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孕后身为首领的老公却失忆了 第67章 67

小说:怀孕后身为首领的老公却失忆了 作者:淮今 更新时间:2021-07-22 17:22: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被早纪一时眼瞎看成大黑耗子的柯南破解了他那个房间的案件后拿到的道具恰好是个滑板,他便独自引开了追杀的那些赤红着眼睛的佣人们,服部则带着和叶去寻找线索。

  乱步是这么说的。

  那些动作僵硬神色奇怪的佣人们并非人类,它们只是些被套上了人类皮囊的咒灵,身体被用了特殊的手段扭曲缩小成人类大小的模样,所以它们出现在这里才会被像柯南这样的普通人所看见。

  咒灵嘛,术式多种多样,说不定他们现在所待着的地方就是某个咒灵的领域之中。

  这周围的白雾实在是太浓,完全没有办法看清周围的东西,就连人也是一样,如果不是他们紧贴在一起的话根本不知道对方的位置,所以忙于引开佣人的柯南也并没有看清他们几个的身影,匆匆的和它们擦肩而过。

  早纪将手机往柯南跑走的反方向照去,手电筒的光隐约照亮了一些,白雾中的景象略微清晰了一些,她眯了眯眼睛,虽然看不太清不远处的东西,但是从那里传来的隐约的恶意气息她却感应的一清二楚。

  “嘛,我试试哦。”

  早纪从身上摸索了一下,而后从自己大腿上的武器包中找到了个软钢丝,另一头系着飞镖样的锥形武器。

  “毛利小姐,还有……安室先生,稍微配合一下?”

  那熟悉又陌生的气息越发接近,早纪探头看了一眼,没看清什么东西,只好缩回脑袋看向身边的两个人。

  “明白了。”

  “配合……什么?”

  早纪笑眯眯的看向有些茫然的少女:“反击。”

  她拿着手中的软钢丝甩了甩,另一头的锥形飞镖便甩了起来在空中划出个弧度完美的圆。

  “做好打架的准备呦,可爱的小姐。”

  “嗬嗬——”

  从喉咙中挤-压出来的嘶哑诡异声音逐渐迫近,早纪将飞镖猛地向外一甩,飞镖稳稳的扎进他们对面被白雾掩盖住的墙壁中,披着人类皮囊的咒灵并没有察觉面前的障碍,只是遵循着本能朝着

  ‘猎物’逃跑的方向追去。

  早纪在心中默数:三、二、一——

  “嗬嗬嗬——”

  追赶上来的咒灵被软钢丝拦住了去路,快速奔跑的身体被阻拦,它们一下子失去重心接二连三的倒在了地上。

  后赶上来的咒灵看见前面的情况便纷纷停下脚步,将目光投向站在一旁,被白雾遮掩住身体的早纪一行人。

  早纪大概感应了一下,她对于咒力并没有那么敏感,但是对方的水平程度她还是能大致推测出来的。

  比较勉强的几个二级。

  在剩余的咒灵凶恶的看向他们打算冲过来的上一秒,收到早纪眼神示意的安室透和毛利兰动作迅速的绕开地上倒了一地的佣人,朝着那些漏网之鱼袭过去。

  早纪眼疾手快的将飞镖拽了回来,用软铁丝迅速将倒在地上的几个行动缓慢的咒灵捆绑起来,而后从口袋里不知道摸出了什么绳子就朝安室透扔了过去。

  好在她听了乱步的提醒,她们所带的武器此时全都在她和银的身上,她身上有一部分是银提供的,比如绳子软钢丝之类的,这种东西早纪是并不怎么带的,但是对于身为黑蜥蜴成员之一的银却很有必要,她有些庆幸她当时勉勉强强的将这些东西塞进了空的枪套里。

  这不,派上用场了。

  早纪盯着被绑成一团的咒灵摸着下巴思考,这些东西肯定是只能困住这些二级咒灵一小会儿的,毕竟这又不是咒具,它们现在之所以没能挣脱单纯的是因为早纪在刚刚往绳子上注入了一点点异能,她不太敢用多,这样程度的能量也就只够坚持一小会儿的。

