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孕后身为首领的老公却失忆了 19

小说:怀孕后身为首领的老公却失忆了 作者:淮今 更新时间:2021-07-22 17:22: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早纪兴奋的搓了搓手。

  刚刚在听到毛利小五郎的推理时她就已经蠢蠢欲动了,这种杀掉自己怀孕老婆的人渣,当然要好好教训一顿才行。

  但是警察都围在这里,她也不好贸然出手,谁想到这人自己莽了上来送人头,那么就不能怪她手下不留情了。

  虽然早纪并没有注意到男人当时的动作,但是在他靠近她的时候便感觉到了对方的靠近,毕竟怎么说也是个黑手党,连这种事情都防备不了的话也实在是太失职了。

  不过既然男人都自投罗网了,她也没有拒绝的道理,所以她便也顺势被对方‘挟持’了。

  “但是你妻子已经怀孕了哎,你怎么狠得下心的?”

  “那又怎样?哈哈哈!就是因为怀孕了我更要杀了她!你不也是吗?果然杀孕妇比杀普通人更爽吧!”

  “……”

  早纪的脸色肉眼可见的阴沉了下来,她的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个勺子,此时正以一个诡异速度的迅速变形,牢牢的扣在早纪的指背上。

  “你果然、是个人渣。”

  早纪抬起那只空闲的手抓住男人持刀的手腕向外一掰,一个成年男人的力气甚至还没有早纪一个娇小的孕妇大,男人毫无反抗之力,被迫抬起了手,匕首也应声落地。

  早纪在对方的手臂里转了个身,抬起被勺子加固了的拳头狠狠砸向男人的脸颊,在对方的尖叫声中顺势抓住弯腰的男人后脑的头发,‘砰’的甩向一旁的桌子。

  男人的脸霎时血肉模糊,他惊恐的捧着脸嚎叫,而后想要不管不顾的扑过来和早纪厮打。

  早纪只是嫌弃的从口袋里翻出手帕擦手,瞥了一眼对方的动作,转身抬脚将男人踹向一旁的落地窗,巨大的玻璃被撞击的瞬间碎裂,男人也痛苦的蜷缩起来,倒在了一地的碎玻璃里。

  除了让勺子变形之外,早纪全程没有使用异能,她嗤笑一声。

  “你妻子说的没错,你的确是个废物。”

  “……”

  “……”

  “……”

  早纪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看的这一屋子的人全都目瞪口呆,偏偏她本人还没什么自觉,只是从自己的挎包里翻出手机操作了一会,而后看向一旁丝毫没有惊讶的安室透。

  “损坏那些东西的赔偿,转到你账上了。”

  安室透闻言低头看向自己的转账提示。

  100万日元。

  “……”

  夏油杰看着早纪施施然的在自己对面落座,忍不住按了按眉心。

  “你真的是个家庭主妇?”

  “嗯,平平无奇的家庭主妇。”

  “……”

  平平无奇的家庭主妇能在凶杀现场面无表情的吃蛋包饭、抓着凶手的头发把对方一顿爆锤吗?

  算了,深究这些也没什么意义,万一早纪被问的恼羞成怒,也揪着他的丸子头把他的脑袋甩到桌子上怎么办。

  “这位小姐,你、你没事吧!”

  虽然早纪刚刚徒手把凶手踹到了窗户外,但是怎么说她也是个孕妇,多少还是要稍微关心一下的。

  “啊,我没事。”

  店内的女服务生有些担心的凑了过来:“要不要让医生检查一下你的身体情况?其实你完全可以等着警察先生们把你救下来的,这样实在是太冒险了……”

  “啊没关系。”早纪扬起笑回应对方的担忧:“不过呢,世界上没有比自己更可靠的人了,比起在原地傻傻的等待别人的救援,不如自己先想想办法摆脱困境。”

  她只是孕妇,又不是个用胶水粘起来的破碎的玻璃娃娃。

  安室透端着杯热水走了过来,脸上的表情是满满的调笑:“森小姐,这些也是你在做家庭主妇的时候领悟出来的道理吗?”

