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孕后身为首领的老公却失忆了 第28章 28

小说:怀孕后身为首领的老公却失忆了 作者:淮今 更新时间:2021-07-22 17:22: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早纪冷眼看着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实验人员用不知名的药剂‘弄晕’他们,而后将他们带到了充满消毒水气味的实验室里。

  他们四个被关进了一间房间里,分别绑在了冰冷的解剖床上,四肢都被皮质的带子绑的紧紧的,扫描的红光从头慢慢移到脚,白大褂的男人盯着一旁的屏幕有些奇怪的挑了挑眉。

  “这小女孩怀孕了?上田,你不是说这是孤儿院的孩子吗!”

  “啊?怀孕了?她的确是孤儿院的,她说自己才15岁。”

  “15岁就怀孕?!啧,现在的小孩真了不得。”男人沙哑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而后‘嘁’了一声,像挑西瓜一样毫不留情的拍了拍早纪尚且平坦着的小腹:“一会儿剖出来看看,说不定里面那个基因也有变化呢。”

  早纪一惊,她下意识的颤抖了手,怒火无法遏制的从内心燃烧,如同落入荒原的星星之火一般迅速蔓延。

  躁动、紊乱而强大的能量以早纪为中心迅速爆炸四散,整个仓库所有的物品全都开始剧烈晃动起来,就连脚下的地面都开始震动。

  “地震了?我的药剂……!”

  装着各色液体的试管掉落在地上,玻璃破碎的声音无比清晰,吓得屋子里的人慌乱的伸手去接。

  早纪死死咬着嘴唇,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微微动了动手指平复暴动的异能,整个仓库霎时恢复平静。

  “刚刚那是怎么一回事?”

  “可能是地震了吧……东西有没有事?”

  “怎么会没有事吗?!妈的、研究了这么长时间的东西全他妈没了!”

  “行了!抓紧检查检查这几个怎么样,研究所那边又开始催了。”

  “催催催、没完没了的催,那帮人从三十几年前就开始研究这些东西,也没见有什么成就,之前倒是研究出来了一个厉害的,结果呢?自己控制不了又给弄死了,现在这个说是他们最完美的成果,但不还是没用?会催眠而已,找几个咒灵照样能办到。”

  白大褂的男人将眼镜摘下来,有些疲惫的按了按眉

  心,语气中是浓郁的不满。

  “按照他们研究失败的速度,有多少个实验体都不够他们用的!哪有那么多和咒灵气息适配度高的小孩给他们用?不知道提升自己的能力反而天天埋怨我们,再过几年我他妈的就不干了!”

  似乎是因为认为早纪他们都陷入了昏迷,屋子里人的交流没有丝毫避讳。

  早纪闭着眼睛装作没有意识的样子,脑子里不断过滤刚刚他们对话中有用的成分。

  可以确定的是……那些被上田带走的孩子,都被带去实验室做试验了,而且恐怕不只有樱花孤儿院一家,东京不知道有多少孤儿可能遭到了他们的毒手。

  也绝对不会只有上田一个。

  “说的倒是好听,你敢吗?”上田倚在实验室的角落里点燃了香烟放在嘴里,表情有些不屑:“那帮人都他妈的是疯子,自己好不了也不会让你好,他们连自己的孩子都下得去手,更何况一群和他们没关系的孤儿,又更何况是你?你知道他们手里有多少个试验出来的特级咒灵吗?想跑?恐怕你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别他妈在我实验室里抽烟!那群家伙虽然厉害,但是不也树敌无数?明明是诅咒师,却和诅咒、其他诅咒师的关系也好不到哪儿去,虽然他们不招惹咒术师那群家伙,但是诅咒可没少得罪,就这些年他们糟蹋的诅咒和植物就够那个叫花御和漏瑚的搞他们。”

  “哼,要真打起来,还不一定谁输谁赢,你可别太早站队。”

  “你能不能长点脑子?你不知道漏瑚它们……有十根两面宿傩的手指?”

