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孕后身为首领的老公却失忆了 04

小说:怀孕后身为首领的老公却失忆了 作者:淮今 更新时间:2021-07-22 17:22: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呃、钉崎,伏黑,我感觉我们好像来晚了。”

  虽然接到任务的第一时间,五条悟就在伊地知为难的目光中将所有本次任务的参与人员带去陪他一起买喜久福了,但是毕竟所有任务的分配都是有报备的,也不会出现两拨人去执行同一个任务的情况。

  但是现在的情况好像稍微有些出乎了他们的意料。

  按理说就算有路过的咒术师,看到有帐被放了下来也不会轻易进来打扰别人的任务,而且那边的那群人看上去好像不太像是咒术师的样子……

  “那不是刚刚在甜品店遇到的大小姐吗?”

  钉崎野蔷薇颠了颠手里的锤子,目光从不远处窗户碎了一地的三楼微微略过,里面传来细微的、还未消散的咒力,但是这些咒力的拥有者显然已经被清理个干净,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哎?可是她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伏黑惠沉默的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那一大群人。

  “重点应该不是这个吧?伊地知先生给的资料上是只有几只普通的三级咒灵,但是这里的实际情况显然和情报不符,甚至……还出现了特级。”

  一旁的二人闻言顺着伏黑惠目光的方向看去,那边那个散发出强大咒力的特级咒灵此时正像个皮球一样被小女孩淡然的踩在脚下。

  虎杖悠仁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好、好强。”

  明明是那么强大的特级咒灵,在对方面前却全无还手之力,就好像一个普通的小咒灵运气极差一出门就遇到了五条悟一样。

  啊、奇妙的比喻增加了。

  “那我们要不要过去问一问啊?比如她们是不是也是咒术师之类的?”

  “笨蛋虎杖,你见过像□□一样的咒术师吗?!”

  “好像没有哎……”

  “而且。”伏黑惠警惕的打量了一圈四周,双手轻轻交叠召唤出了玉犬:“对方是敌是友,我们还不太清楚。”

  三个人就出现在早纪她们的不远处,黑蜥蜴的特工一眼便注意到了他们的存在。

  长尾飞鸟将用于记录情报的本子轻轻合起,目光投向不远处的三个孩子。

  “早纪大人。”

  “嗯?”

  早纪顺着对方的目光看了过去。

  “啊、是甜品店的那几个孩子。”

  他们戒备和防御的姿态太过明显,以至于早纪看了便有些奇怪的挑起了眉,视线落在面前已经蜷缩成人类大小的咒灵,脑海里闪过了什么。

  难不成,这些咒灵和这三个孩子有关?那他们的那个盲人哥哥呢?被送回家去了?还是……藏在别处呢?

  “狗?这里怎么会有狗?”

  “好像是那个黑色头发的少年刚刚召唤出来的。”

  异能者……还是咒术师呢?

  哈,没想到只是出来执行一个普通的镇压任务,结果就遇到了这么多有趣的事情啊。

  咒灵、咒术师、奇怪的一行人。

  “抱歉哦,我们现在已经有了新的对手,所以……就不太用得上你了呢。”

  早纪的脚尖在特级咒灵的脑袋上点了点,而后微微用力,脚下的东西便霎时化为一地尘埃消散在风里。

  “啊。”她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有些惊讶的张了张嘴,突然拔高了声音:“这几个人、该不会那个组织的余党吧?和那个首领一伙儿的?”

  早纪沉默了片刻,思来想去觉得动脑子这种事情实在不适合自己,于是直接放弃思考,朝着身后的黑蜥蜴特工们摆了摆手。

  五个黑蜥蜴特工动作迅速的举着枪跑了过去,将正处于戒备状态中的三个人包围起来,黑漆漆的枪口对准了表情惊讶警惕的少年们。

  “明明之前在甜品店里我还那么好心的把喜久福送给你们,结果居然意料之外的投喂了自己的敌人吗?”

  “敌人?”

  伏黑惠皱了皱眉。

  这个人难道是诅咒师吗?但是一个普通的诅咒师是如何能带着这么多拥有着精良设备的特工们混在一起的?这些特工还显然是这个人的手下。

  难不成、又是什么特殊的组织之类的吗?

  但是,既然是诅咒师怎么可能不认识五条悟呢?

  就算是误会,那周围的这些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敌意也实在是太过强烈了,就好像已经盯上了猎物的猎犬一样,一旦咬上就绝不会松口。

  “那个……”

  虎杖悠仁显然是有些不太明白为什么事情突然就会发展到这种地步,明明他们之间任何交流都没有,怎么突然上来就举着枪对准他们啊。

  就算他们是咒术师,菜刀、锤子和玉犬也打不过枪吧?

  大人,时代变了!

  “我觉得我们是不是应该先……交流一下?没准是误会呢!对吧、呃……”

  姐姐?妹妹?

