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孕后身为首领的老公却失忆了 第48章 48

小说:怀孕后身为首领的老公却失忆了 作者:淮今 更新时间:2021-07-22 17:22: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强忍下想要呕吐的欲望,早纪侧过身避开前后的视线用手帕擦干净嘴角的血迹,想到了什么似的若无其事的掩着嘴看向夏油杰。

  “那里面,有可以让人失忆的咒灵吗?”

  听到她这么问,夏油杰先是一愣,而后下意识的回忆起来。

  “没有。”

  没有吗?

  早纪按了按有些发疼的太阳穴,脑袋晕晕乎乎的。

  竹下那边也没有有关森鸥外失忆原因的消息,要不然她直接用异能让他恢复记忆好了。

  可是早纪又想起自己和红叶、森鸥外夸下的海口,信誓旦旦的说着绝对要勾引到他,成功让他重新爱上自己的话……

  算了,现在不是这种任性的时候了。

  再说……她也,有点想念从前的森鸥外了。

  头、好晕哦。

  夏油杰看着早纪的背影,忍不住拧起眉仔细感受身体内那股温润的力量融进去,这种感觉陌生又熟悉,直到他们走到车子旁边他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早纪。”

  “嗯?什么?”

  “我们之前、我的意思是,在高专之前,是不是就在哪里见过?”

  “哈!”五条悟一惊一乍的窜过来,抬手压住夏油杰的肩膀:“你要当接盘侠吗杰!”

  “……要好好聊聊吗?”

  “才不要!你寂寞了吗!”

  “你们……好吵。”

  早纪的声音愈发小了下去,她还没来得及打开车门坐进车里,整个身体便摇摇晃晃的倒了下去,离得最近的五条悟吓了一跳,急忙伸手接住对方的身体。

  “嘴角的血是怎么回事?!受伤了吗?”

  “悟,你先带她去找硝子。”

  “知道了。”

  五条悟将昏迷的早纪拦腰抱起,立刻瞬移到了高专的医疗室内,吓了坐在沙发上的硝子一跳。

  “怎么回事?”

  “不知道。”

  “算了,你把她放上来。”

  硝子迅速摸起桌子上的听诊器,起身走到早纪身边。

  医疗室内的仪器比不上医院里

  的精密,但也还算齐全,夏油杰和伊地知赶回来时,硝子恰好放下手里的东西。

  “身体没什么大碍,就是单纯的疼痛和吐血而已,身体内的能量也很稳定,应该是她在使用异能的时候采取了什么手段最大程度的避免了反噬。这种程度对于她来说不算什么,但是可能是因为异能的使用对象比较强,所以才会带来这样的后果。”

  硝子摸了摸早纪的脑袋,帮她将贴在额头上的湿润发丝轻轻拨开整理好。

  “所以,你们打算怎么赔罪?这是单纯的土下座没有办法解决的问题。”

  “不,重点不应该是早纪前辈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吗……”

  伊地知抬手推了推眼镜,一语中的。

  夏油杰一愣,想到了什么似的。

  大概,是因为他吧。

  “悟,能拜托你去找个咒灵来吗?”

  “……好吧。”

  几乎只是眨眼的时间,五条悟便抓着个不知名的一级咒灵窜了回来,高专的警报瞬间响起,刺耳的让人忍不住皱起眉。

  夏油杰抬手努力感应咒灵体内的咒力,片刻,偌大的咒灵便变成了个可爱的小兔子形状的甜品瘫在他的掌心。

  “……”

  “……”

  硝子有些头疼的按了按眉心。

  “这家伙也太不会爱惜自己了,找个人好好教训她一顿吧。”

  “让悟来吧。”

  “我才不要!”

  “应该没有人……敢教训早纪前辈……吧?”

  “早纪前辈怎么了吗!”

  几个学生身后是一脸无奈的七海,他抬手推了推眼镜有些抱歉的看向硝子。

  “抱歉,家入前辈,没能拦住他们。”

  “……进来的,给我保持安静!”

  钉崎静悄悄的凑近了病床,看了脸色苍白的早纪一眼。

  小小的医务室里此时挤满了人,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不敢张嘴发出半点声音,打破宁静氛围的,是早纪包里响起的电话铃声。

  硝子伸手摸过去,看见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是:林太郎。

  五条悟凑过来看

  了一眼,作为曾在对方家里住过几天的人,他也算是摸清楚了早纪基本的人际关系。

  “是她老公,大概是问她怎么还没回家的吧。”

  硝子奇怪的看了身边的人一眼,显然是疑惑他为什么会对别人家的家事了解的这么清楚,但在五条悟催促的目光下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您好,我是家入硝子,早纪的朋友。”

  硝子听见电话那头的声音顿了顿,而后传来了个疏离却礼貌的声音。

  “啊,您好,早纪酱怎么了吗?”

