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孕后身为首领的老公却失忆了 第29章 29

小说:怀孕后身为首领的老公却失忆了 作者:淮今 更新时间:2021-07-22 17:22: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好在早纪在来这里的时候及时打开了自己手机上的gps定位,根据情报部的追踪,森鸥外很快便找到了在一片废墟旁哭着睡着的早纪。

  她身下垫着乱步的外套,敦站在一旁有些慌张的盯着她。

  爱丽丝哒哒哒的跑过去看早纪的脸,温热的小手覆在她的脸上,确认她除了疲惫之外没什么问题之后才伸手去握早纪的手。

  “那个,很抱歉……”

  敦在面对森鸥外时便不自觉的紧张起来,一部分是因为对方久居高位周身围绕着的过于强悍的气场,一部分是因为他是武装侦探社敌对组织的首领,还有一部分当然是因为他怀孕的妻子不知道为什么晕了过去而自己恰巧就在旁边。

  “嗯?不必在意,多谢这些天你们的照顾。”

  森鸥外不知道早纪为什么会和侦探社的成员一起出现在这里,又是为了调查什么,不过这些并不重要。他蹲下身子粗略的检查了一下早纪的身体情况,而后小心翼翼的将她拦腰抱起。

  被惊动的早纪本能的睁开眼睛想要挣扎,森鸥外便凑近怀里的人低声哄她。

  “没关系哦早纪酱,是我,好好睡一觉吧。”

  感受到熟悉的气息早纪便安静下来,将脑袋埋在对方怀里,伸手抓住他胸口前的衣服,没了刚刚防备的模样,沉沉的睡了过去。

  礼貌又疏离的对敦和乱步道谢,森鸥外便抱着早纪上了车,不知道去哪里了的爱丽丝匆匆跑了回来,动作利落的爬上副驾驶,朝后面的人探过身子来,邀功似的摊开手给他看掌心里的东西。

  是个变了形的兔子发卡。

  “谢谢爱丽丝酱哦。”

  “哼哼~”

  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隐隐有些擦黑了,森鸥外将早纪轻轻放到床上,拉过一旁的薄被盖了上去。

  早纪睡得很不安稳,似乎在睡梦中都在为那群遭遇了这种事情的孩子而感到难过,她伸手紧紧抓住床上毛茸茸的小熊玩偶,略长的指甲深深陷进小熊的身体里,她用力的骨节都发白,指尖柔软的皮肤在这样的力道下都逐渐发青,可即便如

  此早纪依旧没有放手,似乎是潜意识的在用这种伤害自己的方式来排解自己的愧疚。

  从客厅接了温水回来的森鸥外一眼便看见了早纪在睡梦中无意识的动作,将水杯放到一旁的床头柜上,他坐到床边去碰早纪的手。

  “早纪酱?”

  森鸥外都无法想象自己的声音居然可以温柔轻声到这种地步,他微微低下头,却不敢太过用力的去掰,只能温声哄她。

  “别抓,手会受伤的。”

  动作被-干预,睡梦中的早纪只是哼唧了几声,细弱的哭声听起来有点像小猫的呜咽,森鸥外叹了口气。

  他堂堂港口黑手党首领,怎么就偏偏拿一个女孩没有办法呢?

  森鸥外只能将手挤进毛茸茸的玩偶里,引导着早纪握住他的手。

  指间的缝隙被一点点填满,奇怪的是,早纪在与他十指相扣的时候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似的松了力道,小小的手乖顺的放在他的掌心,任由他牵着。

  “还真是……”

  森鸥外叹了口气,看着床上的人在睡梦中也皱着眉的样子叹了口气,现在抽出手恐怕对方要么醒过来要么又要抓着玩偶不放,他也只能顺势坐到了床边,有些失神的盯着早纪有些苍白的面庞。

  真奇怪。

  内心这种无法抑制的涌上来的感觉是什么呢?

  它并不冰冷,也不像世人所歌颂的爱情那样滚烫,只是温暖的、像是一杯恰到好处的温水,不甜,却拂过他的心尖,清澈的倒映出自己的影子。

  倒映出那个他自己都认不出来的影子。

  啊,这真的是那个蛰伏在黑暗中,冷血淡漠、不择手段的港口黑手党首领吗?

  他是因为她着爱他而有所改变的吗?还是因为爱上了她才会有所改变呢?

  森鸥外不明白,世人总是歌颂爱,可是没人知道什么是爱,所以人们总是在寻找答案的路上,每每遇到让人脸红或是心跳的时候,人们便以为这是爱。

  可是等待一切都尘埃落定之后,大家才发现那不过是荷尔蒙作祟导致的结果,那根本不是爱。

  爱好像是加速的心跳,也像是

  平静的呼吸,爱是滚烫的,也是温凉的。

  爱是喜欢的人穿着睡衣蜷缩在沙发上睡觉,也是喜欢的人趴在桌子上阳光照射时皮肤上的细小绒毛。

  爱像春天温润的风,像夏天瓢泼的雨,像秋天金黄的稻子,也像冬天冰冷的雪。

  森鸥外垂眸,将那只空闲的手轻轻覆盖在早纪的眼睛上,而后低下头,轻柔的吻落在自己的手背上。

  啊,就是这种感觉。

  这种他未曾有过的,似乎一瞬间将他变回18岁少年的感觉,像是神明没收了人类的胆怯一般,少年的爱轰轰烈烈。

  爱是万物,万物皆是爱。

  ……

  早纪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厚重的窗帘将所有的光线全都隔绝在外,早纪迷迷糊糊的坐起身,床头柜上的闹钟上显示着14:48,早纪愣了愣。

  居然是下午了?

