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孕后身为首领的老公却失忆了 第50章 50

小说:怀孕后身为首领的老公却失忆了 作者:淮今 更新时间:2021-07-22 17:22: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只有咒术师的世界……吗?

  夏油杰坐在长椅上,高专没有夏季校服,他只能穿着长袖,扯着自己的领子往里扇风。

  他有点苦夏,最近热的瘦了不少,但是比这更让他感到心烦意乱的,是脚下灰蒙蒙一片的、看不清前方的路。

  这个问题困扰他很久了,咒术师这样每天拼命、在生死边缘试探,究竟是为了什么呢?为了那群贪婪、丑恶的人类吗?瞧瞧他们那副嘴脸吧,他们就是为了这样的世界在努力吗?

  如果这条路的尽头是同伴堆积成山的尸体,那么还有继续走下去的必要吗?

  坚持下去的理由,是什么?

  如果没有了产生这些负面情绪的猴子,那么这个世界会不会更加美好澄澈呢?

  九十九由基的话在他脑海里萦绕着久久无法散开,他仰头岔开腿坐在长椅上,盯着被浓密树叶剪碎成无数个小片的天空,一时间有些失了神。

  正出神的夏油杰丝毫没有注意到如同萤虫一般飞在半空的小光球,浅浅的绿色没入他的身体,他盯着眼前蓝与绿拼接的色彩,心中的思绪突然像是有了条理和逻辑一般逐渐清晰了起来。

  他们是为了什么呢?

  换个思路想想,咒术师不是为了那些丑陋、恶心的人而存在的,而是为了那些善良却无时不刻的遭受苦难的人而存在的。

  出了这么多次任务,他见识过这样的事情还少吗?

  小女孩无助的哭喊、病弱的人求救的眼神、老人感激的道谢。

  有光明的地方一定会有黑暗,但黑暗不也永远都在被光明驱赶吗?

  如果他们没有办法消灭黑暗的话,那就成为更亮的光,将黑暗赶得越远越好吧。

  远到远离善良的人群、远到那些只能蜷缩在肮脏的角落、远到整个世界都灿烂起来。

  是这样的吧?是这样的吧。

  比起那些人丑陋的模样,更应该让他在意的应该是孩童单纯的笑脸、家庭温馨的片段、老人和蔼的眼神。

  夏油杰摸出手机

  莫名其妙的就点进了社交平台,他看见的第一条便是个看上去和他一样大的女孩的动态。

  照片上是金发碧眼的年轻女孩的笑脸,她手里拿着半块面包,背景的公园里有人在开着派对。

  同样都是生日,一个是云端另一个却是……

  他看了一眼动态的配字。

  ‘生日快乐早纪,生日快乐,小百合。’

  夏油杰仔细看了看图,那边派对的主角,就是小百合。

  他有些发愣。

  这个世界永远不缺乏苦难,但同样的,也不缺乏积极乐观努力生活的人,大概……咒术师就是为了拯救这样的人而存在的吧。

  所以,变得更强吧。

  “杰!你在干嘛呢!”

  “悟,来训练吧。”

  “哈啊?!你脑子坏掉了?硝子!你快来看看杰!”

  “治不了,等死吧。”

  “噗哈哈哈哈哈——”

  -

  樱花孤儿院。

  “啊,原来在这里!多谢先生了。”

  “没什么没什么,这么可爱的孩子在大街上和大人走丢是很危险的,一定要照顾好她啊。”

  “我明白了,我会好好照顾好爱丽丝酱的~”

  “先坐吧,我去帮二位倒一杯水。”

  “不必那么客气的,是您帮我找到了爱丽丝酱,怎么还好意思麻烦您呢?”

  森鸥外笑眯眯的跟在院长身后走进孤儿院,一进去他才发现有什么不对,现在分明是六月,院子里的樱花却开的极其灿烂,甚至比摄影师精心修过的照片里的还要美丽,地上的野草也结出了红彤彤的奇怪果实,色彩鲜艳的蘑菇几乎要和一旁的石凳一样高,草丛间有戴着小礼帽的白兔子窜过,角落里还蜷缩着巨大的、和一层楼一样高的猫咪。

  石桌上是精致的三层蛋糕,上面插着数字‘1’和‘8’的蜡烛,蜡烛旁边是长着翅膀的、巴掌大的小仙女拿着魔杖在点燃,动作间还有亮晶晶的粉末往下掉,后面的两棵树间拉了个大大的横幅,上面写着:长岛早纪18岁生日快乐!

  长岛早纪?

  周围的一切都

  美好梦幻的像是童话世界,森鸥外一时间恍惚的想着是不是爱丽丝酱带着他来梦游仙境来了,但他很快便回过神来,因为周围充斥着浓郁强大的异能气息扑面而来,强势霸道的几乎让他喘不过气来。

  院里的孩子丝毫没有因为这些不符合常理的东西而感到奇怪、惊讶或是害怕,甚至有小女孩穿着洋裙,捧着金色花边的茶杯将红茶递给朋友,还有孩子依靠在巨大猫咪的爪子上小憩。

  周围的一切实在太过诡异,让原本出差在外正在休息的森鸥外一下子警惕了起来。

  院长和这群孩子……分明是普通人。

  是有什么人操控着这一切吗?还是,他落入了什么人的圈套呢?