  “所以呢?那群人实验室藏的那么深,咱们跟他们干了这么多年都不知道在哪里,那还有谁能找到?就算有二十根,找不到人照样白搭。”

  “他们找不到实验室还找不到你?你以为实验室那群人会为了几个没用的中转站人员动手和那边对上?醒醒吧,还沉浸在他们给你打的那一串零里呢?”

  “……”

  上田像是被说服了一般沉默了很久,香烟被他按灭在一旁的桌子上,他吐出一口白雾思考着

  “要是真这样,我也不干了。我这一辈子除了钱之外,什么都不在乎,什么道德、良心……哪有账户上那串数字有用?这么多年我也算是坏事做尽,呵,要是死了,也算是为民除害了。”

  “你不想活别带着我,我可不想死,我妹妹才六岁。”

  “你心疼你妹妹,可我没见你对那些孩子手下留情。”

  “……我要是对他们手下留情,遭殃的就是我妹妹。人活在这世界上,总得抛弃点什么东西,只要我妹妹好好的,我怎么样都无所谓。”

  白大褂的男人将眼镜重新戴上,指挥着一旁的助手将药剂处理干净,理了理身上的白大褂。

  “至少现在还得在他们手底下干活,帮我把这几个孩子扔到库里去,看看能活下来几个。”

  “那边要求的?”

  “嗯,说是只要有新的孩子来,就把他们扔进那些怪物堆里,最后留下来的再给他们送过去。”

  “一帮畜生。”

  “呵,你不也是?”

  手上被束缚的感触突然消失,手脚终于重新获得了自由行动的机会,上田和白大褂的男人粗暴的将她和成美扛在肩上,身后的助理也一起将乱步和敦从解剖床上抬下来,朝着实验室深处走去。

  用瞳孔解锁了沉重的大门之后,早纪被人放到了地上,鼻尖飘过什么味道奇异的气味,她猜测这应该是让人清醒过来的东西,于是慢慢悠悠的睁开了眼睛。

  乱步和敦也配合的假装苏醒过来,上田看着依旧沉睡的成美,有些奇怪的挑了挑眉。

  “这个小家伙怎么还没醒?”

  “可能对那个药不耐受吧,醒不来……那就等死吧。”

  铁栏迅速从身后将他们和上田一行人隔开,早纪回头看了他们一眼,白大褂的男人眼里流露出一丝微不可查的怜悯。

  或许这是他仅存的良知了。

  早纪一行人被隔在了铁栏和沉重的大门之间,外面的男人按下一旁的按钮,大门便应声而开。

  浓郁的恶意从逐渐打开的门缝中迅速涌出,扑面而来的是多到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咒灵气

  息。

  几十只样貌奇怪的生物从闻到了人类的气息,兴奋的张嘴‘啊啊啊啊’的叫着,争先恐后的朝着他们所在的位置冲过来。

  早纪和敦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这些东西只能被称作是怪物,它们身上有着人类的特征,又散发着浓郁的咒灵气息,半人半咒灵的没有什么智慧,只是遵循着本能或快或慢的行动着。

  “这、这是什么……”

  敦迅速挡在乱步和早纪的身前,警惕的看着眼前这些生物。

  早纪的目光从这些怪物上一一略过,最后停留在某个身上兔子形状的发卡上,生物头顶的毛发十分稀疏,发卡勉强挂在上面随着动作一动一动的,似乎下一秒就会掉落下来。

  早纪却猛地愣在了原地。

  那是她买的发卡,是她买给小樱做她今天吃了很多蔬菜的奖励。

  “小、小樱?”

  早纪无法相信面前的生物是那个乖巧可爱的小女孩,她咧着嘴,透明的液体顺着嘴角不断地滴落着,喉咙里还发出‘嗬嗬’的怪声。

  “这就是……你们的实验成果吗?”

  原本还嘶喊着想要冲上来的实验体们突然都停在了原地,像是被人按下了暂停键一般,没有反应、也没有动作,铁栏外的男人看着眼前的一幕有些奇怪的挑了挑眉。

  “怎么回事?”

