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孕后身为首领的老公却失忆了 第40章 40

小说:怀孕后身为首领的老公却失忆了 作者:淮今 更新时间:2021-07-22 17:22: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早纪眼神空洞的伸手揽住爱丽丝,而后朝着森鸥外扬了扬下巴。

  “你退后一步。”

  森鸥外听话的退后一步。

  “打开门。”

  森鸥外转身打开门。

  “再退后三步。”

  森鸥外乖乖照做。

  早纪一个箭步上前,抓住门把手迅速将大门拉了回来,‘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森鸥外:?

  门外迅速传来了森鸥外敲门的声音以及他拉长了的语调:“啊——早纪酱——”

  早纪毫不理会的转身,一眼便看见了排排坐在地毯上的五条悟和夏油杰用怜惜的目光看着她。

  “好可怜哦。”

  “一直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很辛苦吧。”

  “……”

  五条悟欠揍的‘咪呜咪呜’的叫个不停,他抖了抖耳朵挑衅的用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瞥了早纪一眼。

  “要不你来高专吧,想要重新找个好丈夫我也可以帮你介绍哦~娜娜明、不,你看杰怎么样!”

  夏油杰:?

  早纪强忍着自己一脚把他踢翻的冲动,深吸一口气平复自己的情绪,她扯起嘴角抬手摸了摸爱丽丝的头。

  “爱丽丝酱,这是我的朋友寄养在咱们家的猫咪和狐狸,平时的时候离那只白色的猫远一点哦,会学坏的。”

  “我知道啦!不会理它的!”

  五条悟:?

  “咪咪咪!”

  五条悟恼羞成怒的扑过去抬起前爪疯狂拍早纪的小腿以表自己的不满,早纪看了勾唇一笑,弯下腰轻声说道:“这不是已经很习惯猫咪的习性了吗?小、悟。”

  “……”

  “早纪酱~”

  密码锁被人开启的声音响起后,森鸥外便颇有些委屈的走了进来,而后便与五条悟夏油杰六目相对。

  白色的猫咪鼻梁上戴着墨镜,黑色的狐狸眯眯眼,一人一猫一狐狸三个个体居然只有两只眼睛,森鸥外感到震惊。

  “这是……”

  “啊,朋友出差拜托我帮忙养一阵子。”

  森鸥外眨了眨眼,反正这个家里他也没有什么话语权,

  养就养吧。

  但是……

  森鸥外凑近早纪,牵着她的手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抬手将她的发丝别到耳后。

  “明天先让人把它们带到医院检查一下是否感染了弓形虫,没有的话再近距离的接触,在此之前先隔离开吧,嗯?”

  早纪闻言眨了眨眼。

  啊、五条悟和夏油杰身上应该……没有……这种东西吧……

  “为什么这么不确定啊!!!”

  早纪对于五条悟的呐喊充耳不闻:“没关系,之前朋友已经检查过了,猫猫和狐狸都很健康,身上也没有携带什么病毒。”

  “啊,那就好。”

  森鸥外也并不讨厌小动物一类的,没有弓形虫的动物对于孕妇也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利影响,所以他倒是也没有什么意见。

  更何况早纪看上去好像还挺喜……

  “滚啊!!!”

  当他没说。

  森鸥外莫名的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太对,虽然‘港口黑手党首领’的这个身份带给他的自觉让他本能的对这件没头没尾的事情感到怀疑,但如果对方是早纪的话……

  就算她隐瞒了什么又有什么关系呢?

  人总要有点自己的秘密的。

  他那么乖的早纪也是。

  “那么我先去书房了,有什么事情的话叫我哦。”

  “嗯。”

  五条悟和夏油杰就这么名正言顺的在别人家住了下来,早纪给他们两个所在的房间设下了【除了她和爱丽丝之外谁都无法进入】的防护,早纪没有时间带着他们的时候便让他们两个滚回房间自己待着。

  爱丽丝倒是对于家里多了两个毛茸茸感到很高兴,但她并没有忘记早纪的叮嘱,每次看都不看五条悟一眼,只是径直朝着软垫上的黑色狐狸走去。

  没有人会不喜欢可爱软萌的小女孩,爱丽丝总能让夏油杰想起津美纪还有菜菜子美美子这么大时候的模样,所以每次他便也很耐心的哄着爱丽丝陪她玩,唯独雪白的猫咪孤独的像是雪山顶峰终年不化也无人问津的雪一样,只是愤愤的蜷缩在飘窗上咬着喜久

  福撒气。

  不过虽然没什么意思,但早纪还是会经常给他买甜点吃的,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在早纪的办公室里都是如此。

  这段时间早纪都没有外勤任务,所以每天五条悟和夏油杰也都只是跟着她到早纪所在的那栋大楼里,百无聊赖的待在她的办公室。

  两个人虽然被夜蛾从‘不良少年’称呼到现在的‘不良青年’,但是‘不去看别人工作的文件’这种最基本的礼貌还是有的。

  至少夏油杰有。

  “五条悟,从我的办公桌上滚下去!”

  真正重要、机密的文件早纪自然是不会让那两个人看到,五条悟毛茸茸的身体下压着的无非是一些资金申请、武器报修一类无关紧要的报告,但即便如此,看着对方那副得意洋洋的样子早纪还是气不打一处来。

  “你之前不是说你只是个平平无奇的家庭主妇吗?”

  “我是啊。”

  虽然六眼可以随时随地的得知有关周围一切的信息,但是这样会失去很多生活的乐趣,所以即便现在已经知道了对方的工作和身份,无聊到成了一滩猫的五条悟还是‘咪呜咪呜’个不停的给早纪捣乱。

  “家庭主妇为什么会坐在这里处理文件?”

  “赚点外快补贴家用。”

  “住着几百亿别墅的人为什么要赚外快补贴家用?”