  哎,等等?这里不是酒店?这不是家里的卧室嘛……

  早纪隐约记得睡着前她好像哭着给森鸥外打了电话,是他把她接回家的吗?

  “早纪大人?”

  穿着和服的高挑女人轻悄悄的打开门,看见炸着头发茫然的坐在床上的早纪时一愣。

  “您醒了吗?”

  “哎?红叶?”

  早纪显然是有些奇怪红叶怎么会出现在她家里,手里还端着……一碗粥。

  “鸥外大人今天有很重要的谈判,所以叫妾身来陪您了,饿了吗?粥才刚刚出锅呢,要妾身喂您吗?”

  “啊没关系没关系,我自己来吧。”

  早纪莫名有种古代家主卧病在床,恰巧正妻不在,所以端庄贤惠的当家主母叫来了爱妾前来陪伴的感觉……她晃晃头把脑袋里奇怪的想法甩了出去,伸手接过红叶递过来的温热的粥,小口小口的吃起来。

  “对了红叶,我这几天大概找到了林太郎失忆的原因了。”

  “嗯?是什么?”

  “我去东京的时候遇到了一群叫做咒术师的人,是专门祓除咒灵的,而咒灵是从人类的负面情绪中诞生的,无论咒术师还是咒灵都拥有着自己独特的术式,而失忆,很有可能就是某

  个咒灵的术式。”

  早纪的表情逐渐严肃下来,她舔了舔唇继续说道。

  “而目前看来,横滨似乎是因为异能者很多的原因,所以并没有咒灵出现,而异能者也都不知道这种东西的存在。中也不是说当时袭击的那个组织只是一些普通人吗?虽然他们不是异能者,但是很有可能是咒术师、或者说是诅咒师,大家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种东西所以没有防备,并且也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看到咒灵,有的异能者也不行,所以……林太郎失忆这很有可能是咒灵的术式造成的。”

  “那您找到了有关这个……咒灵的线索了吗?”

  “还没有,不过我已经拜托东京的一些咒术师帮我留意了,而且……前几天孤儿院出了一些事情,我委托了侦探社的江户川乱步帮我调查,他告诉了我能大概率避免反噬的方法。”

  红叶若有所思的眨了眨眼。

  “那您要用异能帮助鸥外大人恢复记忆吗?”

  “不要。”

  “嗯?”

  红叶显然是没有想到会得到这样的回答,有些意外的侧了侧头,看着早纪等待对方接下来的话。

  早纪有些不满的咬了咬嘴唇,脸上有些幼稚的别扭和不甘。

  “反正他失忆目前对身体也没有什么影响吧?我看他除了忘了我之外根本没有任何不对的地方!”早纪恨恨的咬了咬牙:“前几天不是还和没事人一样和合作组织的女秘书谈笑风生来着吗?小秋都拍照发给我了!”

  红叶:哪儿来的醋味呢?

  “嗯……您很在意那件事吗?如果是的话,以后和异性-交流的工作还是交给中也君或是妾身好了。”

  “我才不在意!”

  早纪咬咬牙。

  “我就是不想把我的异能浪费在这种人身上!要是我被反噬了怎么办!”

  红叶:刚刚不是还说侦探社的江户川乱步教给她新的方法来着吗?

  红叶有些好笑的用手帕擦去早纪嘴角的水渍,眉眼含笑的看着她。

  “那您打算怎么办呢?”

  “当然是……勾引他!”

  “?”

  “让这个混蛋重新

  爱上我之后狠狠的把他甩了!”

  “不,早纪大人,这个……”

  “等着他痛哭流涕的抱着我的大腿求我回来,我再问他:哎呀,你是谁?我不认识你耶,我要去找我肚子里孩子的爸爸了,你说什么?孩子的爸爸是你?真的吗?我不信。”

  “……”

  果然,是对森鸥外和合作组织的漂亮女秘书说笑的这件事情很在意吧?明明很生气。

  早纪泄愤似的抓过一旁的小熊玩偶恶狠狠的锤了几下,看着手里的东西有些变了形才撒完气一般收了手。

  红叶失笑,脑海里突然闪过什么,她抬眸看向床上的人。

  “早纪大人。”

  “嗯?”

  “如果……妾身是说如果,鸥外大人并没有如同您意料的那样重新爱上您,而且还对您产生了排斥心理想要远离的话……您要怎么办呢?”

  早纪似乎没有想到红叶会问这样的问题,她仰起脸仔细想象了一下那样的场面。

  森鸥外皱着眉头看她,浑身都是排斥和疏离的情绪,甚至牵着其他女人的手做他们曾经做过的事情……

  啊。

  碧蓝色的眼睛深处似乎渗出了什么难以化开的浓重阴郁色彩,早纪笑的灿烂,甜美的声音说出了阴森恐怖的话。

  “那就只能在他的脖子上戴上项圈,用链子拴在房间里面囚禁起来……直到他恢复记忆、或是重新爱上我了呀。”

  作者有话要说:小熊:下辈子绝对不在她家当玩偶,就离谱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