  早纪脸上的笑容扩大,接过热水捧在手里。

  “啊,当然不是,这是我老公告诉我的。”

  早纪这话说的没错。

  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那些童话故事的洗-脑,一开始,并没有哪个女孩是不希望自己在遇到危险的时候有帅气的白马王子从天而降、英雄救美的,她也是。大家遇到什么事情下意识的想找别人寻求帮助,却忘记了能最快、最忠诚的保护、帮助我们的那个人,其实就是自己。

  所以每每听到这样的故事,森鸥外都会给她讲一个与众不同的。

  “很久很久之前,一个国家诞生了一位美丽的公主,她善良柔弱,没有任何一个男人不想娶她为妻,可是有一天恶龙飞到了这个王国,抓走了公主,所有人都惊慌失措,公主在恶龙的洞穴一直哭,她希望能快点有哪个英勇的骑士来把她从这里救出去。

  可是她等啊等,等啊等,等了很久也没等来半个人。是国王放弃她了吗?还是那些假装英勇的骑士根本没有对抗恶龙的勇气呢?公主想着,这群人可真没用啊。

  于是公主便撕下了繁重的裙摆,扔掉了高跟鞋,找来匕首刺瞎了恶龙的眼睛,割掉了恶龙的头颅,把恶龙掠夺来的珠宝镶在衣服上做铠甲,把钻石戴在头发上做王冠,踩着恶龙的尸体、沐浴着恶龙的鲜血走了出来。

  公主说,除了自己之外,没人能拯救你。比起等待所谓的骑士赶来,不如先自己成为英雄。女孩并不单单是用美丽、柔弱和善良组成的,还有智慧、勇敢、无所畏惧。”

  “早纪酱你看,这个戒指上的钻石就是我从公主的王冠上取下来的哦。”

  “……你骗鬼呢?”

  “哦呀,没骗到吗?明明以前都会亮着眼睛问我:‘是真的吗?林太郎好厉害’这样的。”

  “哪里有过!!!”

  早纪摸着自己无名指上的戒指忍不住思绪乱飞,虽然那个故事只是森鸥外为了和她求婚的引子,但是不得不说还挺有道理的。

  这个时候就不得不来一波回忆杀了,她在来港口黑手党的第一年,还是抱着这样的念头的。

  那个时候她刚刚了解自己的异能,只能说是初步掌握的地步,她刚来的时候森鸥外还会积极回应她的求助,总会在她不知所措的时候为她提供各种各样的帮助,但是自从他们交往之后就并非如此了。

  她记得那是他们交往后的她的第一个任务。没有搭档、也没有黑蜥蜴的特工跟随,那样凶险的任务森鸥外只派她一个人去。

  早纪在接到任务的时候便慌了神,她怎么可能只凭着自己就完成这样的事情呢?可森鸥外根本不顾她软绵绵的反抗,只是让黑蜥蜴特工开车带她到了任务场地之后便离开了,只留她一个人。

  对于她来说陌生又生疏的异能根本帮不了她什么,又或者,她下意识的觉得自己不行,做不到这一点。

  她只是个普通的、平凡的、没什么用的小女孩,怎么能做到这些、完成这么危险的任务呢?

  敌对组织的人邪笑着问她:“mafia就派你一个人过来送死?哈哈哈,看来你是被港口黑手党抛弃的家伙吧?我们可以让你选择一个死法,要选选看吗?哈哈哈哈哈……”

  当时的她慌乱之下,一把手-枪里的六颗子弹全都打空,手里的武器都失去了原本的功能。

  每一次她的异能都在森鸥外或是红叶的指导下使用的,又或者身边有着中也、芥川陪同,异能根本不听自己的使唤,她自己怎么能面对这么危险的敌人呢?

