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孕后身为首领的老公却失忆了 13

小说:怀孕后身为首领的老公却失忆了 作者:淮今 更新时间:2021-07-22 17:22: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啊,这样吗?

  春天来了啊。

  森鸥外垂眸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而后抬起头时脸上又挂上了一如既往的笑容,他朝着一帮表情不悦的爱丽丝伸出手,示意对方跟上。

  “我们回去了哦爱丽丝酱。”

  回到办公室后秘书便捧着什么文件走了进来,上面什么标志也没有,秘书的神色却有些奇怪的小心翼翼。

  “首领。”秘书将薄薄的几张纸放到桌子上,这是森鸥外是以前所交代要去调查的事情,她本应该过段时间再告诉森鸥外的,但是现在的情况显然不允许她这么做:“这是之前您让情报部去调查的夫人身世的材料,还有、那个人的确和樱花孤儿院资助款丢失的那件事情有关……”

  “那个人?”

  失忆前的自己做有关早纪的什么事情他就算再怎么不理解也都不会感到奇怪的,让他好奇的也就只有让秘书支支吾吾的‘那个人’。

  “啊……夫人的、前、前男友,也是初恋男友,嗯。”

  “……”森鸥外眨了眨眼盯着照片上的男人看了一会儿,侧过头有些疑惑的看向身旁的人问:“你觉不觉得这个人长得就是一副讨人厌的样子?”

  “……”

  这不长得还挺帅的吗。

  毕竟夫人长得很可爱,交往过一年多的初恋男友是个温柔系帅哥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吧?

  虽然心里这么想着,但是秘书是不可能这么如实说的。

  她在森鸥外身边工作了这么多年,这种程度的问题回答起来还是得心应手的。

  “的确,看着就有让人打一顿的冲动。”

  “啊,我也是呢。”

  不,您就只是单纯的因为对方是夫人的初恋前男友所以才不爽的吧!

  秘书内心这样吐槽着。

  这就是男人奇怪的胜负欲和占有欲吗?明明都失忆了却依然下意识的、发自内心的讨厌自己妻子的前男友……

  “所以?”

  “啊!抱歉。”专心在内心吐槽的秘书这才急忙回过神来,微微俯下身对着森鸥外轻声说道:“根据情报部提供的调查结果,当年樱花孤儿院的资助款的确是小宫幸一勾结当时负责此款项的政府工作人员转移走的,也正是因为这样,夫人当年才错过了考上自己心仪大学的机会,甚至在18岁生病时因为没有钱治病所以差点死掉。”

  因为他转移走了资助款,所以您差点没老婆了。

  秘书在心里默默的这么总结着。

  “不过后来樱花孤儿院的院长遇到了一位医生,对方免费为夫人治病买药,救回了夫人,但是情报部并没有查到那位医生的信息。再然后孤儿院就得到了mafia的资助。”

  那个时候森鸥外还只是港口黑手党的医生,虽然他借助着首领的私人医生这种身份接触到了许多内部的文件和工作,但是对于很多细微的事情并不算太过了解,不过mafia一直会资助各种各样的机构这一点他是知道的。

  全国各地都有受过mafia资助的机构,樱花孤儿院曾经也是其中一员这一点并不令人惊讶。

  只是……那位医生?

  就算找到了,恐怕对方也记不得这种事情了,他曾经做过医生,所以对这一点再了解不过。

  年轻一点的还好,像他这样工作很多年的医生,救过的病人数不胜数,更何况还是个普普通通的、不能给自己带来什么的病人,肯定不会放在心上,说不定没过几天就把这件事忘了个彻底。

  不过即便如此还是要好好的找到对方,表达感谢才是。

  森鸥外的目光落到桌子摆放着的照片上。

  嘛,怎么说也是救了他妻子的人嘛。

  “另外,当时调查这件事情的时候您说,一旦小宫幸一进入mafia的势力范围内,就把他抓过来……嗯……现在已经在拷问室里了。”

  “……”

  秘书仰头小心翼翼的叹了口气。

  真是小气的男人啊,不过对方也罪有应得就是了。

  为了能让自己顺利出国、铺一条顺利成功的路,不惜欺骗自己恋人的感情,甚至挪用对方所在的孤儿院的资助款。

  如果真的很想要钱的话,为什么不直接去找个有钱的大小姐呢?非要在本就生活不好的夫人身上下手。

  甚至还丝毫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什么错误,张嘴闭嘴都是‘我这只是为了更好的提升自己’‘想要给她更好的生活’‘都是为了她啊’这样的话。

  啊死渣男,快点死了算了。

  “那么就交给红叶酱处理吧。”

  “首领,红叶干部说她不负责……要您亲自去处理,要不然她就把您的情敌重新放回夫人身边,反正夫人那么好骗说不定也会相信对方的鬼话什么的……”

