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孕后身为首领的老公却失忆了 17

小说:怀孕后身为首领的老公却失忆了 作者:淮今 更新时间:2021-07-22 17:22: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或许是早纪这个礼拜实在是太过悠闲和自在,没有成堆的文件要审批处理、也没有明明弱的要死却依旧不停挑衅的任务目标,每天睡到自然醒后开启一天的美好生活,这样的日子舒服到早纪险些要忘记自己原本危险而充满火光的生活。

  大概就是因为如此,她平静的生活才会突然溅起水花。

  店内原本充满了说笑声的和谐氛围突然被女人的尖叫声打破,所有人都下意识的看向了声音的来源处,就在早纪她们斜后方的一桌,或许是他们太专注于聊天,居然没有发现那边的异常。

  “怎么了?”

  坐在不远处的一桌人最先反应过来,戴眼镜的小男孩迅速冲了过来拦住旁边人想要伸手过去的动作,而后站在不远处的女店员才反应过来匆匆叫了安室透过来。

  “她死了。梓小姐,请你报警。”

  店员在小豆丁的指引下封-锁了现场,作为出现在案发现场的人员之一,早纪便也被迫留在了屋子里,在凶手找出来之前不能离开这件咖啡厅。

  对面的两个人似乎并没有什么反应,除了对于突然离世的年轻女性感到惋惜后便是好奇。

  “啊,那个小不点好像很特别呢。”

  “鲑鱼鲑鱼。”

  早纪闻言从自己刚吃了几口的蛋包饭里抬起头来,扭头看向被夏油杰和狗卷关注的那群人。

  毫不畏惧的蹲在尸体旁观察的出乎意料的是个看上去只有六、七岁的小孩,旁边一个穿着西装的大叔摸着下巴站在那里也盯着地上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他们同行的女孩正和店员一起维持着店内的秩序、安抚顾客们的情绪。

  警察很快便来到了这里,拉着警戒线封-锁,将案发现场的那一小块地方空出来。

  “死者26岁,已经怀孕六个月了,初步判断是头骨遭受锤击导致脑出血死亡。”

  早纪闻言一愣,下意识的摸向自己的小腹。

  也是马上就要成为母亲的人了,结果却……

  似乎是因为同为孕妇的人有了这样的遭遇,早纪的情绪肉眼可见的低落了下来,她怏怏的将手里的叉子放到桌子上,而后目不转睛的盯着那边。

  “柯南!不要捣乱!”

  被称作柯南的小男孩被身穿西装的中年男子一只手从尸体旁拎了起来,柯南蹬着腿挣扎,嘴里还不满的叫唤着。

  “不要嘛不要嘛!新一哥哥教过我很多东西,我不会捣乱的!”

  “哎呀毛利老弟,反正柯南也总能帮到我们,你就由他去吧。”

  “……抱歉抱歉!”

  早纪专心的听着几个人的交谈,丝毫没注意到门口闯进来的男人匆匆的从她身边跑过,动作间还撞到了她露在卡座外的肩膀和手臂。

  “老婆!老婆!”

  那个男人拎着一袋子话梅干跑了进来,不顾警察的阻拦,哭喊着朝着地上的尸体扑过去。

  “这位先生!”

  两个年轻的警察慌张的架着他的胳膊将男人从尸体旁带离,后者有些伤心过度的抽噎着,身体不稳的倒在一旁的椅子上。连带着手中的袋子都掉落在地上,十几包话梅干从袋子中掉出滚落在地上。

  “请你冷静,你这样很有可能破坏尸体上的线索,你也希望我们快点找出杀害你妻子的凶手吧?”

  “对、对不起……我、对不起,我冷静一下……”

  死者的丈夫被带去一旁的椅子上平复情绪,那几个人便继续调查。

  “嗯,那对夫妻看上去感情很好的样子……”

  夏油杰懒洋洋的支着下巴,狭长的狐狸眼半眯着,神色不明的将目光从一旁的男人身上幽幽略过。

  “装的。”

  早纪只是看了那个还坐在那里哭个不停的男人一眼便淡淡的移开了视线,表情没有了一开始的悲伤的惋惜,只剩下对于那个惺惺作态的男人的厌恶与反感。

  咖啡厅此时很安静,早纪不大不小的声音恰好传进她身边人的耳朵里,那个男人率先愤怒的拍桌而起,脸上还有着未干的泪痕和因愤怒而浮现的薄红。

  “你胡说!我和我妻子的感情好的不行!你才第一次见我们,凭什么说我们感情好是装的!”

  高木急忙拦住打算冲过去和早纪理论一番甚至隐隐有想要动手趋势的男人,他的确没想到死者的丈夫会突然暴起、更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有人能当做没事人一样神色平静的点评这边死者的感情状况。

  “大姐姐。”刚才还站在尸体旁边的小男孩不知道什么时候溜到了早纪的身边,仰起头扑闪着大眼睛看她:“你为什么觉得那边的叔叔阿姨感情好是装的啊?”