  “我问,这就是你们的实验成果吗?”

  “哈啊?”

  “那个小女孩……”

  “回答我!”

  上田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朝着铁栏飞过去,早纪一把揪住对方的领子迫使他弯下腰来,冰冷的枪口迅速贴上他的皮肤,上田惊愕的瞪圆了眼睛。

  “是、是……”

  “所以从孤儿院带走的孩子,都是这样的下场?”

  “不、不全是……”

  “不是的那些呢?”

  “有的死了、有、有的……被送去研究所做其他研究了……”

  上田被吓得话都说的结结巴巴,早纪猛地松手,他便一下子失去了支撑跌坐在地上。

  “你是谁?”

  早纪冷冷的看着面前的几个人,挡在身前的铁

  栏突然扭曲变形,而后像是被什么东西绞碎了一般,变成了细小的铁片落在地上。

  “我是谁?”早纪突然笑了,浅金色的长发在实验室冷光的照耀下泛着漂亮的光,碧蓝色的眸子里满是细碎的寒冰,如同极地永不融化的冰雪,她轻轻将手里精致的女士手-枪举起,枪口对准了上田:“我是……死神。”

  再也无法顾忌什么线索和其他的,早纪现在只想把这些人渣全都处理的干干净净。

  那些孩子的平均年龄甚至还没有超过10岁啊,他们满心欢喜的跟着上田离开孤儿院,想着可怜的他们总算也能有了新的爸爸妈妈,能有个温暖的新家。

  可是呢?却被送来这样的地方,亲眼看着自己一点点变得陌生,变成面目全非的怪物。

  这个库的深处甚至没有灯,他们是怎样在无尽的黑暗中自相残杀的呢?早纪无法想象。

  里面那么黑,孩子们该有多害怕呀。

  “去死吧。”

  ‘砰’的一声枪响,敦甚至还没来得及阻拦,子弹便没入了上田的眉心,后者顿时没了呼吸。

  “森小姐!”

  “……如果不想你们也受到波及的话。”早纪微微侧头冷冷看了一眼慌张的敦:“我劝你们现在躲远一点,越远越好。”

  敦一愣,面前的人完全没有了这几天相处时那副温柔随和的样子,浑身都缠绕着令人战栗的杀意。

  她并不像死神,她是死亡本身。

  敦这才想起来,她是不会等待着警察或是军警的人来处理这里的,早纪并不是侦探社的成员,更不是什么善良的普通人,她是令人闻风丧胆的港口黑手党干部,是mafia最强劲的战力,是足以颠覆整个世界的异能者。

  狮子再温和也是狮子。

  乱步跑过去抓住还处在呆愣中的敦的手腕,拽着他迅速朝着仓库外跑去。

  “乱步先生!”

  “哎呀,一会儿要是被误伤到了可是要接受与谢野的治疗哦?名侦探才不要……快跑啦!”

  早纪冷眼看着眼前被强大的异能吓得抱头鼠窜的一群实验人员,张嘴只是冷笑。

  真是可笑啊。

  这样害怕死亡的人,却每天每天都在给别人带来死亡。

  “他们都说,越接近死亡,人们就会越明白生命的真谛。”早纪看着面前紧锁眉头的白大褂男人,淡淡的问着:“那么,告诉我,生命的真谛是什么?”

  似乎已经明白了无法逃脱死亡的命运,白大褂的男人已经放弃了挣扎,只是将鼻梁上的眼镜摘下来,摸出口袋里的眼镜布轻轻擦拭着。

  “是失去。”

  “哈,对于现在的你来说,确实如此。”

  ‘嗬嗬’

  身后的怪物们似乎也受到了这暴动强大的能量影响,本能的挣扎着想要逃离。

  ‘啪嗒’

  可爱的兔子发卡突然落在地上,早纪弯腰捡起已经变形、脏污了的小装饰品,却换来那生物不管不顾的嘶吼和恐吓。

  “嗬嗬嗬……不、不准动……”

  早纪一愣,下意识的回头看过去。

  “嗬……嗬嗬……那……是……樱……很重要的……嗬嗬……”