  “院长先生。”森鸥外笑眯眯的拦住了正打算去倒茶的院长:“您的孤儿院里很漂亮呢,和我去过的很多其他的都不一样。”

  “嗯?是吗?哈哈哈,孩子们也很喜欢这里呢。”

  不知情吗?果然还是被控制了吧。

  所以刚刚他还在疑惑,为什么一个普通孤儿院的院长会穿着一身昂贵精致的西装呢?看见的孩子们也是,穿着漂亮的衣服,手里拿着各式各样的食物和玩具,全然不像是院长所说的,一个普通的、有点穷的孤儿院。

  “院长爸爸!院长爸爸!”穿着白裙子的小女孩满脸焦急的从屋子里跑出来,伸手拉住院长的手:“早纪姐姐发烧的更厉害了!”

  “怎么回事?抱歉失陪了,我得去看一下。”

  “啊,我和您一起去吧,我恰好是个医生呢。”

  早纪。

  森鸥外看了一眼横幅上的字:长岛早纪。

  是为了引他进去吗?那他奉陪好了。

  跟着院长走进了屋子,他发现房间里更加夸张,分明只是小小的房间,却装饰的和宫殿一样豪华,看上去没什么不对,但是看久了却让人觉得隐隐有些不舒服。

  金发碧眼、脸色苍白的少女躺在大大的公主床上,她身上是与周围豪华的一切格格不入的衣服,一件陈旧的短袖,一条洗的发白的牛仔裤。

  像是没有打扮

  好的灰姑娘匆匆跑进了宫殿里。

  “怎么会这样?”

  “院长先生,让我来看看吧。”

  森鸥外侧身坐到床边去观察早纪的脸。

  因为昏迷而导致异能失控?幻境类的异能吗?

  还是说,他现在看到的这一切也都是虚假的呢?

  这么思考着,森鸥外伸手摸了摸床上人的脸颊。

  没有任何反应,但是……

  他挑了挑眉,看了一眼扑腾着飞出来的白鸽,它们在屋子里盘旋了几圈便顺着窗户离开了。

  他看了一眼院长:“稍等。”

  他起身离开房间一路走到了大门,意外的是并没有任何东西前来阻拦他,他轻而易举的走了出去,爱丽丝的手里甚至拿着孤儿院小女孩塞给她的糖果。

  不是针对他的。

  那么,就真的是个异能失控的小可怜了。

  他迈出去的步子转了个方向,直直的朝着药店走去。

  森鸥外回来时,手里拎了全部他所需要的东西,以及全部早纪需要的药品。

  他将东西放到房间里,看着院长有些奇怪的眼神一一和对方交代着注意事项和药物的服用方法次数。

  “这、这怎么可以……我去给您拿钱!”

  “不用了,就当……感谢吧。”

  森鸥外检查了一下早纪的身体,用沾了酒精的毛巾轻轻擦拭她裸露在外的皮肤,又注射了退烧的药剂,少女的意识似乎因为药物而逐渐清晰了些许,似乎是有同为异能者的他在,早纪周身的能量稳定了许多,就连门外童话般的一切也逐渐模糊了起来。

  差不多了。

  “那么……”

  森鸥外的话还没说出口便停了下来,他本想起身,却突然被床上人迷迷糊糊的抓住了袖子。

  “唔……”

  哎呀,好像被缠上了呢。

  可惜啊,虽然长得很可爱,但是不是他喜欢的类型呢。

  他还是对12岁以下的比较有兴趣。

  “实在是太感谢您了这位先生……”

  “没什么的,不必记在心里,毕

  竟您也帮我找到了爱丽丝酱。”

  “但是、您实在是帮了我们大忙了,我、我不知道该、该怎么……”

  “这只是我作为医生应该做的而已,我该走了,不用送了,好好照顾她吧。”

  森鸥外拦住院长想要起身的动作,揽着爱丽丝走出去离开了。

  随着早纪的好转,院子里的一切也瞬间破碎,恢复成了原本的模样,连带着周围许多出现异常的地方也都恢复正常。

  远在高专的夏油杰翻了翻手机,无论如何也找不到刚刚刷到的那条动态,他有些奇怪的浏览着页面,直到五条悟凑过来。

  “杰,你在看什么?”

  夏油杰张了张嘴,想要说的话却突然哽在喉咙里,而后便是突然空白的大脑。

  他刚刚在……看什么来着?

  “爱丽丝酱喜欢刚刚的地方吗?嗯……的确是爱丽丝梦游仙境了呢。”

  “啊?什么地方?”

  “嗯?”

  森鸥外站在原地,有些奇怪的挑了挑眉。

  他们刚刚去做什么了?怎么会站在这里?一点印象都没有啊……

  ‘叮——’

  “啊,您有什么吩咐吗?”

  森鸥外假笑着接起电话,那头是沙哑虚弱的声音。

  “要我立刻从东京回去吗?”

  他垂眸把玩着手里泛着寒光的手术刀。

  “遵命,首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