  嗯?死者26岁被叫阿姨,她28岁却是姐姐吗?

  早纪疑惑了片刻便回过神来,小男孩眨巴着大眼睛看她,在这个很容易母爱泛滥的时期她的确无法抵抗这样的大眼攻击,就连悠仁撒娇她都受不了,更何况是这么大的小朋友呢?

  啊,看上去比爱丽丝的年纪还要小一些呢。

  早纪忍不住抬手拍了拍柯南的脑袋。

  “我说的并不是他们感情好是装的,说的是……那个男的是装的。”

  “你说什么?!”

  “好好听别人说话啊……”

  “鲑鱼!”

  夏油杰淡淡的睨了一眼男人,强者自带的压迫感扑面而来,加上衣服覆盖下若隐若现的肌肉线条,男人哽了一下,悻悻的闭了嘴。

  “嗯。”见男人不再像疯狗一样胡乱叫唤,早纪满意的挑了挑眉,继续说道:“刚刚那边的警官说了吧,死者已经怀孕六个月了,42周的话绝大多数孕妇的妊娠反应都会消失,那么就很少能够用到话梅干这种东西了。结果那个男人还是买了一大堆……”

  “我、我妻子本来就喜欢吃!我多买一点怎么了?!这和我们感情好不好有什么关系?!”

  “啊,但凡你对孕妇有多了解一些的话就不会说出这样的话了,话梅的确能够提高孕妇的食欲,减轻孕吐的症状,但是同时,长期大量吃话梅会导致高血糖和高血压等,还可能会使胃酸分泌过多,加重胃食管反流而产生反酸。而医生建议孕妇一天食用话梅干最好不超过五粒,你买的那些……够吃到下辈子了吧?”

  早纪支着下巴,神色淡然。

  “如果你想问我为什么会知道这些的话,不巧,我就是个孕妇,而且我的丈夫就是医生。”

  “那、那也不能说……”

  “另外,刚才你从我身边经过的时候我闻到了一股很浓重的烟味,关心怀孕妻子的丈夫是不会带着烟味和妻子一起吃-饭的,更何况点菜的时候我还听见你全点了辛辣的食物,而孕妇……忌辛辣。不过这也只能证明你是个不注重婚姻和感情的渣男罢了,别着急,我可没说你是凶手。”

  早纪这话说得滴水不漏,男人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不知道该如何说起、怎么反驳,最后也只能冷哼一声愤愤的坐了下去。

  “哇——姐姐你好厉害,能记住这么多!”

  “啊哈哈哈……没有……”

  自从她怀孕之后森鸥外就天天在她耳边念叨这些,又连夜把她的杂志和睡前读物全都换成育儿手册每晚睡觉前抱着她一起看,她想记不住都难。

  而且她也只是想着提醒一下被表象蒙蔽了的夏油杰和狗卷,谁能想到稍微反驳一下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和注意力。

  饶了她吧,黑手党可不是生活在聚光灯下的人群啊。

  早纪干笑几声和柯南挥挥手,而后呼出一口气有些疲惫的仰倒在椅子上。

  “警部!女卫生间外发现了带血的锤子和绳子、一块残留一点乙-醚气味的手帕,还有一双女式手套。”

  毛利小五郎看着袋子里的几样证物,摸着下巴眯了眯眼:“看来凶手是一位女性,在女卫生间内用带有乙-醚的手帕捂住死者的口鼻使其昏迷,然后再戴上手套拿起锤子,避免留下指纹、朝着死者的后脑勺用力的锤了下去,用绳子绑住锤子扔到窗外之后就逃离了现场。而剧痛让死者从昏迷中清醒过来,艰难的走出女卫生间想要出来求救,结果没想到走到这里的时候就坚持不住倒了下去!”

  早纪眨了眨眼。听上去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柯南听着男人听起来靠谱的推理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可他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毛利小五郎便自顾自的在店铺里走了起来,目光在在场的所有女性身上一一扫过,怀疑的目光像是猎鹰一般锐利。

  “女性、去过咖啡厅里的卫生间、还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把锤子带进来的人……哼哼,我找到你了。”

  “哇爸爸,这么快你就推理出来了吗?”

  “毛利老弟,你知道凶手是谁了?”

  毛利小五郎自信的叉着腰,喜悦让他忍不住仰头大笑。

  “哈哈哈哈!不愧是我毛利小五郎,这种拙劣的犯罪手法实在是太入不了眼了啊!”

  他收敛了笑容,猛地将视线投向不远处的那一桌。

  “凶手……就是你!”

  所有人的目光一瞬间聚集过来,早纪有些茫然的眨了眨眼,伸手指了指自己。

  “啊?……我吗?”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