察觉,笑嘻嘻地碎碎念:“重组家庭的兄弟姐妹呀,大部分是天生的敌人,对了,你们古代没有重组家庭吧,只有庶子庶女,那更恐怖......噢我懂了!你是想帮我宅斗吗?我才不需要......”

  见她自顾自地给他找了个理由,并未留意到他的反常,余六扯了下嘴角,望向别处,没有说什么。

  一边想要重新开始,一边却又下意识冒出残酷的念头。

  真是

  恰好这时凌月影的手机响了,彻底将他解救出来。

  “......喂,妈妈,啊,我在和朋友逛街呢......什么慈善晚宴?不想去,”凌月影撒了个娇,“最不喜欢这些活动了。”

  电话那边的叶时暖劝道:“知道你不喜欢,这次妈妈有正事要你去做。拍卖会上有一个夏朝的琉璃觞,你把它拍下来,多少钱无所谓,是要送给京城的合作对象。”

  *注:本文的背景下夏朝是架空朝代,与历史上的夏朝无关。

  “那行吧,”凌月影答应下来。

  “等下你先去做造型,妈妈给你找个同伴一起去,晚上让他接你。”

  凌月影想了想,道:“不用了,我跟我朋友一起去。”

  叶时暖有些意外,但也没说什么。

  “好。”

  凌月影放下手机,眼睛亮晶晶的:“我妈让我去拍一个夏朝的琉璃觞,你跟我一起去吧。”

  “......琉璃觞?”

  “就是玻璃酒杯呀,”凌月影指了指桌上的玻璃咖啡,笑嘻嘻道,“你看,明明是差不多的东西,你们古代的就要贵几百万倍,真不公平。”

  叶时暖已经吩咐把资料发到手机上了,凌月影点开资料,“让我看看这个杯子长什么样。”

  照片里是一个黄澄澄的半透明杯子。

  “平平无奇,”凌月影转而看向下面的文字,“西域向大夏进贡的琉璃觞,也是可考的第一件琉璃制品。”

  “难怪这么贵,”

  没留意到对面的余六脸色变了变,兴致勃勃接着念道,“愚宗皇帝遇刺当晚,在晚宴上饮酒所用的琉璃觞,当晚过后下落不明,百年后才重现踪迹。”

  余六忽然开口,带着一丝艰涩和迟疑:“这个......很贵?”

  “那肯定贵,还是拍卖,就更贵了。”

  余六抿了抿唇,陷入沉默。

  说来其实也不算太久,但如今恍如隔世。

  愚宗皇帝是他报酬最丰厚的一次任务,实际上倒也并不怎么危险——这个昏君不得人心,事发后从大臣到侍卫,几乎无人上心捉拿刺客。

  唯一悬而未决的是,晚宴上刺客到底将毒下在何处。琉璃觞和琉璃酒壶作为西域的贡品,自然是事前检查的重中之重,杯里的酒液也要经过层层试毒才到得了皇帝口中。

  皇帝毒发后,余六之所以趁乱把酒杯和酒壶一起拎走,也是本着避开麻烦的心思,免得让人查到什么。

  最后自然是草草结案,得出毒是下在饭菜中的结论。

  他想要开口告诉凌月影,免得让她花了冤枉钱,却又怕对方问起当时的情况,他与这件事有什么关系。

  从混乱中抽出思绪,他最终还是道:“这个应该是假的。”

  “假的,”凌月影动作一顿,“什么假的,杯子?不会的。荀老是全国最有名的收藏家,不会看错的。”

  ......吧。

  既然已经开了口,余六便没什么好再纠结的,直接告诉她:“琉璃觞在我那里。”

  凌月影愣了两秒,方才反应过来。

  余六的那个秘密山洞!

  “这......”

  她嚯得站起身,无意识地转圈圈,“那是荀老卖赝品?不不不,是赝品太逼真,他也被骗过去了?”

  “倒也未必,”余六沉吟片刻,“或许时间太长,我那处已经被人发现了。”

  凌月影茫然地坐回桌边,“也有可能。”

  她托着腮发了会儿呆,忽然眼睛一亮:“不!这个就是假的!真的肯定还在你那。”

  “为何?”

  凌月影兴奋地抓住他手腕:“老天爷爷让你穿过来,肯定不会让你当穷光蛋的。”

  没想到这样的原因,余六愣了。

  “......”

  凌月影越想越确定:“就是这样,你看他为了把你送过来,首先安排了我来救你,然后......”

  从未被天意眷顾过的余六听罢,倒是略带自嘲:“姑娘多虑了。”

  “不,就是这样,”凌月影压根听不进去,注意力转到奇怪的方向,“愚宗皇帝长什么样,肯定是个丑八怪吧?你当时怎么也在,你是那个刺客?不不不你怎么会是那种人。那你是大臣?侍卫?总不会是亲儿子吧?”

  “不管你是谁,”她眼睛亮得像星星,“你要发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