  “借钱买的,赚外快还钱。”

  回答的也太敷衍了。

  瘫软在沙发上的夏油杰忍不住扯了扯嘴角。

  但是五条悟显然是并不在意对方的敷衍,毕竟他问这些问题也就是纯属没事找事、明知故问,他蓬松的大尾巴一甩一甩的,甩的白色的猫毛乱飞。

  “那你做的是什么工作?”

  “打字员。”

  坐在55层大楼顶层办公室里工作的打字员吗?

  “这公司是干嘛的。”

  “放债的。”

  “放债的公司大厅为什么会有拿着枪的人站岗?”

  “放的高利贷。”

  “你借他们的钱买的房子?”

  “对。”

  “那你老公好像也在这里工作哦,他不是

  医生吗?”

  “他欠的债,被绑过来的。”

  “他不抵抗一下吗?”

  “他是废物,抵抗不了。”

  “那你为什么不抵抗一下?”

  “我也是废物。”

  沙发上的夏油杰叹了口气,召唤出个咒灵替他从书架上拿了本书打开放到面前,不再听这两个人胡言乱语,压在书上准备进入知识遨游一下子。

  “那个叫爱丽丝的是你女儿吗?”

  “是,但不完全是。”

  “可是她很大了吧,你多大生的她?”

  “没生。”

  “那你什么时候和你老公结的婚?”

  “24”

  “年龄差很大哦,他就喜欢20多岁的嘛?”

  “他喜欢12岁以下的。”

  “好变态哦。”

  “你也不赖。”

  “?”

  早纪审批完最后一份文件,将钢笔盖上,有些疲惫的伸了个懒腰,而后办公室的门恰巧被人敲响,早纪闻声抬起头,是入江秋。

  “早纪干部,首领说今天和您一起回家,现在车子已经在楼下了。”

  “啊,知道了,你们没什么事的话也早点回家吧。”

  “好的~!”

  早纪皱着眉捶了捶自己酸痛的腰,内心想着怀孕果真是个劳神又费力的事情,更何况她现在才刚三个多月,后面还有很久……

  她的小腹现在已经有了一点点隆起,但是妊娠反应却还没有消失甚至比之前更加严重了一些,甚至很多时候吃一点饭就干呕个不停,只是几天而已就肉眼可见的消瘦了些许,森鸥外看着心疼,却也无可奈何,只能用他作为医生和丈夫能够做到的帮助她缓解一下这样不适的感觉。

  这段时间关于食物的事情森鸥外都是亲力亲为,之前还会去餐厅一类的,现在早纪的食物全都变成了爱心便当。

  早纪看着桌子上的饭,神色依旧有些怏怏的。

  “不想吃……”

  她支着下巴将目光从餐桌上移开,好像她多看一眼都会感觉到反胃的感觉一样似的。

  而刚刚移开目光,叼着甜品的五条悟便得意洋

  洋的‘哒哒哒’跑过了过来。

  “哎呀好可怜哦早纪酱,没有胃口吗?喜久福很好吃哦,但是你应该吃不下吧?没办法啦,那么就只能让我全、部吃掉啦~”

  “悟,别气她了。”

  夏油杰的阻拦和劝说根本起不到半点作用,早纪一时间气结。

  森鸥外有些担忧:“不吃会不舒服的,稍微吃一点吧,我煮了粥,要不要尝尝?”

  被孕激素影响到的情绪浓郁了不少,早纪莫名其妙的红了眼圈,偏偏五条悟还在一旁抖着耳朵,她一下子摔了手里的筷子。

  “你干嘛!我都说了不想吃!什么都不想吃!”

  森鸥外叹了口气,他身高权重又怎么样?还不是每天都要做饭刷碗哄老婆睡觉帮老婆洗内衣。堂堂港口黑手党首领也就在自己的小妻子这里能受到气,他在早纪身旁的椅子上落了座。

  他刚坐下早纪就气的炸了毛:“起开!离我远点!”

  森鸥外不顾早纪闹脾气的挣扎,伸手握住她的手腕,小心翼翼的用力将早纪从椅子上拉起来到他怀里。

  虽然他的记忆还没有完全恢复,但是这段时间抱也抱了,搂着睡也搂着睡了,这种亲密的接触与举动他早已习以为常,更何况心底那种下意识的疏离感来的完全没有面前人的情绪重要,他只是轻轻揽着早纪的腰哄着。

  “没有胃口吗?还是哪里不舒服?”

  无论早纪怎么发脾气森鸥外都不生气,偏偏是这样柔声的哄她才更让她红了眼圈。

  孕妇的情绪总是莫名其妙,她上一秒还气得不行,下一秒又觉得委屈的不行,被森鸥外拉着坐在他的腿上,早纪抽抽搭搭的抱过去将头埋在对方的颈窝里。

  “哪里都不舒服。”

  “腰酸吗?还是腿疼?”

  “腰也酸腿也疼。”

  森鸥外失笑。

  “那一会儿我给你揉一揉好不好?现在先吃一点东西,今天的粥里加了梅子哦。”森鸥外腾出手拿勺子舀了粥吹了吹,而后递到早纪的脑袋旁边等着对方扭过头来:“乖一点,来,张嘴。”

  早纪

  这才不情不愿的往后仰了仰,忍下恶心反胃的感觉张嘴咬住了勺子。

  一旁的五条悟低头看了看自己盘子里的甜品和被煮的色泽漂亮的羊肉,又看了看被早纪一口一口吃下去的梅子白粥,莫名觉得自己嘴里的喜久福好像突然就不香了。

  夏油杰叹了口气,抬起小爪子拍了拍五条悟的脑袋。

  “别比了悟,比不过的。”

  五条悟:小丑,竟是,我自己。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