  一开始她们进入别墅的时候,她是没有感受到那些咒灵的气息的,毕竟她也不是咒术师,如果不是很明显、很强烈的咒力的话她是没办法第一时间就发现的,但是现在……

  那浓郁的恶意几乎像是什么被打碎的香水一般铺天盖地的向她涌过来。

  早纪蹲下-身子仔细看了看,乱步也凑了过来伸手指了指地上佣人身体上的几个地方,她便顺势照着对方指的方向

  看过去。

  她有些艰难的蹲了下去低头看向佣人的后颈处,那里的皮肤开裂了一个小口子,但是里面并没有露出血肉或是骨头,而是黑漆漆的一片,那浓郁的咒灵气息就是从那里面散发出来的,不仅是这个,还有两三个是同样的情况。

  “大概是密封效果没做好吧,又在别墅里待了这么久做了那么多事,所以就开了。名侦探看不见里面是什么东西啦,大概就是你们说的什么诅咒、咒灵一类的东西吧。”

  “……嗯,是一些二级咒灵。”

  早纪伸手摸向自己宽松裙摆下的枪套包,从中抽出一把精致的匕首。

  好在来之前她在收拾行李的时候把这个带上了,要不然不用异能的话她还不知道要怎么把这些咒灵给解决掉。

  这把匕首叫做‘百裂’,特级咒具,原本一直在黑市上流动,后来被五条家用十三亿的价格买了下来。

  而现在为什么会出现在她的手里……那还得从一顿孕妇餐说起。

  讲真的,早纪是死都没有想到这个世界上居然真的会有人屑到连别人的孕妇餐都会抢,那段时间她在高专或许是被咒力给恶心到了,又或者是恰巧她的妊娠反应很剧烈,每天都吐个不停。

  而她又自己心里暗戳戳的和森鸥外较着劲,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回横滨,更不愿意打开手机给那个屑男人发个消息什么的。

  高专餐厅里的东西根本不是给孕妇吃的东西,五条悟和夏油杰他们带她去的所谓的‘好地方’里的饭菜她闻了也只想吐,要不是五条悟有无下限,她都yue他身上好多次了。

  大家实在是没有办法,又没有相关的经验,只好将求救的目光投向了靠谱的成年人娜娜明和咒术届的光明女神硝子大人。

  这两个人肯定是比高专的大家加起来还要靠谱的,毕竟早纪帮了他们那么多次,又很轻松的解决了很多非常棘手的任务,做点这种事情回报一下是没什么的,更何况早纪又不缺钱,他们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些。

  至少在夜蛾眼里是该这样

  的。

  于是乎七海和硝子就用出了自己的毕生所学研究出了传说中的孕妇营养餐,钉崎和硝子满脸喜色的叫她过去的时候,早纪正神色怏怏的倒在夏油杰办公室的沙发上,怀里抱着只脱兔,盯着天花板上的一小块污渍看,原本就没胃口的她在陪同虎杖和伏黑完成任务之后就更没胃口了。

  毕竟不是什么人都能在看见那样恶心的画面之后还能面不改色的去吃饭,平时的早纪或许可以,但是妊娠反应剧烈时候的她恐怕不太行。

  钉崎和硝子便好生哄了她一番,早纪这才勉强从沙发上起来,苍白着脸跟着她们去了餐厅,结果一进门三个人就看见了五条悟端着空碗一脸满意的朝夏油杰点头,说:“真不错啊,餐厅什么时候出了这么好吃的粥了?”

  钉崎和硝子当场瞳孔地震,她们花了这么久熬的孕妇养生安胎粥就被那个190 的大男人三两口喝了个精光,锅里也只剩了个底,早纪盯着空空的小锅看了一会儿,又看了一眼一脸茫然显然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五条悟一眼。

  孕妇的情绪波动总是很大,更何况她满怀期待的走过来,看见的只有剩了几粒烂米的锅。

  “为什么这么看我?干嘛啦!”