  硝子概括的描述了一下早纪现在的状况,告诉对方她现在正处于昏迷之中,而后报了高专的地址。

  “大概就是这样,她现在暂时在医务室里躺着。”

  “我明白了,我马上就会赶过去的,多谢这位小姐的照顾。”

  “没什么。”

  挂掉电话,硝子侧头看了一眼正眼巴巴的看着这边的一排人。

  “都给我……滚到外面去。”

  森鸥外赶到的时候,一眼便看见坐在椅子上一排垂头丧气的小孩,粉色短发的那个听到声音抬起头来看他,他便挂起那个常有的虚伪笑意去看他。

  “你好,早纪酱在里面吗?”

  “啊、您是早纪前辈的丈夫吗?她在里面的!”

  森鸥外的目光在人群中轻轻扫过,脑海里回忆起早纪曾说过的话。

  新交的朋友们……吗?

  虎杖看着森鸥外走进去的背影,后知后觉的停止了屏住呼吸的愚蠢行为,吸了口气感叹着。

  气场……好强大的人。

  哪怕对方周身的态度已经十分趋近与礼貌与温和,但是他还是能从对方身上感受到强大、浓烈的压迫感。

  早纪不是说她老公只是个医生吗?骗人的吧!就算是医院的院长也不会……看上去这么可怕吧!

  “您好。”

  硝子正用湿的热毛巾帮早纪擦额头,听见声音时扭过头来,来人是个中年男子,身上穿着看上去和五条悟穿的那些一样昂贵的西装,表情温和却带着冷意和疏离。

  硝子却毫不客气。

  “回去稍微教训一下吧。”

  “嗯?”

  “至少要把自己的身体放在第一位,更何况她最近本来就很不舒服。”

  “啊。”

  森鸥外挑了挑眉,他在电话里听着硝子的形容就大概猜测到了是怎么一回事,大概就是他善良又心软的小妻子又去做了烂好人,这也不是第一次了。

  就连从他失忆后这段时间算起,都不是第一次了。

  大到像这样为了帮别人自己不舒服,小到用言语劝说闹别扭的飞鸟和小秋。

  对于她在乎的人,她很难袖手旁观,无论是大事还是小事。

  这是最令森鸥外担忧的一点,却也是最吸引他的一点。

  怎么会有人像个小太阳一样,不知疲倦的、无时不刻的散发着温暖的光芒呢?

  早纪是个有分寸的人,森鸥外向来知道这件事情,她从来不会做自己做不到的事情、也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她对于自己的能力有很深刻的认识,这四年来对于异能的把握也愈发熟练,所以他并不怎么担心。

  烂好人也无所谓,即便是黑手党也该有一颗偶尔会善良的心,他们也并非无恶不作、罪大恶极的恶魔,不过是一群用特殊手段守护这座城市的……坏蛋罢了。

  但是这次……他的早纪显然是有点勉强自己了啊。

  硝子看着森鸥外淡淡的神色,有些奇怪的看着站在病床边的男人。

  “我说,你都不生气的吗?”

  身为朋友,她看见早纪为了别人成了这副模样都已经恨不得把她拽起来好好教训一顿了,作为丈夫的人怎么还这么淡定?

  “生气吗?当然不。”

  森鸥外沉默了片刻。

  “我的早纪与世俗人不同,她生来就该悲悯众生,自私的人不会懂、冷血的人不会懂、平常的普通人也不会懂。

  她不是疯子,她是太阳。

  因为我们都处于她的光芒之中,所以其他人才会看不见她的光。”

  但他能。

  森鸥外抬手轻轻抚摸早纪的脸颊。

  她总知道该在什么时候悲悯,在什么时

  候冷血。她是善良与邪恶的结合,是残忍与仁慈的共生。

  她是地狱来惩处世人的恶魔,也是下凡来普度众生的女神。

  “这才是我的早纪,若心慈手软便不是我的早纪,若心狠手辣便也不是我的早纪。”

  硝子听着这样的话第一反应居然不是扯起嘴角觉得肉麻的腻歪,她想着,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灵魂伴侣吧。

  即便早纪做出来的事情在别人眼里看来多么疯狂、不可理喻,他总是能明白她究竟是为了什么,又或者说,他总能理解她。

  森鸥外看着安静躺在那里的人,忍不住叹了口气。

  虽然他确实能够理解,但是怎么说为了别人而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他也是会担心的。

  如果太过于在意那些新交的朋友的话,他可是会吃醋的哦?

  这么想着,森鸥外俯下-身小心翼翼的将早纪抱了起来。

  教训和惩罚什么的……当然是要的。

  不如就让早纪回家之后戴上猫耳朵的发饰学猫叫给他听吧。

  啊……真不错。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