  肉粉色短发的少年挠了挠头,显然是不知道该如何称呼面前的这个人。

  她穿着一身珊瑚粉的长裙,外面披了一件一看就价值不菲的西装外套,脚上穿着米白色的平底鞋,看上去年纪并不大,但是毕竟身边有着像五条悟那样的童颜,他一时间也不太确定对方的年纪是不是真的和自己相近。

  如果不小心叫错了,对方更生气了怎么办!

  更何况刚才他可是亲眼看见了这个人把特级咒灵的脑袋当球踩在脚下的!没准下一个被踩的就是他的脑袋!

  “误会呀……”早纪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不可能呢。”

  几乎是她话音落下的下一秒,周围的黑蜥蜴特工们就齐刷刷的向前迈了一步将三人逼得更紧。

  “你们想要做什么?”

  早纪第一时间并没有回答伏黑惠的问题,只是柔和了面庞朝少年身旁的两只玉犬招了招手。

  “狗勾可真可爱,过来。”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对于外人攻击性极强的玉犬此时完全违背了主人的意志,就像两条普通的、温顺的狗狗一样欢快的摇着尾巴朝早纪跑了过去。

  白色玉犬甚至亲昵的拱了拱早纪抬起的掌心。

  “玉犬!”

  伏黑惠这才发现他已经完全失去了玉犬的操纵权,无论怎样都无法召回那两只“主动投敌”的傻狗。

  入江秋抬手轻轻摸上了黑色玉犬的脑袋,而后俯身到早纪耳边轻声说道。

  “早纪大人,这两条狗是那个人的式神,是以自身影子为媒介创造出的十种式神其中之一。”

  啊,听起来不太像是什么异能呢。

  她看了身边的人一眼,后者则了然的点了点头,继续说道。

  “嗯,是术式,也就是咒术师的能力。”

  “啊、明白了。”

  早纪揉了一把白色玉犬的狗头,而后两只手分别拍了拍它们的脑袋。

  “真乖,回去吧。”

  就在她话音落下的下一秒,两条玉犬便瞬间消散在风中。

  伏黑惠清晰的感受到玉犬的回归,而后警惕的眯了眯眼。

  这个人、难道是和狗卷学长一样的咒言师吗?

  但是,她的实力绝对远在狗卷棘之上。

  一级吗?或者是、特级诅咒师?

  “老师我真的是尽职尽责又无比善良呢,一看到自己的小学生们遇到危险,就义无反顾的过来营救你们了,唔哇、太感人了!”

  刻意的甜到发腻的嗓音从身后传来,守在早纪身边的二人警惕的伸手摸向腰后的手-枪,目光不善的看着来人。

  “哦~是在甜品店分给我喜久福的好心小姐啊,我能请问一下、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为什么有五个像夜蛾一样又凶又恐怖的壮汉把我可怜的学生们围了起来呢?”

  “五条老师!”

  虎杖悠仁如同一只外出打架被揪住后颈皮毛、此时见到主人接自己回家的小猫一样,原本还警惕的耷拉着的脑袋兴奋的扬了起来,像是一下子有了底气一般。

  早纪闻声看去,见到意料之中的人时轻笑一声挑了挑眉:“三浦,你们可得把这三个孩子看好啊。”

  “是!”

  “哎呀~”

  五条悟的目光在触及到早纪周身散发出的浅绿色光芒时微微一愣,脸上玩世不恭的笑意收敛了几分,他抬起手指勾住眼罩的边缘下拉,露出那双波光潋滟的六眼来。

  “这回可真是遇到了个大麻烦啊。”

  早纪给了身边两个人一个眼神,后者则是了然的点点头后撤一步,分头跑向了不同的方向。

  她朝着五条悟所站的位置迈了几步,双手随意的插在西装外套的口袋里,上下打量了对面的人一番,似乎是察觉到什么,她的目光微微一顿而后便笑开了。

  “也不知道我那几份喜久福有没有白送给你。”

  “嘛,至少你得到了我真挚的感谢嘛这位小姐。”

  “看那边几个孩子见到你的反应,感觉你应该很厉害的样子,会有多厉害呢,这位先生?”

  “哦~当然是天上天下、我是最强的那种厉害喽。”

  早纪若有所思的眨了眨眼,并没有说话,倒是五条悟摸着下巴,在黑蜥蜴特工们不善的目光中绕着她走了一圈。

  “你们,应该没有什么公开自己能力情报的习惯吧?”

  “嗯,这是当然了。”

  “那就抱歉啦,小可怜。”

  眨眼间五条悟便闪身到早纪几米远的位置,交叠起手指露出一个放肆的笑,与此同时,早纪也不甘示弱的抬起了手。

  “术式反转,赫。”

  “异能力,【诸神黄昏】。”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