  五条悟偏偏一脸理直气壮,气的早纪像小孩子一样‘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完蛋。

  早纪坐在餐厅中央的椅子上哭的上气不接下气,钉崎硝子和五条悟手忙脚乱的去哄,却起不到丝毫作用,甚至就连妇女之友夏油杰先生都对现在的情况无可奈何。

  硝子气的恨不得当场给五条悟一棒槌,干脆让咒术届没了最强算了。

  有应该也有,但是应该已经是一把灰了。

  “我、我也不是故意的嘛……拜托拜托,不要哭了嘛,早纪酱~原谅我嘛,你也不忍心责怪这么可爱的我吧?五条悟能有什么坏心思呢对吧对吧?早、纪、酱~不要哭了,你看看我嘛。”

  五条悟蹲下-身子拉长声音撒娇试图萌混过关,但是早纪看见他那张脸就哭的更凶了。

  “呜哇——”

  早纪甚至哭的打嗝,像是这辈子都没受过这样的委屈似的,怎么都停不下来。

  大家七嘴八舌的想办法,哄女人开心无非就是那么几种办法,反正五条悟不差钱,挨个试一试就好了。

  咒术届的最强特级咒术师28年来第一次把瞬移用在去买包包这种事情上,他迅速将手里的购物袋塞进早纪手里,后者则是打开看了一眼就撇开。

  “这、这个……我、我老公一个月前就给我买了!呜呜呜呜……起开!”

  包不行的话那就口红好了。

  最强又瞬移了回来。

  “这个牌子、我、我老公给我买、买了全色号的、我、我不要!”

  哦差点忘了,这个也是个富婆来着。

  她老公怎么什么都给她买啊!!!

  那花呢?

  五条悟迅速抱了一大捧花回来,结果早纪闻到这浓郁的香味便一下子干呕出声。

  “呕——”

  “悟,快拿走!”

  五条悟急得挠头,说实话他是想一跑了之然后把这个烂摊子扔给夏油杰和硝子的,但是他有点害怕事后他被夜蛾、夏油杰、硝子和早纪四个人混合暴打。

  还不如现在就赶紧解决掉算了。

  五条悟摸着下巴仔细思索着,此时此刻他的六眼可就派上用场了。

  早纪是什么人?是黑手党呀,还是黑手党老大的老婆呀。

  黑手党喜欢什么?喜欢血腥、喜欢暴力、喜欢疯狂!

  最强猫猫灵机一动一动动,突然想起五条家前几天在黑市上收了个特级咒具,是把匕首,小巧精致、非常漂亮,而且十分适合女性使用。

  反正扔在仓库里也没有人用,现在不如拿出来发光发热!

  “早纪酱,你要武器不要?你要的话我现在就给你拿来!”

  早纪抽抽搭搭的看了五条悟一眼,思索片刻觉得这个不错。

  “要。”

  五条悟迅速瞬移回家找到那把匕首而后光速返回高专,看的五条主家的仆人们都一愣一愣的。

  早纪接过五条悟递过来的匕首仔细打量一番。

  挺好的。

  早纪将匕首塞进

  怀里,而后在面前的男人期待的目光中吸了吸鼻子,继续哭。

  五条悟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早纪酱!你不讲武德!”

  五条悟干脆直接放弃挣扎,一屁-股坐在早纪对面的椅子上张开嘴跟着她一起嚎。

  早纪哭一声他也跟着哭一声,之后直接早纪哭一声,他哭好几声。

  对面的人都已经停了许久,五条悟还在接着哭。

  “……”

  “……”

  “……”

  “算了我原谅你了,你快点别哭了。”

  “呜哇——不要不要不要——我也要人哄我!要十盒毛豆奶油味的喜久福才能哄好!”

  “给我闭嘴!!!”

  几天之后,五条家的管家得知家主大人买了包包、口红、鲜花,又不惜从仓库里拿出了那个价值十三亿的特级咒具,只为了搏美人一笑,哄美人开心,虽然这远不如中国的烽火戏诸侯来的壮观和荒唐,但是管家觉得五条悟这也算是开了窍,他们五条家是不是要迎来美丽端庄贤惠的主母了?!

  年近六十的管家光是想想都要激动的苍蝇搓手手,而后他将目光投向知道内情的仆人。

  “家主大人做这些……是想干什么?”

  “嗯……是、是为了哄一位小姐开心来着……”

  果然!

  管家激动的不知所以,却碍于面子只好将手攥握成拳头抵在唇边轻轻咳嗽了几声。

  “为什么?是……想要追求那位小姐吗?”

  被问话的仆人脸色有些一言难尽,他张了张嘴,看了一眼管家期待的脸色,在心中暗暗叹了口气。

  “是、是因为家主大人吃了那位小姐的……孕妇营养安胎粥。”

  “……”onclick="hui"