  “哎呀,还真是任性啊。”

  虽然森鸥外根本不记得有关早纪的任何事情,但是这也不代表他会任由曾经对自己的妻子做出这种事情的人这么……悠哉的生活啊。

  更何况,转移孤儿院资助款这种肮脏至极的事情连身处于黑暗中的他们都不会去做,这样的人、的确应该好好警告和教训一下呢。

  森鸥外起身,伸手叫来一旁的爱丽丝,秘书见状便收拾好桌子上的资料跟着走了下去。

  拷问室在红叶所在的那栋大楼里,距离总部不算远也不算近,外面分明还是艳阳天,处在地下的拷问室却阴冷的让人无法忍受。

  阴暗潮湿又密闭的屋子里散发着一阵阵浓郁的血腥味,还隐约掺杂着什么东西腐烂的味道。

  这是港口黑手党最阴暗、最恐怖、最负面的地方,这里处决了不知道多少mafia的叛徒,也不知道拷问了多少嘴硬的人,很少有人能从这里活着走出去。

  皮靴在湿润的地面上敲出了清脆而缓慢的脚步声,分明是人间炼狱般的地方,门外却传出了小女孩软糯甜美的嗓音。

  可那嗓音却说着这样的话:“哇笨蛋林太郎,快看那个人的脸烂掉了,好丑哦。”

  “哦呀,的确呢。”

  屋子里的人不知道他们说的是谁,脑海里却已经能够想象对方的惨状,他的双手被手铐吊在墙上,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正流着血,血肉模糊。

  看样子应该是红叶做的。

  拷问小队的特工打开了门,森鸥外便带着爱丽丝和秘书淡淡的走了进去。

  他上下打量着眼前的男人,实在不能从对方身上看出什么可以夸赞的地方。

  “小宫幸一?”

  小宫听到声音后猛地抬起头,眼睛里还带着隐隐的恐惧和愤怒。

  “啊,很高兴认识你。”

  森鸥外笑眯眯的和对方打招呼,似乎并没有觉得这里是什么不适合这样心平气和交谈的地方,只是扯了扯手上的白色手套。

  “你、你是谁?”

  “抱歉,忘记自我介绍了,我就是这里的首领哦,也是早纪酱的丈夫呢。”

  “哈、哈哈哈……”

  像是早就猜到这样的结果一般,小宫不顾形象的大笑起来,甚至扯动了身上的伤口也没有在意。

  “果然是这样啊,是不是像你们这种身处高位的人都是这么小心眼又患得患失?怎么,我威胁到你们的感情了?哈哈哈哈,看来早纪心里还是一直有着我的?真可怜啊,分明是呼风唤雨的港口黑手党首领,结果却在这方面输给我了吗?”

  “啊,你好像是误会了什么。”

  森鸥外并不恼,这样的、比这样难听的话他听到过的太多太多,这种程度的挑衅对于他来说连挠痒痒都算不上。

  他伸手接过秘书递过来文件仔细翻看。

  其实客观评价起来的话,至少小宫幸一在和早纪交往的时候对她还算是非常不错的,在转移走资助款的时候也并不知道孤儿院没有多余的钱给早纪上大学,更不知道之后早纪险些因为没有这笔钱而死掉。

  小宫幸一的确是个聪明又有野心的人,只是他自己的本事配不上他的野心,他也只能剑走偏锋,使用一些见不得光、甚至肮脏恶心的手段来成全自己了,甚至不惜从自己身边的人下手。

  啊,如果放在某些喜欢用这种手段取胜的组织里,小宫幸一说不定能有着什么一番成就呢。

  不得不说,小宫幸一的智慧、胆识、冷漠确实高人一等,也确实令人惊讶。

  不过……这和他有什么关系呢?

  “当时被用那样可笑又自欺欺人的理由甩了之后,小可怜一定难过了很久吧?”

  秘书沉默,她怎么会知道这种事情?

  不过秘书却还是一本正经的点点头。

  “确实。”

  “说不定眼睛都哭肿了呢,为了这样的人。”

  “确实。”

  “啊,那副样子一定会很可爱吧?”

  “确……嗯?”

  好变态。

  秘书忍不住嫌弃的皱了皱脸。

  森鸥外停止自己将那副红着脸也红着眼、可怜兮兮的样子代入到早纪身上的行为,心想着早纪真的每一个五官、每一个部位都长在了他的审美和xp上啊。

  森鸥外不禁感叹一声,而后将目光重新落在对面的人身上,脸上虽然笑着,笑意却不达眼底。

  “那么,我很好奇一件事情,小宫先生,转移走了资助款、抛弃了我的早纪跑去国外的你,现在究竟有了怎样令人赞叹的成就呢?”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