  “……”

  早纪整个人都怔在原地,看着怪物无意识的嘶吼,表情有那么一瞬间的空白。

  “哈哈哈哈哈哈……”她蹲在地上抬手捂住了自己的脸,不知道是在哭还是笑,只是沙哑疯狂的笑声透过指缝流露出来。

  强劲的风以早纪为中心迅速卷起,夹杂着疯狂、强大的异能四散开来,这偌大的仓库和实验室霎时湮灭,化为飞烟消散在风里。

  荒芜的地上一眼望去只剩下风暴中心的早纪、白大褂的男人和那些咒灵,那些惨叫着跑开的人没有挣扎的机会便霎时没了气息,甚至连一丁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许久,早纪才紧握着枪站起身来,眼睛因为悲伤和愤怒而有些发红,她举起枪对准了面前的人。

  “你的妹妹,我会找到她,把她送到港口黑手党名下的孤儿院里。”

  白大褂的男人一愣。

  “我会告诉她,她的哥哥走上了一条错误的道路,所以罪有应得,获得了他应有的下场,但是她不要也这样。”早纪按在扳机上的手指微微用力:“我会告诉她,虽

  然她的哥哥做错了很多事情,但是很爱她。”

  “……”

  白大褂的男人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说些什么,最后却还是咽了回去,化为嘴角一抹释然的笑意。

  “……谢谢。”

  ‘砰——’

  就在白大褂的男人倒在地上的下一秒,早纪手中的手-枪也无力的脱落在地上,发出闷闷的一声响。

  她愣愣的转过身,看着面前数不清的怪物们直勾勾的盯着她。

  如果没有遭遇这种事情,这些孩子们会有怎样的生活呢?

  他们本该无忧无虑的长大,或是在孤儿院一直待到成年、或是被善良的夫妻领养走变成有家的小孩,长大之后会怎样呢?

  大概和她一样,遇到了愿意陪伴她的伙伴,遇到了无话不谈的朋友,遇到了自己爱的人,拥有一个小宝宝,无时不刻的期待着他的诞生和长大。

  生命的真谛,究竟是什么呢?

  是不断地失去和无尽的痛苦吗?

  浅绿色的光晕在早纪的手掌逐渐扩大,她想要抬起手,却猛地被人拉住了手腕。

  不知道什么时候跑过来的乱步严肃的看着她,制止了她的动作。

  “如果这么做的话,发生的事情对于他们来说,或许比现在还要残忍……你不会想看到那样的画面的。”乱步松开手,压了压头顶的帽子:“解脱对于他们来说、对于你来说,都是最好的结局。”

  “啊,这样吗……”

  如同萤火般的光点从早纪的身体里不断飞出,带着温暖的能量飘散了很远,一一没入了那些半人半咒灵的怪物身体里,它们的身体逐渐变得透明,一点点消散在夕阳绚烂的光芒里。

  “早纪姐姐。”

  “……小樱?”

  小女孩的身体半透明,下半身已经逐渐消散了,即便如此她还是竭尽全力的跑过来扑进了早纪的怀里,早纪小心翼翼的张开双臂环住小樱的身体旁边,生怕自己不小心触碰一下,她就会破碎。

  “谢谢。”

  小女孩扬起天真烂漫的笑。

  “生命的真谛,是爱着别人,也被别人爱着哦。”

  是、爱吗?

  破碎的光点从她的怀里一点点消散,早纪空荡荡的臂弯里,拥抱的只有夕阳。

  她总算是无法支撑,跌坐在地捂住脸颊。

  大脑无法思考任何事情,早纪胡乱的从口袋里摸出手机。

  “……喂?”

  熟悉的嗓音从电话那头传来,语调中有些疑惑。

  森鸥外没有等到对方的声音,只是听见无法停止的抽噎声,他下意识的紧张起来。

  “早纪酱?怎么了?”

  早纪崩溃的嚎啕大哭,脆弱的像个孩子。

  “林太郎,我想回家……”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