  早纪被敌人团团包围,只能惊慌失措的想办法逃离了那群人,连她都没有意识到,为什么原本还气势汹汹的挡在她面前的男人不受控制的朝着一旁倒去。

  她分明可以做到,却无法相信自己。

  因为娇弱的公主必须傻兮兮的掉进敌人的陷阱,必须等待王子来拯救,好上演一场英雄救美以身相许的戏码,好让戏内戏外的人都皆大欢喜。

  不知道藏在了哪个角落里,她红着眼睛喘着粗气给森鸥外打电话求助,而彼时的男人正站在任务场地不远处的车前。

  耳边接听的是黑蜥蜴特工领队的电话。

  “首领,我们已经全都准备好了,那群人……也马上就要找到夫人了,我们要出手吗?”

  领队不太明白,明明他们在早纪来到这里的时候就潜进来埋伏在了地方组织未曾发现的地方,为什么现在还不动手呢?

  森鸥外向来是个理性的人,他追求的永远都是用最短的时间、最少的人、最利落的手段所达到的最优解,如果这个任务让中也来的话,恐怕不到半个小时就能完成,现在却叫来了异能还不怎么熟练、有些畏手畏脚的早纪。

  “不用,如果不会受什么特别严重的伤的话,就不要管她。”

  “……是。”

  挂掉电话不久,森鸥外的手机便显示了早纪的来电,对方哭着和他说话,像只依赖主人的小奶猫一样寻求帮助。

  附近的脚步声愈发清晰,早纪将自己蜷缩在昏暗的角落里,将全部希望都寄托于电话那头的男人身上。

  熟悉的嗓音从那边传来让她莫名安心,可是对方一张嘴却是残忍冷漠的话。

  “早纪酱,你什么时候才能够明白呢?这个世界上不存在什么神明,更不会有永远的太阳。”

  “从今天开始你就要脱离我的轨道,学会独自面对这些。”

  “我不能时时刻刻都待在你身边,也不能每次都能在你求救的时候及时赶到,早纪酱,你拥有着如此强大的异能,并不是生来就专门为我所用的,是用来保护你自己、用来守护你心中重要的事情的。”

  “我是不会给予你任何帮助的,接下来的一切,都要靠你自己,我相信你能做到的,你也的确能,对吗?”

  如果他想要利用她,那么便巴不得她成为他的菟丝草,一步都没有办法离开他。但是如果他爱她,那么就要教会她如何强大自己,如何没有了他也能够独自的好好生活。

  电话没有被挂断,但是那头却没有了回应,抽噎的声音也逐渐平静下来。森鸥外并不着急,只是一直保持着将手机贴在耳边的动作。

  过了许久,掺杂着电流声一起的金属断裂、木箱炸裂和男人此起彼伏的哀嚎才传了过来。

  森鸥外勾唇轻笑,不知道过了多久,电话那头才传来早纪还隐有后怕和颤抖的嗓音。

  “……对。”

  早纪灰头土脸的走出来时,一眼便看见了不远处站在车前的男人,分明刚刚还狠下心咬着牙处理掉了那么多人,现在却像是看见主人的小猫一样,委屈巴巴的哭着扑进对方怀里,给他看自己不小心擦破的手掌。

  白嫩的手掌上有着许多细小的伤口,破了皮,里面隐隐渗出一点血来。

  这样的伤口在港口黑手党来说实在是微不足道、不值一提,甚至如果把这个也叫做是伤的话恐怕会被别人笑话个不停。

  森鸥外失笑,一手揽着她的腰,一手抓起早纪的手吹了吹。

  “哎呀,真是个娇气鬼。”

  “我、我才不是!”

  早纪抽抽搭搭的反驳,注意力全都被面前的人所吸引,丝毫没有察觉到身后跑出来的那一队已经收尾结束的黑蜥蜴特工。

  森鸥外笑眯眯的阻拦了一旁秘书的动作,亲自走到车前打开车门,而后朝早纪伸出手。

  “好了,我们回家了哦,我的小娇气鬼。”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